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 > 第1776章 令人失望

  在众人的注视下,陈阳从纳戒中,取出了一部手机。

  自从到了冲武星,他还没用过手机。

  虽然电量有亏损,但还有百分之四十。

  刚才乌贤举出现之时,他就把手机取出,悄悄地录了音。

  不得不说,手机这东西,真是太好用了。

  尤其是针对乌贤举这种不要脸的人。

  “这是什么东西?”

  看到手机,乌家堡众人,都面露不解之色。

  乌贤举一脸自信,沉声道:“陈少侠,这就是你说的证据?这能证明什么?”

  “你别着急。”

  陈阳对乌贤举笑了笑,解锁手机,播放录音。

  乌贤举刚才对陈阳所说的话,顿时从手机里传来。

  在场所有人都听出来,那是乌贤举的声音。

  众人明白过来,陈阳手中,是一件能够记录声音的宝物。

  不过,此刻没人在意宝物,众人关心的,是乌贤举说的内容。

  当听清楚录音时,原本还对乌贤举充满信心的众人,此刻面色都垮了下来,眼中满是难以置信之色。

  谁也没想到,乌贤举,竟然企图杀害乌骏彦,谋夺堡主之位。

  现场气氛,一片凝重。

  而乌贤举的表情,则是彻底地懵了。

  他本想装作受害者,蒙混过关。

  可是没料到,陈阳竟然真的拿出了证据来。

  而且这能说话的宝贝,是什么玩意?

  乌贤举回过神来,打了个哆嗦,眼中闪过阴狠之色,没等录音放完,他突然拔剑,一剑朝着乌骏彦斩去。

  他和乌骏彦近在咫尺,乌骏彦根本没料到,他会突然出手,却是毫无防备。

  不过,陈阳站在乌贤举旁边,早已预测过,乌贤举可能狗急跳墙。

  此刻见乌贤举突然出手,他真气运转,一拳轰在了乌贤举的右肋上。

  “噗。”

  乌贤举喷出一口鲜血,肋骨传来咔嚓的骨裂声,身子不受控制,朝着左侧横飞出去,手中的剑刃,则是无法握紧,脱手而飞。

  乌骏彦皱了下眉头,看向乌贤举,沉声道:“把他拿下。”

  当即有几名乌家堡的人,飞上前去,把乌贤举抓了起来。

  此时,录音还没放完。

  陈阳把手机收起来,道:“看样子,大家用不着继续听证据了。”

  现场一片死寂,乌家堡众人,都没有吭声。

  他们看向被押回来的乌贤举,表情都十分难看。

  乌贤举,是乌家堡最出色的年轻人,与人为善,得到众人的喜爱,被长辈寄予厚望。

  可是谁也没想到,他的内心,竟然如此恶毒。

  乌贤举被陈阳一拳,打得身受重伤。

  他被几名乌家人押着,目光中满是愤恨、不甘之色,冷冷地盯着陈阳。

  “陈阳,你杀了肖春雨的妖兽,他不会放过你的,你死定了。”

  乌贤举咬牙切齿,对陈阳威胁道。

  啪。

  陈阳突然出手,一巴掌抽在乌贤举的脸上,直接把他的嘴巴抽烂,冷声道:“你再多嘴,我可不会手下留情了。”

  乌贤举只觉脸上传来剧痛,鲜血不断流出。

  他眼神更是狰狞,含糊不清道:“你死定了,肖春雨是凤灵学院的天才,你死定了。”

  陈阳目光一冷,又要出手。

  见此,乌骏彦连忙上前,拱手道:“陈少侠,还请你手下留情。”

  陈阳看了眼乌骏彦,道:“当断不断,反受其乱。乌堡主,这吃里扒外的反骨仔,你自行处置吧。”

  说完,陈阳身形一动,朝着下方火海飞去。

  此时身受重伤的紫翎火鸟,还在火焰中挣扎,想要逃走,却不能飞,也不能跑。

  “贤举,你太令人失望了。”

  乌骏彦看了眼乌贤举,脸上满是失望之色,心里感到苦涩。

  他最看好的接班人,明明能顺理成章继位,却企图谋夺他的位置,这看起来,简直就是一个笑话。

  “贤举,你的行为,太过分了。”

  “唉,其实大哥早已看好你,希望你接班。”

  “现在闹成这样,已经没有回头的余地。你联合外人,攻击乌家堡,这是死罪。”

  乌家堡的几位长辈,都失望地摇头。

  乌骏彦又道:“贤举,其实我本来打算,把……”

  “老狗,你别假惺惺了。”

  乌贤举打断了乌骏彦的话,双目冷冷地瞪了眼乌骏彦,眼中满是凶戾之色,丝毫没有悔改之意。

  ……

  陈阳把紫翎火鸟的妖丹、翅膀、爪子、头顶火羽取下来之后,便和乌家堡众人一起,返回了乌家堡。

  乌家堡留守的人,翘以盼。

  见到乌骏彦等人回来,他们都迎了上来。

  “大家各自散去,明日所有人到主堡议事。”

  乌骏彦留下命令,亲自提着乌贤举,进入了乌家堡里。

  那些留守的人,却是不知生了什么事,各自散去,等着第二天议事。

  而知道事实真相的人,见乌骏彦没有多说乌贤举的事,大家也就怀着一丝原谅乌贤举,让乌贤举悔改的希望,没有把乌贤举的丑事说出去,默默为乌贤举保密。

  这一夜,就像什么都没生过,除了部分建筑被毁坏之外,乌家堡一片安宁。

  ……

  乌贤举的小妾,玉琴的住处。

  除了玉琴之外,房间里还有另外一个断了双臂的人,刘光喜。

  刘光喜今晚刚刚赶到乌家堡,话还没来得急说一句,却不料妖兽突然袭来,他们两人被吓得躲在房里,连门也不敢出。

  此刻外面平静下来,他们这才松了口气。

  “表哥,你怎的弄成这样?”

  玉琴看向刘光喜空荡荡的双臂,皱眉问道。

  刘光喜把事情经过,给玉琴讲了一遍,玉琴丝毫不觉得刘光喜有错,怒道:“一个外来者,竟然敢斩断你的手臂,实在太嚣张了。”

  刘光喜道:“表妹,这件事,你可一定要帮哥哥出口气。”

  玉琴沉声道:“那人现在在哪里?”

  刘光喜道:“我听手下说,他来了乌家堡。”

  玉琴眼中闪过阴狠之色,沉吟道:“这样正好,明日我便告诉贤举,让贤举把他找出来,直接斩头杀了。”

  刘光喜目光一亮,拍马屁道:“表妹你正受宠,表妹夫必然会对你言听计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