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 > 第1794章 走,生死台

  听到门外的声音,鱼紫雯看向陈阳,道:“怎么回事,你惹上姜文涛了?”

  鱼紫雯在妖岭分院多年,对于姜文涛的声音,她还是非常熟悉的,所以一下就听了WWw..lā

  陈阳皱了下眉头,道:“刚才路过中央广场的时候,他在那里装逼,我没理他,估计是他觉得丢了面子,所以来找我麻烦。”

  鱼紫雯眼珠一转,沉吟道:“姜文涛是凡九重,实力在整个妖岭分院弟子中,排名第三,和一般的凡九重,是完全不同的存在。你虽然能越级战斗,但要战胜他,只怕还差了点。”

  沉默了下,鱼紫雯起身道:“这样吧,你在这里坐着,我去把他赶走。”

  陈阳起身拦住鱼紫雯,笑道:“鱼师姐,我可没有躲在女人背后的习惯。既然他打上门来,那我把他打服,不就行了。”

  完,不等鱼紫雯回答,陈阳走到门口,打开了门。

  只见门外,果然是姜文涛。

  除了他,在屋外一片空地,挤满了人,都是来看热闹的。

  他们一路走过来,浩浩荡荡,人数不断增加,此刻总人数,已经不下五百。

  “你找谁?”

  陈阳明知姜文涛是来找他,但还是露出茫然的表情,问道。

  姜文涛沉声道:“陈阳,你出来,我和你谈谈。”

  “不好意思,我不认识你。”

  陈阳耸了耸肩,砰,用力地关上了门。

  门外,姜文涛为止一愣,更是愤怒,一掌用力朝门拍去。

  可是,他却拍了个空。

  因为陈阳,又突然打开了门。

  陈阳盯着姜文涛,淡然道:“对了,你离远点,我不喜欢,别人站在我门口。”

  话音一落,砰,陈阳再次关上了门。

  屋外,鸦雀无声。

  所有人都没想到,陈阳居然这么嚣张,丝毫不给姜文涛面子,简直是在戏耍姜文涛。

  姜文涛的脸色,则是一片阴沉。

  明明是自己来找碴,谁知道,还没动手,却被陈阳给无视了。

  “小子,我绝不会轻饶你。”

  姜文涛面色冰冷,真气运转,一掌拍向身前紧闭的房门。

  可就在这时,房门猛地打开,一只白皙的手掌,从门内探出,挡住了姜文涛的攻击。

  姜文涛只是想打破房门,所以并未用力,此刻却是有些吃亏,连忙把手收回,这才把力道卸去。

  他目光眯缝了下,看向走出天字二十七号的鱼紫雯,眼中闪过思索之色。

  鱼紫雯不急不慢地走出来,目光扫过房外聚集的人,所有人都不由地心底一跳,有些畏惧鱼紫雯。

  最后,鱼紫雯的目光,落在姜文涛的身上,沉声道:“立刻离开,否则,休怪我不客气。”

  此刻人群聚集,若是姜文涛真的离开,这面子还往哪里放。

  可是,他虽然打定主意,不给鱼紫雯面子,但是刚才一掌,却让他现,鱼紫雯已经进阶了凡九重。

  而且,鱼紫雯的真气很古怪,绵绵不绝,十分浑厚,让他不禁感到几分忌惮。

  若是和鱼紫雯打起来,他担心,自己没有胜算。

  不过,此情此景,他却不能退缩。

  他面色一沉,对鱼紫雯道:“鱼紫雯,我不是来找你的,让陈阳出来。”

  鱼紫雯道:“你和他有什么恩怨?”

  这个问题,却是让姜文涛不知如何回答。

  因为陈阳没听他的话,他就要来找陈阳的麻烦?

  这似乎有些不过去。

  不过没等他回答,陈阳从天字二十七号走出来,对鱼紫雯道:“鱼师姐,了我自己解决,你怎么不听。”

  鱼紫雯瞥了眼陈阳,却是没有多,往后退出几步,站在门口,对陈阳道:“那你自己解决。”

  完,她又对姜文涛道:“若是陈阳受到伤害,我绝不会放过你。”

  此言一出,众人都是面露意外之色,低声议论起来。

  “你们,陈阳和鱼紫雯,到底是什么关系?”

  “住在一起了,还能是什么关系?”

  “怪不得鱼师姐对他这么好,原来他们已经在一起了,陈阳也真是厉害,居然能降服鱼师姐。”

  “据鱼师姐,当年喜欢陈阳的皇兄陈瀚宇,没想到现在居然……”

  “住嘴!”

  突然,一声冷喝,打断了人群的议论。

  鱼紫雯冰冷的目光看过去,刚才话之人,都噤若寒蝉。

  她冷声道:“谁如果再乱嚼舌根,我就切掉谁的舌头。”

  闻言,众人却是不敢多言鱼紫雯的事情,赶紧闭嘴。

  “哼!”

  鱼紫雯冷哼一声,走进房门,回头道:“陈阳,你小心点。”

  话音一落,砰,她关上了房门。

  见她进屋,众人都松了口气。

  姜文涛则是心头暗喜,没有鱼紫雯罩着陈阳,在他看来,陈阳只能任由他拿捏。

  他看向陈阳,道:“听你刚刚进入妖岭分院,就大出风头,被人誉为这届新生中,天赋最高之人。难怪刚才,你无视我,原来是个天才。不过,不知道,你有没有勇气,和我一战?”

  “陈阳,有本事,你就和姜师兄打一场,你若是能赢,我们就服你。”

  “就算你输给姜师兄,也不冤呀,毕竟姜师兄,是妖岭分院弟子中排名第三的高手。”

  “依我看,你是不敢答应,怕输给姜师兄。”

  “你放心好了,姜师兄有分寸,绝不会伤了你。”

  围观人群,见姜文涛挑衅陈阳,都生怕陈阳不答应似的,一个劲起哄。

  这些人,不少人是新生,嫉妒陈阳比他们强,巴不得陈阳被姜文涛干掉。

  另外一些老生,则是看不惯陈阳出尽风头,想要姜文涛,挫一挫陈阳的锐气,不然的话,他们这些老生,以后见到陈阳,也得叫一声师兄,那多尴尬。

  “搞了半天,原来就是想打架。”

  陈阳玩味一笑,道:“既然如此,走吧,生死台。”

  闻言,姜文涛大感意外。

  他只是想收拾陈阳一顿,并不是要去生死台,进行生死决斗。

  却没料到,陈阳竟然主动提出。

  这小子,简直太狂了!

  不过,既然如此,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姜文涛面露冷笑,道:“呵呵,陈阳,不知你哪来的自信。既然你想要在生死台战斗,那就……”

  “等等。”

  突然,一道声音,打断了姜文涛的话。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