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 > 第1827章 交代

  廖正弘忙道:“我哪敢不把齐爷放在眼里,我只是说,陈欣兰代表不了齐爷。”

  邱小龙道:“陈欣兰是齐爷最喜欢的女人,你刚才想要打陈欣兰,这难道,不是不把齐爷放在眼里?”

  这时,文叔开口道:“邱小龙,我们不招惹陈欣兰,她也别多管闲事。”

  说着,文叔指了指陈阳,接着道:“我们要收拾的,是这小子,不关陈欣兰的事。”

  邱小龙看了眼陈阳,见是个不认识的人,他对文叔道:“文仲,你们不能动陈欣兰,至于其他人,我管不了。”

  说完,邱小龙径直朝着人群外走去。

  陈欣兰好不容易看到救星,哪里肯放邱小龙走,连忙追上去,道:“邱师傅,你帮帮忙。”

  邱小龙回头看向陈欣兰,道:“何必替人强出头。如果老爷知道,他会不高兴的。”

  说完,邱小龙头也不回地离开的。

  事情出现这样的转折,却是出乎众人的意料。

  廖正弘等邱小龙走了,则是松了口气。

  他面色一冷,对陈欣兰道:“陈欣兰,你立刻让开,如果被误伤的话,可怪不了我们。”

  陈欣兰面色难看,沉默了下,对廖正弘道:“你们到底要怎么样,才肯……”

  “行了,欣兰姐,你先回店里坐坐,我马上就把事情解决。”

  陈阳拉了把陈欣兰,打断陈欣兰的话道。

  陈欣兰回头看了眼陈阳,皱了下眉头,沉声道:“陈阳,你还没意识到,这件事的严重性吗?”

  “有什么严重的,不过是几个小角色而已。”

  陈阳耸了耸肩,根本没把廖正弘、文叔等人当回事。

  陈欣兰气不打一处来,自己好心帮你,你怎么就不嫌事大呀。

  关兮月也不知道陈阳的底细,上前劝道:“你别冲动,我不想你和他们打架,今天的事情,最好是和平解决。”

  看着关兮月渴求的眼神,陈阳点了点头,道:“行,兮月,我听你的。”

  说完,陈阳略一思索,把苏坤吉给自己的那个令牌取出来,放到文叔和廖正弘的面前,道:“这东西,能不能解决问题?”

  文叔和廖正弘,狐疑地看向令牌。

  当看清楚时,两人都是面露意外之色。

  这个令牌代表了什么,整个都彭郡,只要是稍微有些实力的家族、势力,都知道。

  这个令牌,代表着都云城城主府苏家。

  而苏家是都云城最强的家族,在整个都彭郡,也排在前列。

  这样的家族,不是廖正弘所在的廖家,可以相提并论的。

  而且这个“苏”字令牌,只有苏家的核心成员,才有资格拥有,其意义非凡。

  文叔面露凝重之色,对陈阳道:“你是苏家的人?”

  陈阳看出来,文叔和廖正弘,对自己手中的这个令牌,很是忌惮。

  这也就说明,苏坤吉家的实力,非同小可。

  陈阳把令牌收起,道:“令牌是我朋友给我的,说是在都云城,如果遇到小麻烦,可以出示这个令牌。我想你们,应该算是小麻烦吧。”

  听到陈阳的话,文叔松了口气。

  他对于苏家还是非常了解,知道苏家的核心成员当中,并没有眼前这号人。

  既然不是苏家的人,就算有令牌,也不用太重视。

  廖正弘则是面色一变,厉声道:“原来令牌不是你的。说不定,这令牌是你偷来的,既然如此,那就更要把你拿下。”

  廖正弘也是奸诈,直接给陈阳扣了个盗窃的大帽子。

  文叔面露冷色,往前跨出一步,就要出手。

  陈阳眼中闪过寒芒,他本想善了此事,放廖正弘一马,可没想到,对方居然咄咄逼人。

  既然如此,那可怪不了我了。

  不料,局势,再次出现转折。

  “陈恩公!”

  人群之外,传来一道熟悉的声音。

  陈阳闻声看去,只见苏坤吉骑着一匹火翎马,从街道另一边出现,在他的身后,则是跟着整理好的商队车辆。

  苏坤吉看见陈阳,一跃下了火翎马,飞奔过来,一脸喜色,道:“陈恩公,我听说你要来兮月珠宝店,便带领商队,转道从这里通过,没想到,竟然真的在这里遇上了你。我这就让商队自行回去,我一定要请你喝酒致谢。”

  陈阳指了指拦在兮月珠宝店前面的火翎马车,以及廖正弘等人,道:“苏兄弟,我这边遇到点麻烦,等我解决了,再和你一聚。”

  苏坤吉皱了下眉头,转头看向廖正弘,面色一冷,道:“廖正弘,怎么回事?”

  廖正弘愣在当场,他却是没想到,陈阳居然是苏坤吉的恩公。

  苏坤吉是谁,苏家的二少爷。

  虽然他比不上大少爷,但很得苏家长辈喜爱,苏家大少爷更是对其极好。

  他可以说,是整个苏家,最受宠的人。

  想到苏家大少爷凶狠的模样,以及苏家在都云城的实力,廖正弘心里不由的哆嗦了下,连忙对苏坤吉道:“苏兄,误会而已。”

  文叔却还算沉得住气,并没有认怂,对苏坤吉拱了拱手,道:“苏公子,此事并非误会,你这位朋友,打伤了我家公子,这件事,你认为应当如何处理?”

  苏坤吉对于陈阳的人品,是百分百信任的。

  他知道,陈阳出手,绝对事出有因。

  为了表现自己对陈阳的态度,他并没有多问,沉声对文叔道:“这件事,必然是廖坤宏招惹了陈恩公,否则的话,陈恩公绝不会打他。文仲,你在廖家,也算是有头有脸的人物,我奉劝你,不要招惹陈恩公,他不是你们得罪得起的人。”

  听到这话,文仲不禁面色一变。

  他见苏坤吉对陈阳态度如此恭敬,心想这年轻人,难道有难以想象的背景不成?

  他却不知,苏坤吉的意思,是指陈阳实力强大,不可战胜。

  文仲瞥了眼陈阳,伸手将廖正弘拉到身后,然后对陈阳道:“陈兄弟,今日之事,就此揭过吧。告辞。”

  说完,文仲给廖正弘使了个眼色,便要离去。

  “站住。”

  突然,陈阳一声冷喝。

  文仲和廖正弘停下脚步,文仲道:“陈兄弟,你还想如何?”

  陈阳冷声道:“你们要打就打,要走就走,未免太不把人放在眼里了。更何况,廖正弘调戏我家妻子,他还没给我个交代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