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 > 第1788章 出乎意料的态度

  此时出现在院子里的人,赫然是肖WwW..lā

  原来,九庄当铺的幕后老板,就是他。

  九庄当铺,遍布各国,他的生意,做得相当大,收入不菲。

  他昨日回到水韵城,便在城主府住下,接受城主的款待。

  今日,他正在和城主喝酒解闷,突然得到当铺掌柜派人传来的消息,竟然有人敢在他的当铺打人。

  损失两只契约妖兽,心情正郁闷的他,顿时火冒三丈,感觉人人都敢欺负到自己的头上来。

  他立刻和城主一起,朝着春风楼赶过来。

  他们到了的时候,战斗已经结束。

  所以,他们并不知道,刚才到底生了什么。

  不过,当肖春雨降落在院子里,看到陈阳的面容时,他顿时就愣住了。

  “他怎么会在这里?”

  肖春雨心头大惊,愣在当场。

  宇文化风,却是不知情况。

  他几个箭步冲到肖春雨面前,脸上又恢复了傲然之色,指着陈阳,喝道:“王八蛋,竟然敢杀我的无羽铁鹰,现在肖师兄来了,你死定了。”

  “是吗?”

  陈阳瞥了眼肖春雨,淡然道。

  宇文化风冷声道:“肖师兄有两只凡九重妖兽,一只紫翎火鸟,一只猩红毒蜥,你终究是凡六重,就算你实力再强,也挡不住两只凡九重妖兽的联手攻击。我告诉你,今天没人救得了你的性命。”

  陈阳面色如常,瞥了眼肖春雨,道:“既然如此,那你让你的肖师兄,把他的两只妖兽,都放出来吧。”

  见陈阳毫无惧色,宇文化风更是心里大怒。

  他对肖春雨道:“肖师兄,这小子想要杀我,你快快把紫翎火鸟和猩红毒蜥召唤出来,把这小子干掉,让他知道,得罪我们浮屠分院的下场。”

  听到这话,肖春雨回过神来,心底一颤,脸上露出一抹苦涩。

  宇文化风却是没看出来,肖春雨的异常,接着道:“肖师兄,你怎么了,快召唤妖兽呀?”

  召唤妖兽,肖春雨何尝不想。

  可是,紫翎火鸟和猩红毒蜥,都已经被陈阳给干掉了,他到哪里去召唤。

  他没有理会宇文化风,眼珠一转,上前对陈阳拱了拱手,道:“兄台,昨日之事,已经了却,难道你真的要穷追不舍,将我赶尽杀绝吗?”

  闻言,宇文化风愣了下,一脸震惊之色,对肖春雨道:“肖师兄,你在对他说什么,我怎么听不懂?”

  肖春雨眼中闪过鄙夷之色,对宇文化风道:“我的两只契约妖兽,已经被他所杀。此人,不是你我能够对付得了的。”

  “什么,两只凡九重妖兽,竟然被他杀了!”

  宇文化风惊呼一声,脸色刷的就白了。

  他猛地转头,看向陈阳,眼中满是畏惧之色。

  凡六重,斩杀两只九重妖兽,这天赋,简直是逆天了。

  他心底一阵慌,现在连肖春雨也对付不了眼前之人,那可怎么办?

  陈阳瞥了眼肖春雨,沉声道:“我没有对你穷追不舍,只是正好路过水韵城罢了,我倒是想知道,你为何突然出现,难道是来帮宇文化风的?”

  闻言,肖春雨面露意外之色,心说难道陈阳打了九庄当铺的掌柜,不是因为自己吗?

  就在这时,一道人影,冲进了院内。

  此人,正是九庄当铺的掌柜。

  经过一番调理,他已经能够说话。

  他指着陈阳,对肖春雨道:“肖公子,就是此人,在当铺捣乱。”

  语毕,他一脸凶狠,对陈阳道:“臭小子,肖公子是我家老板,是浮屠分院凡九重的弟子。你竟敢在九庄当铺捣乱,你今天死定了。”

  见到掌柜,聂伊辰目光一亮,对陈阳道:“我母亲的玉佩,就是典当给了他们当铺,陈阳,你帮我赎回来吧。”

  “玉佩已经在我手中,不过却断了。”

  陈阳把玉佩拿出来,交到了聂伊辰的手中。

  聂伊辰看着断裂的玉佩,身体一颤,不禁皱紧了眉头,眼中浮现泪光。

  见她忧伤的样子,陈阳面露爱怜之色,心里却是对九庄当铺的掌柜,更加憎恶。

  他看向肖春雨,沉声道:“原来,你是九庄当铺的人。”

  肖春雨见他面色不善,皱眉道:“我们之间,是不是有什么误会?”

  见肖春雨这态度,那掌柜顿时愣在当场。

  按理说,肖春雨应该是占据主动的一方,可此刻这局面,看起来肖春雨,怎么好像很畏惧这年轻人。

  陈阳对肖春雨道:“你和乌家堡的恩怨,昨日已经了结,我也完成了任务,你的生死,已经和我并没有多大关系。不过,你的当铺,竟然坑了我女人的玉佩,导致玉佩毁去,这件事,你必须负责。”

  肖春雨面露思索之色,沉默了下,对那掌柜道:“你自裁吧。”

  闻言,掌柜顿时一愣。

  他没想到,肖春雨竟然让他自裁。

  旁边的宇文化风,也懵了。

  他知道肖春雨的性格,很是高傲。

  可此刻,他竟然对眼前男子如此畏惧,对方到底有多可怕,才会令肖春雨这样?

  “肖公子,我……”

  掌柜想要解释,可是话没说完,肖春雨一掌拍在他的头顶。

  血液和脑浆,一起流了出来。

  掌柜瞪大了眼睛,眼神失去光彩,砰咚摔倒在地。

  他不过是个小人物,但他此刻的死,却给宇文化风,带来极大的震撼。

  他不禁联想到,如果陈阳要杀自己,肖春雨,会不会不帮自己?

  “你可满意?”

  掌柜一死,肖春雨看向陈阳,拱手问道。

  陈阳淡然道:“罪魁祸已死,你我也并无恩怨。但你纵容其人,也要负担一定的责任。现在,你自断右臂,然后滚蛋,我可以饶你不死。”

  肖春雨身子一颤,眼中闪过一抹不甘之色,对陈阳道:“兄弟,得饶人处且饶人,大家日后相见,说不定是朋友。你现在如此逼人太甚,未免过分了。”

  “我就算放过你,你也会忌恨在心,之所以让你自断右臂,不过是因为我今天和小跟班相遇,不想杀太多的人。”

  陈阳摇了摇头,道:“不过,既然你不想走,那么,你就留下来吧。”

  话音一落,陈阳轰然出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