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 > 第1843章 死字,我写得特别好

  “居然有人改了地缚血祭阵!?”

  “刚才听梅玎一说,这可是天级下品阵法,我们都彭郡,有天级下品阵法师吗?”

  “龙武学院擅长阵法,天级阵法师,在黑芒分院倒是有,但是都彭郡没有。”

  “那么出手修改阵法的人,应该是一名外来者?”

  “不管是谁,这个人是救了我们一命。”

  “应该不算救我们一命,只能说是将我们寿命延长了一点,待会,梅玎一还是会杀了我们。”

  众人一阵议论,但却没有人站出来,说自己是那位修改地缚血祭阵的阵法师。

  “还不站出来吗?难道,你想死在这里?”

  梅玎一目光一沉,再次问道。

  廖正弘走到高台边缘,朝着众人喊道:“梅护法可是宅心仁厚之人,只要阵法师出来,把地缚血祭阵恢复,梅护法绝不会……”

  “孽子,给我住嘴!”

  廖家的人群中,一名老者厉声喝道,打断了廖正弘的话。

  这说话之人,便是廖家的家主,廖德元。

  此人,也是廖正弘的爷爷。

  “老不死的,待会你死了,就知道后悔了。”

  廖正弘喝骂了一句,但却被梅玎一抬脚从高台踢了下去,喝道;“给我闭嘴。”

  “是,梅护……”

  廖正弘爬起来,话没说完,连忙把嘴巴掩住,不敢吭声,生怕惹怒了梅玎一。

  梅玎一见依旧没有人回应,他面露怒色,喝道:“既然如此,修改我阵法的混蛋,你就和其他人,一起去死吧!”

  说完,他冷冷地扫了眼大殿内的众人,眼中杀意汹涌,对庄士雄吩咐道:“一个不留,全杀了。”

  “是。”

  庄士雄应了声,立刻就要执行梅玎一的命令,刷的拔出一把利剑,一跃而起,朝着高台下飞去。

  他的第一个目标,赫然便是苏家家主苏滨。

  在他行动的刹那,魔气从身体释放而出,将大殿上空笼罩。

  那魔气漆黑如墨,隐隐传来一阵阵嘶吼的怪叫,给人冷厉、冰寒、危险的感觉,令人不寒而栗。

  不过,全场之人,尽皆被阵法所困,庄士雄并未使用神通,只是轻松挥剑,朝着苏滨刺过去。

  “你们西火教,不得好死!”

  苏滨怒吼一声,双目怒睁,凌然不惧。

  眼看他就要被杀,所有人都心脏猛跳,心想着下一个死的人,会不会是自己。

  可就在此时,突然,一道青蓝相间的双色剑气,从大殿中一块高高翻起的巨石后面释放而去。

  那剑气表面,缭绕电芒,携着恐怖的烈焰虚影,朝着庄士雄攻去。

  在烈焰出现的刹那,整个大殿内的温度,陡然上升。

  所有人都感到酷热难耐,困住众人的巨石,则是被烧得通红,表面出现了一道道裂痕。

  “第四重大势!”

  庄士雄感应到剑气的强大威力,瞥了眼熊熊烈焰,眼中透着惊惧之色。

  他毫无防备,仓促之中,想要闪避,已是避之不及。

  陡然间,一头灰狼虚影,出现在他的头顶,凝聚而成。

  他想要借助大势,抵抗这一击。

  可是,还没等灰狼凝聚成型,剑气已是击中了他。

  砰轰。

  空中爆出一团血雾,飘洒下点点血雨。

  剑气向上,将庄士雄冲击得朝空中飞去。

  圆弧形的屋顶,轰的一声,被他撞得破裂开,出现了一个窟窿。

  紧接着,庄士雄又从外面坠落下来,砰轰跌落在大殿中,浑身鲜血淋漓,虽然还有微弱的呼吸,但距离死亡,也不太远了。

  他好歹是超凡九重,而且修炼魔功,战力绝非一般。

  可是,刚才他以为,所有人都被困住,所以并没有在意,这才被一剑击败。

  此刻,所有人的目光,刷的朝着刚才发出剑气的巨石后看去。

  只见一名青年,从巨石后,走了出来。

  这青年,都彭郡的大部分人,都不认识。

  可是苏滨见到此人,却是面露惊讶之色,沉声道:“是陈阳,他竟然出手救了我……”

  顿时,苏滨的心里,感到了几分自愧不如。

  他想着如何找回场子,可是在关键时刻,陈阳却救了他的性命。

  “看来,是我苏滨着相了。”

  苏滨摇了摇头,朝着陈阳喊道:“陈公子,多谢出手相救。”

  陈阳淡淡地瞥了眼苏滨,微微点头,并没有多说什么。

  而苏坤展、苏坤邦、苏菲等人,则是彻底地对陈阳服气,再也没有丝毫想要报仇的想法。

  尤其是苏菲,更是面露仰慕之色,对陈阳动了心。

  “此人为何没有被阵法所困?”

  突然,人群中,也不知是谁,发出一声惊呼。

  众人发现这个问题,都面露不解之色。

  梅玎一没有被困,因为阵法就是他在掌控。

  陈阳对庄士雄出手,他显然和西火教不是一伙的,那么,他为何没有被阵法所困?

  “难道,那个修改了阵纹的阵法师,就是他?”

  也不知是谁说了句。

  顿时,全场都被震惊。

  这么年轻,就能修改天级下品阵法,那么他的阵法造诣,该是有多高?

  就连高台上的梅玎一,也面色一变。

  庄士雄的死,他并没有在意。

  他也没想过,要帮庄士雄报仇,所以,他并没有急着出手对付陈阳。

  此刻,见陈阳可能是阵法师,他从高台上,俯视着陈阳,开口道:“陈阳,你是阵法师?”

  陈阳看向梅玎一,道:“梅护法,我是又如何,不是,又如何?”

  “是的话,你就把地缚血祭阵恢复,我可以放你一马。”

  梅玎一目光眯缝了下,沉声道:“如果你不是阵法师,那么,现在,你就立刻去死?”

  陈阳手中握紧了黑光剑,眼中透着战意,沉声道:“梅玎一,你欺负欣兰姐,我还没找你算账,你竟然还想杀我。来吧,和我一战!”

  “哈哈哈……”

  梅玎一大笑起来,看向陈阳的目光中,充满了不屑之色。

  他的眼神,仿佛在看一只蝼蚁。

  他冷然道:“区区超凡七重,竟敢挑衅我假府中期,陈阳,你是不知道,死字怎么写的吗?”

  “死字,我写得非常好。不过,是送给你的。”

  陈阳冷喝一声,猛然挥剑出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