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 > 第1787章 依旧碾压

  “怎么可能!”

  “他竟然还隐藏了实力。”

  见到陈阳释放的剑气,王国良和宇文化风,脸上满是难以置信的神色。

  刚才陈阳已经屡屡表现惊艳,可是战力还节节攀升,仿佛没有极限。

  而此刻,陈阳这一剑,更是让他们两人,产生了无法抵抗的感觉。

  双方,根本不是一个水平级。

  就在他们震惊之时,剑气先击中了魔气滔天的巨龟虚影。

  龟壳大势的防御力,在剑气面前,竟是毫无招架之力。

  甚至剑气还未碰到龟壳,炽烈的烈焰大势,已经把龟壳焚烧成了灰烬,消散在虚空之中。

  最后,只剩下那个凶戾的骷髅头。

  骷髅头没有灵智,并不知道眼前的剑气,到底有多恐怖。

  否则的话,它必然转头就跑。

  烈焰将骷髅头笼罩,魔气瞬间灼烧淡化。

  紧接着,剑气还未碰到骷髅头,其上缭绕的电芒,已是缠绕上了骷髅头。

  雷电本就克制邪魔外道,骷髅头根本挡不住电芒的缠绕,在电芒收拢的刹那,轰隆一声,化为散乱的黑色能量,四散外泄。

  不过,黑气并未散开。

  因为瞬息间,剑气掠过,黑**气,化为虚无。

  巨龟虚影,没有灵智。

  但是无羽铁鹰是妖兽,它能够感应到,剑气恐怖的能量波动。

  在陈阳释放剑气的刹那,它就掉转方向,飞速逃跑。

  不过,它的速度,终究慢了半拍。

  而且,它刚才来势汹汹,和陈阳的距离,实在是太近了。

  巨龟虚影溃散的下一个瞬间,剑气已是轰击在无羽铁鹰的身上。

  它想要反抗,可是体表瞬间被烈焰炙烤成了火红的颜色,寸寸皲裂。

  当剑气完全碾压而至,它钢铁般的身躯,在剑气面前,没有丝毫的抵抗效果。

  砰轰。

  天空中爆起一团血雾,剑气扫过,无羽铁鹰,破碎成了无数块碎肉,朝着四面八方飞落。

  犹如下起了血雨,观战者们,赶紧躲在屋檐下。

  可是冲击力太强,血雨、碎肉竟是穿透门窗、屋顶,发出砰砰砰的声音,溅射在人们的身上。

  “好恐怖的攻击!”

  所有人,无不惊叹。

  不过,一切还没有完。

  剑气斩灭巨龟虚影,击杀无羽铁鹰,完全是碾压,能量损耗并不多。

  紧接着,剑气继续往前,速度极快,直奔王国良而去。

  王国良此刻想要逃,却已经来不及了。

  “魔魂激发!”

  仓促之中,王国良不得已,使出了压箱底的手段。

  魔魂激发,以燃烧精血为代价,释放潜能,提升战力。

  当然,其副作用,也是非常大的,会降低修为,影响以后的进阶。

  不过此时这情况,王国良别无选择,否则,他会身死当场。

  瞬间,浓郁的魔气,从他体内,汹涌而出。

  他整个人的威势,猛然提升。

  “羽化登仙!”

  又是刚才那一招,骷髅头瞬间形成,和龟壳大势,连接在一起,形成一道巨龟虚影,挡在王国良的面前。

  相同的招数,此刻的威力,比之前提升了好几成。

  不过,他就算激发了潜能,依旧是超凡七重,顶多是接近超凡八重。

  可陈阳这一击的威力,就算是一般的超凡九重修者,也别想挡得住。

  当神通释放的刹那,王国良不敢停留,转身便逃。

  他不指望击败陈阳,也不指望,能击碎陈阳的剑气,他只希望,此刻自己这招,能够抵挡剑气片刻,争取逃命的时间。

  可惜,他算盘打错了。

  哪怕他激发潜能,和陈阳的差距,还是太大。

  剑气瞬间将他的神通击溃泯灭,随之轰击在他的身上。

  电芒缠绕而至,他只觉身体麻痹,就连行动也变得困难。

  炽烈的火焰虚影,则是在瞬息间,将他的衣物烧尽,皮肤也烧得一片焦黑。

  砰轰。

  剑气掠过。

  王国良连惨叫也没来得及发出,便四分五裂,化作残渣,朝着地面坠落。

  剑气击破重重阻碍,终于在斩杀王国良后,彻底消散。

  此时,天空依旧笼罩在火焰虚影之中。

  整片空间,给人十分压抑的感觉。

  不止战场寂静无声,就连周围观战之人,也陷入了沉默。

  因为所有人,都被刚才眼前一幕,所震惊了。

  “那个年轻人到底是谁,王国良和宇文化风,底牌尽出,竟然依旧不是他的敌手。”

  “他才超凡六重,战力居然如此恐怖。”

  “这样的天才人物,不应该默默无闻才对,难道,他不是水韵城的人。”

  “只怕,他不是浮屠河以北这片区域的人,否则的话,他面对宇文化风,不会如此肆无忌惮。”

  “也对,毕竟宇文化风的背景不简单,一般人可不敢招惹他。”

  人群回过神来,发出阵阵议论声。

  不过这些声音,陈阳却是听不见。

  但就算听见了又如何,哪怕宇文化风是老天爷,他伤害了聂伊辰,陈阳也不会放过他。

  “兄弟,有什么事情,我们好好说。”

  天空中,传来宇文化风战战兢兢的声音,他怎么也没想到,召唤来无羽铁鹰,这最强的底牌,竟然被陈阳一招击杀。

  他看向陈阳,一脸畏惧之色,和先前的傲娇相比,判若两人。

  他心虚了,害怕了。

  陈阳缓缓朝着宇文化风飞过去,看了眼一直被搂在怀里的聂伊辰,然后对宇文化风道:“你是春风楼的老板之一,那么春风楼的恶行,你必须负责。今天,你唯有一死。”

  宇文化风吓得一哆嗦,降落在院子里,对陈阳解释道:“兄弟,我也不知道春风楼是干什么的,我只是一个小股东。”

  见陈阳没有丝毫反应,他皱了下眉头,接着道:“兄弟,我是浮屠分院的弟子,我父亲是浮屠分院的副院长,父亲是长老。你看在他们的面子上,放我一马,如何?”

  “就算你全家都是神仙,你今天也得死。”

  陈阳飞落在一片狼藉的院子里,抬起手中的黑光剑。

  就在这时,突然,两道身影,嗖的飞了过来,落在了陈阳的背后。

  真气波动,其中一人,是超凡九重。

  “肖师兄,快救救我。”

  宇文化风看到来者,却是目光一亮,脸上露出希冀之色,朝着来者跑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