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 > 第1790章 身份

  除掉宇文化风后,一直杀气腾腾的陈阳,看向怀里的聂伊辰,眼中流露出爱怜之色,道:“小跟班,现在那些欺负你的人,我都让他们,付出了代价。”

  聂伊辰还有些发愣,回过神来,看向陈阳,道:“你刚才……好可怕。”

  “是吗?”

  陈阳笑了笑。

  聂伊辰也跟着笑了下,道:“不过没关系,我已经习惯了,这才是我的男人。”

  说起这话,聂伊辰不禁有些羞涩,脸上浮起两团红晕。

  “哈哈哈……”

  陈阳肆无忌惮地大笑起来,对聂伊辰道:“走吧,随我离开。”

  话音一落,他左手往旁边一招,落在院内的无羽铁鹰的妖丹,飞入他的手中。

  他身形一动,带着聂伊辰飞到高空,朝着南方而去。

  没有任何人敢阻拦,飞在空中之人,赶紧让路。

  很快,陈阳和聂伊辰的身影,便渐渐远处。

  “朝南方去了,他不是这边的人?”

  “南面就是浮屠河,过了浮屠河,就是北山九国,难道他是北山九国的人?”

  “北山九国的厄罗国,如今被灭,现在是北山八国了。”

  “看样子,此人十有**是那边的人。”

  “他的天赋也真是可怕,超凡六重,怀里抱着个女人,竟然能够碾压超凡九重,简直不敢相信。”

  “不过,他杀了宇文化风,宇文家肯定不会放过他的。就算他是妖岭分院的弟子,宇文家也会找他报仇。”

  “他只是为自己的女人报仇而已,又没做错。”

  “这有什么办法,弱肉强食,这个世界就是这样。他可以杀宇文化风,宇文化风的家人,自然也可以杀他。”

  ……

  随着陈阳的离去,整个水韵城,陷入一片议论声之中。

  而此刻最一筹莫展的,就是城主罗驭胜了。

  西火魔教的人,潜伏水韵城;

  浮屠分院排名前五的弟子,在水韵城被杀;

  宇文家的宝贝儿子,身死此地。

  一连串的麻烦,令罗驭胜一阵头疼,不知该如何应对。

  等陈阳已经消失得不见踪影,城卫军的人,这才出现在春风楼里。

  罗驭胜回过神来,对城卫军下令道:“春风楼所有人,都给我控制起来,一个也不准放走,我要查清楚,到底还有没有人,是西火魔教的潜伏者。”

  “另外,立刻派人,去北山八国,给我查清楚,刚刚那个小子,到底是什么身份。”

  前一个命令,还能执行。

  可是后一个命令,却是令城卫军为难了。

  城卫军的将领,是一名超凡三重修者,他对罗驭胜道:“城主大人,南面就是浮屠河,除了结丹境能够飞跃之外,其他的普通士兵,必须坐空船才能过去。可就算我们坐空船过去,这么点人,进入北山八国,还是太少。要查清楚那人的底细,无异于大海捞针。”

  罗驭胜不悦道:“那你说怎么办?”

  城卫军将领左右看了看,见没有旁人,他压低了声音,道:“暗殿虽是杀手组织,但也掌握了一定的情报。那小子天赋不凡,暗殿肯定有他的身份资料。我们只需花些灵石,就能从暗殿那里,得到想要的信息了。”

  罗驭胜皱了下眉头,沉声道:“暗殿的幕后,就是西火魔教,我们找暗殿要情报,万一被人发现,可就解释不清楚了。更何况,加上王国良潜伏此地的事情,到时候,别人还以为我和西火魔教有勾结。”

  城卫军将领道:“城主大人,这件事交给我来办,我一定做到万无一失。”

  为了给宇文化风的家人一个交代,罗驭胜想了想,便点头同意。

  让人把宇文化风的尸体缝合收好,罗驭胜便返回城主府,派人通知宇文化风的家人。

  三天后,城卫军将军,带来了消息。

  听完有关陈阳的信息,罗驭胜陷入了沉默。

  “大夏王朝的七世子,妖岭分院的弟子,是炼丹师、驯妖师,而且他背后还有一位神秘的师傅。看来,这叫陈阳的人,比想象中的,还要复杂。”

  罗驭胜也管不了那么多,宇文家到底要怎么报仇,这是宇文家的事情。

  又过了一天,中午时分,突然,一股强大的威压,将水韵城笼罩了进去。

  只见一道紫色残影,从远处而来,嗖的落入了城主府内。

  出现在城主府的,是一名年约五旬的男子,长得和宇文化风略有几分相似,正是宇文化风的父亲。

  此刻,他面色铁青,怒火中烧,眼中满是阴沉之色。

  罗驭胜连忙迎出来,恭敬道:“苍生长老大驾光临,有失远……”

  “少废话,我儿子的尸体在哪里?”

  宇文苍生打断了罗驭胜的话,沉声问道。

  “苍生长老,这边请。”

  罗驭胜连忙做了个请的手势,在前面给宇文苍生带路。

  不一会,两人进了一个房间。

  宇文苍生看着身处冰棺之中的儿子,他的面色越发阴沉,一股犹如实质的杀意,将整个房间笼罩。

  罗驭胜连忙躬身,瑟瑟发抖。

  宇文苍生沉默片刻,转头看向罗驭胜,问道:“肖春雨也死了,尸体在哪?”

  罗驭胜指了指桌上一个玉盒,道:“肖公子的尸体,被剑气绞碎,我只搜集到了残破躯体,装在这个玉盒里。”

  “欺人太甚!当我们浮屠分院没人了吗?”

  宇文苍生气得咬牙切齿,一股强大的气旋冲击开,他身前的桌子,轰然碎裂为齑粉。

  桌上的玉盒,朝下跌落。

  他伸手接住玉盒,收入纳戒之中。

  他又把装着宇文化风的冰棺,也收入了纳戒,然后向罗驭胜问道:“可有对方身份信息?”

  罗驭胜连忙禀报。

  听完后,宇文苍生眼中闪过一抹讶异之色,随即冷声道:“难怪如此狂妄,原来是个天才。不过,你以为妖岭分院,就能护得了你。杀人偿命,天经地义。这个仇,我一定要报。”

  说完,宇文苍生看向罗驭胜,问道:“听说,当时你没有出手帮肖春雨和化风,可有此事?”

  罗驭胜吓得打了个哆嗦,刚要解释,一道紫芒闪过,他已是人首分离。

  “哼!”

  宇文苍生冷哼一声,看也没看罗驭胜一眼,出了房门,腾空而起,消失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