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 > 第1764章 小女孩求助

  陈阳飞入森林之中,发现躲在树丛中的,是一个背着背篓的小女孩。

  小女孩约有十二三岁,身上穿着粗布麻衣,脚上的一双布鞋,有好几个补丁,脚趾从前面穿出来。

  她虽然穿着破烂,但却干干净净。

  此时,她见陈阳飞过来,将身子藏在树干后面,瑟瑟发抖,显然是有些畏惧陈阳。

  陈阳降落下来,望了眼小女孩的背篓,只见背篓之中,放着一些低阶的药材。

  虽然低阶,可这些药材卖了,少说也能换些财物,买衣服的钱肯定是够的,为何小女孩,穿得如此破烂?

  不过,陈阳却是没工夫,去关心那么多。

  “小妹妹,这里荒山野岭,你可不要乱跑,小心坏人。”

  他叮嘱了一句,身形一动,便欲离开。

  “大哥哥……”

  突然,身后传来怯懦懦的声音。

  陈阳停下脚步,回头道:“有事?”

  小女孩从树干后走出来,双手扯着衣角,紧张道:“大哥哥,我……可……可不可以请你帮个忙?”

  看着小女孩可怜的样子,陈阳顿时就不忍心了。

  唉,谁让自己善良呢。

  “说吧,什么忙?”

  陈阳走到小女孩旁边,蹲下身来,笑了笑,道:“你别害怕,我是好人。”

  “我知道你是好人。”

  小女孩认真地点了点头,道:“大哥哥,我家就住在这座山的后面,你能不能随我回家,帮我一个忙?”

  陈阳问道:“你还没告诉我,是什么忙?”

  小女孩回头望了眼自己的背篓,道:“我采的这些药材,是给我父亲治病的,不过我每次回家,都会被刘恶霸拦下,把我的药材抢走。我见大哥哥你那么厉害,所以我想让你帮帮我,挡住刘恶霸。”

  陈阳点头道:“原来是这样,好吧,我送你回去。”

  “谢谢你。”

  小女孩深深地对陈阳鞠了一躬,然后在前面带路,朝着北方走。

  经过交谈,陈阳知道,小女孩的名字,叫做胡秋月,住在这座山头另一边的胡家村。

  她的父母健在,可是父亲卧病在床,如今全靠母亲当家。

  加上时常被人欺凌,她家的日子,过得并不好。

  “大哥哥,刘恶霸很厉害的,待会你可千万小心点。如果实在打不过,你就自己跑吧。大不了,我让他把药材抢走。”

  胡秋月一边往前走,一边对陈阳道。

  陈阳哑然失笑,小山村里的恶霸,能有多大的本事?

  不过,那刘恶霸在胡家村,肯定很嚣张,给胡秋月幼小的心灵,留下了深深的阴影。

  陈阳问道:“秋月,你们是胡家村,为何恶霸姓刘?”

  胡秋月皱眉道:“胡家村的隔壁,就是刘家村。刘恶霸实力高强,在周围几个村子,欺凌霸道,没人敢招惹他。我父亲以前是胡家村的村长,就是因为保护村民,被刘恶霸给打成了重伤。”

  “其实,我父亲如果医治的话,完全能够康复。可是,刘恶霸一直让人盯着我们家,别说丹药,就连我采的药材,也带不回去。”

  闻言,陈阳这才明白。

  看样子,刘恶霸抢胡秋月的药材,不是为了钱,而是为了不让她父亲得到医治。

  虽然胡秋月年龄小,但也是略有几分修为,步伐很快。

  不知不觉,陈阳二人,就翻过了山头。

  当然,陈阳完全可以,带着胡秋月飞回胡家村。

  但是这样的话,太显眼了。

  到时候,刘恶霸可能不会出现。

  前方就是一个村子,虽然建筑简单,但颇为祥和,给人安宁的感觉。

  “走这边。”

  进了村子,胡秋月带着陈阳,从一个小巷通过。

  刚刚走到一半,旁边突然窜出两名青年来。

  这两人虽然穿的不是锦衣玉带,但也衣着光鲜,打扮得人模狗样。

  不过他们脸上的冷笑,却告诉别人,他们是流氓。

  “小秋月,怎么,又去采药材,想要救你爹?”

  其中一名青年,冷笑道。

  另一人道:“小秋月,我告诉你,你爹没救了。你把药材给我们,否则的话,今天你别想回家。”

  “大哥哥,他们都是刘恶霸的人。”

  胡秋月一脸紧张,连忙躲到陈阳的背后,探出脑袋,指着那两名青年道。

  “放心,交给我。”

  陈阳对胡秋月点了点头,朝着对面两人看去。

  这两人大约二十五的年龄,境界才刚刚达到筑基,完全就是不入流的角色。

  不过想想也对,不过是个小山村而已,哪来的那么多高手。

  如果真有实力的人,早就出了山村,去大城市发展了。

  “刘恶霸没来?”

  陈阳淡淡地扫了眼两人,问道。

  “光喜哥是什么身份,岂是你这种人,相见就能见的?”

  对面一名青年,上下打量着陈阳,不屑道:“小子,别以为穿得好,你就能糊弄我们。我告诉你,你这种小人物,别想见到光喜哥。”

  此人口中的光喜哥,就是刘恶霸。

  另一人抬手指着陈阳,喝道:“立刻滚蛋,否则的话,我叫你走不出胡家村。”

  “是吗?”

  陈阳不禁笑了起来,被刚刚筑基的家伙,指着鼻子喝骂,实在让他感到好笑。

  “如果不想死的话,你们俩立刻滚开,让刘光喜到秋月家找我。”

  陈阳淡淡地说了句,拉着胡秋月的手,道:“走吧,秋月,别理这两只挡路的狗。”

  那两人被陈阳无视,勃然大怒,喝道:“小子,你找……”

  砰、砰。

  两道重重的声音响起,没有人看清陈阳是怎么出手的,那两人倒飞出去,撞塌了后面的院墙,跌落在砖石之中,胸口一片血污,伤势不轻。

  “记得赔别人的墙。”

  陈阳回头看了眼,拉着一脸茫然的胡秋月走了。

  院墙倒塌的那家人,听到声音,赶紧出来看了下。

  一见是刘光喜的手下被打,他们赶紧又缩回了屋里,不敢吭声。

  别说找别人赔院墙,刘光喜若是知道,不怪他们把院子修建在这里,就是幸运了。

  “遇到狠角色了,走,去找光喜哥。”

  那两人好不容易站起来,赶紧朝着刘家村跑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