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 > 第1783章 让他们付出代价

  “小跟班……”

  聂伊辰低声喃喃了句,语气中透着惊喜。

  她剧烈地咳嗽了几声,这才接着道:“陈阳,你来了,我就知道你会来。我不是在做梦吧?”

  她想要抬起头,看看眼前之人的面容。

  可是,她的伤势太重,生命力太薄弱,就连抬头,也变得困难。

  “小跟班,你不是做梦,我真的来了。”

  陈阳走上前,掰开锁住聂伊辰四肢的铁链,蹲下身,将聂伊辰平躺抱在怀里,拨开她的头发,看着一张憔悴的脸蛋,爱怜道:“小跟班,你看,我来了。”

  聂伊辰睁开眼睛,看到眼前之人,她目光发亮,眼中透着惊喜之色。

  眼泪,哗啦啦地从聂伊辰的眼角涌出,和她脸上的血污混杂在一起,滴落而下。

  “老大。”

  聂伊辰嘴角勾起了一抹笑意,一脸幸福地看着陈阳,道:“我就知道,你绝对不会放弃我。”

  “对不起,让你受苦了。”

  陈阳郑重地道了句歉,将聂伊辰紧紧地抱在了怀里。

  一滴眼泪,从他眼眶滴落地面。

  这滴泪,是心痛,也是自责。

  “老大,我知道你会来救我。”

  聂伊辰的语气很甜蜜,此刻,她就像完成了自己的梦想似的。

  陈阳悄悄擦去眼泪,松开聂伊辰,拿出丹药给聂伊辰服下,运气帮聂伊辰疗伤。

  还好聂伊辰对春风楼有用,她看似伤势严重,但那些人,并没有真正伤及她的性命。

  通过短暂的调理,她脸上渐渐恢复了血色。

  陈阳努力挤出笑脸,让聂伊辰放松下来,问道:“小跟班,春风楼的人,没有侮辱你吧。”

  聂伊辰道:“他们也是想赚钱,若是敢动我,我就自杀,他们自然就不敢碰我了。不过,如果不是我知道你会来救我,或许我早已坚持不住了。”

  陈阳叹道:“对不起,让你等得太久了。”

  “不久。”

  聂伊辰甜甜一笑,看着陈阳的脸庞,她眼中满是幸福之色。

  正在这时,一道神识,从外面传来。

  “有人来了。”

  陈阳目光中闪过一抹冷意,对聂伊辰道:“他们如此欺凌你,我必让他们,付出百倍的代价。”

  聂伊辰沉吟道:“你小心点,这些人很强。我已经进阶超凡境,也被他们抓住,废了丹田。”

  蹬蹬蹬的脚步声响起,有人进入了地牢之中。

  苏枭下到地牢,看到了地牢尽头的陈阳和聂伊辰,眼中闪过惊讶之色,因为他发现,自己竟然看不透,陈阳的境界。

  对方绝不可能毫无修为,那么只有一种可能,此人的境界,比他高了好几重。

  “不好。”

  苏枭暗道不好,身形一动,转身就朝外飞去。

  既然打不过,他也就只能跑。

  “就是他废了我的丹田。”

  聂伊辰看到苏枭,眼中露出恨意,对陈阳道。

  “好。”

  陈阳点了点头,左手将聂伊辰搂住,身形一动,朝着地牢外飞去。

  很快,他和苏枭,都到了院子里。

  苏枭的速度,比他慢了太多,他使出七星天罡步,瞬间就把苏枭拦住,一拳朝着苏枭打过去。

  “咦!?”

  见陈阳毫无真气波动,苏枭面露意外之色。

  仓促之中,他真气运转,朝着陈阳抵挡而去。

  可是,陈阳使出八荒霸体,虽然比不上如今的真气、星能,但也不是苏枭超凡三重能够抵挡的。

  砰轰。

  苏枭的手臂,被陈阳打中。

  他只觉一道巨力传来,咔嚓一声,手臂当场反折断裂。

  巨力继续冲击而来,隔着手臂,击打在身体上,苏枭犹如炮弹般,嗖的斜朝下飞出去,摔在地面,把地面砸出了一个深坑。

  他难以承受巨大的冲击力,摔得浑身血肉模糊。

  “炼体者!”

  苏枭心头大惊,不敢应战,腾地起身,又要飞起逃跑。

  不过,就在他刚刚一动的刹那,一把剑,架在了他的脖子上,令他不敢移动分毫。

  这把剑,浑身漆黑,锋利无比,其上有十二道器纹。

  “极品地器!”

  苏枭面露震惊之色,看向持剑的陈阳,连忙道:“公子,误会,我们之间,一定有误会。”

  “什么误会?”

  陈阳俯视着苏枭,冷声道。

  苏枭看了眼被陈阳左手抱在怀里的聂伊辰,眼珠一转,道:“公子,这位姑娘,是你的妻子吗?实在抱歉,不知是哪个不开眼的王八蛋,竟然把她给送到了春风楼来。你放了我,我这就把那王八蛋找出来,任你处置。”

  陈阳冷笑一声,道:“关押小跟班的人,我自然要找他算账。不过,你废了小跟班的丹田,这笔账,我们怎么算?”

  苏枭打了个寒战,连忙道:“我……”

  “不用解释。”

  陈阳打断了苏枭的话,道:“现在,你把和春风楼有关的老板、高层,全部都告诉我。这样的话,我或许可以考虑,留你全尸。”

  苏枭看了眼院子里一地的尸体,知道陈阳这话,绝对不是开玩笑。

  眼前这年轻人,杀起人来,绝不会手软。

  他慌张道:“公子,这事我……”

  刷。

  剑刃掠过苏枭的左臂,真气凝聚的剑锋,毫无阻碍地穿透他的骨骼皮肉,他的手臂断成了两截。

  “啊!”

  苏枭发出一声惨叫,疼得浑身发抖。

  陈阳道:“说吧,春风楼的高层,都是些什么人。”

  “我说,我说……”

  苏枭哪里还敢不从,此刻他宁愿陈阳一剑杀了自己,否则一剑剑虐待,比死还难受。

  可就在他妥协之时,两道身影,嗖的飞了过来,落在了屋顶上。

  陈阳扫了眼这两人,其中一人,是个精瘦的中年人,超凡七重的境界。

  另一人,身着长袍,器宇轩昂,袖口绣着红色的凤羽,是凤灵学院浮屠分院的人,也达到了超凡七重。

  “好大的胆子,竟敢闯进我们春风楼,杀了这么多人。”

  那精瘦中年人,俯视着院子里的陈阳,厉声喝道。

  浮屠分院的弟子,双手负在背后,目光冰冷地盯着陈阳,沉声道:“现在,把你的剑,从苏枭的身上挪开。否则,我会让你知道,什么是生不如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