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 > 第1833章 一个秘密

  在陈阳的目光下,苏滨感到了极大的压力。

  他看了眼苏坤展,狠下心来,一掌拍在了苏坤展的膝盖上。

  咔嚓一声,苏坤展的骨头,应声而断。

  “啊!”

  苏坤展发出一声痛呼,从昏迷中醒了过来。

  剧痛令他额头上不断冒出豆大的汗珠,但他并没有发出惨叫,只是目光冰冷的看着陈阳,眼神中满是不甘之色。

  他想不通,为何同样是超凡七重,两人的实力差距,却如此之大。

  陈阳并没有在意,苏滨有没有把苏坤展的另一条腿打断,他转身,独自离去。

  望着他的背影,苏滨如释重负,不禁感到后悔。

  如果善待陈阳,到时候武道交流会,陈阳和苏坤展一起代表苏家,那么整个都彭郡,还有谁是对手?

  可惜现在,不可能了。

  苏菲则是心有余悸,她庆幸自己没有出手,否则,她不知道,自己的下场,会不会比苏坤展更惨。

  “陈大哥。”

  苏坤吉眼看陈阳的身影消失在大门口,大喊一声,就要冲上去。

  “站住。”

  苏滨沉声喝道。

  等苏坤吉停下脚步看过来,他开口道:“接近陈阳,打听一下他的底细,今日之仇,我们苏家,绝不会就此罢休。”

  苏坤吉皱眉道:“父亲,本是我们咄咄逼人,为何……”

  苏滨打断道:“有时候,明知自己做错,但为了整个苏家的荣耀,我只能做出决定,让错事,继续错下去。”

  苏坤吉沉默了下,叹息一声,这才朝着外面追出去。

  等苏坤吉离开,苏滨看着苏坤展,叹道:“坤展,你现在的伤势,只怕到武道交流会的时候,没办法出战了。”

  苏菲皱眉道:“这可怎么办,没有坤展哥,我们没有拿得出手的人了。”

  苏坤展沉默了下,对苏滨道:“父亲,你不要着急,刘师兄就在都彭郡,我这就给他书信一封,让他来帮忙。”

  苏滨道:“刘师兄?是一剑断水的‘断水刘’?”

  苏坤展道:“正是断水刘师兄,我虽然刚刚入门,但却是他接引我入门的,我和他关系不错,他前些日子告诉我,想要看看这武道交流会的水平如何。既然如此,我求他出面,应该有点机会。”

  苏滨道:“如果是断水刘的话,那么这次武道交流会,我们就放心了。而且断水刘帮我们苏家出手,会令其他势力更加忌惮。”

  苏坤展点了点头,目光扫了眼在场的卫兵,低声对苏滨道:“父亲,今日之事,绝对不能传出去。我们自己人信得过,但这些卫兵,这段时间,却是不能让他们出去。”

  苏滨道:“待会就把他们全都关起来。”

  ……

  苏坤吉追上陈阳,面露歉疚之色,道:“陈大哥,实在对不起,我没想到……”

  陈阳摆了摆手,打断苏坤吉的话,道:“坤吉,不关你的事。你是你,他们是他们,不能混为一谈。另外,你也不用帮他们解释。”

  苏坤吉叹息一声,道:“陈大哥,真是抱歉。”

  陈阳笑道:“行了,又不是你做错,你帮他们道歉,我也不会接受。”

  苏坤吉讪笑了下,狐疑道:“对了,陈大哥,你到底是什么来头,怎么那么厉害?”

  陈阳道:“我的来历很重要吗?”

  “不好意思,我多嘴了。”

  苏坤吉面露尴尬之色,张了张嘴,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陈阳玩味一笑,道:“你是不是要告诉我,苏家不会就此善罢甘休,肯定要找回场子?”

  苏坤吉愣了下,然后点了点头。

  陈阳道:“今日之事,虽然苏家的核心成员不会外传,但是难保那些卫兵会传出去。到时候,苏家可就丢尽了脸。”

  “有时候,面子比性命重要。尤其苏家还是都云城最强的家族,就更重视面子。所以苏家,肯定不会就此罢休。”

  苏坤吉叹道:“陈大哥,这可怎么办?”

  陈阳道:“放心,下一次,我会让苏家,彻底打消对付我的念头。不过,如果我杀了苏家的人,坤吉,你可别怪我。”

  苏坤吉面色难看,不知该如何回答。

  “行了,我走了。”

  陈阳拍了拍苏坤吉的肩膀,身形一动,便消失在街头。

  回到关兮月的住处后,陈阳不料,陈欣兰也在,两女正坐在床头聊天。

  一见陈阳进来,陈欣兰起身道:“陈阳,廖家那边,我已经让齐爷出面搞定。时间长了,我担心会发生变化,你和兮月,还是赶快离开都云城吧。”

  闻言,陈阳沉声道:“我当街把廖正弘打断了腿,廖家居然也愿意忍气吞声?齐爷就算实力再强横,只怕是付出了不小的代价吧?”

  后面还有句话,陈阳没有说完。

  齐爷付出了多大的代价,那么陈欣兰,也要对齐爷付出多大的代价。

  否则,齐爷不会出面。

  陈欣兰目光躲闪了下,对陈阳道:“事情的经过,用不着你操心,你只需要知道,你和兮月没事就行了。”

  陈阳朝着门外走去,道:“欣兰姐,我想和你聊聊。”

  “你这样子,兮月还以为我们有什么呢。”

  陈欣兰不忘调侃一句,但陈阳明显听出来,她的语气,并不是那么从容。

  两人出了门,陈阳面露正色,拱了拱手道:“欣兰姐,感谢你对我和兮月的帮助。”

  陈欣兰愣了下,笑道:“你也太客气了。”

  陈阳接着道:“另外,我想知道,欣兰姐,你到底是出于什么原因,要委身郭齐?”

  听到这个问题,陈欣兰笑容顿时一僵,冷声道:“我的私人事情,我不想和你谈。”

  说完,她朝着屋里走去,道:“我给兮月打声招呼,我先走了。”

  “欣兰姐。”

  陈阳一把拉住了陈欣兰的手臂,把陈欣兰吓了一跳,连忙用力挣开,正色道:“陈阳,你干什么,如果让兮月知道,她会怎么看?”

  说完,陈欣兰径直进了房间。

  事实上,陈阳如果要抓住陈欣兰,她又怎么会挣得开。

  只是在接触的瞬间,陈阳发现了一个秘密,一时惊讶,这才松开了陈欣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