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 > 第1716章 谁告诉你,打架只靠拳头?

第1716章 谁告诉你,打架只靠拳头?

  蟒啸阴牙斩和嗜血毒须鱼,一个从前方,一个从下方,几乎要同时将陈阳击中。

  可就在这时,陈阳脚下踩着复杂的步伐,堪堪从毒须鱼的口中逃出。

  阴牙斩从他的鼻尖前擦过,他同时躲开了两道攻击。

  砰轰。

  陈阳一闪开,原本应该轰击在他的身上的阴牙斩,冲入了嗜血毒须鱼的口中,传来一声巨响。

  那嗜血毒须鱼发出痛苦的叫声,身子剧烈地摆动挣扎,朝着湖中坠落下去。

  只见它下颚破了个洞,乌黑色的血液,不断地从破洞处流出来。

  嗜血毒须鱼的血液是黑色的,充满了剧毒。

  随着血液的流失,毒须鱼头上触须顶端的漆黑球体,色彩渐渐变得暗淡。

  哗啦一声,这只嗜血毒须鱼,跌入了山中湖。

  原本不断往上扑腾的鱼群,这时全都停了下来,朝那只嗜血毒须鱼游了过去,将其团团围住。

  原本被鱼群搅得波涛汹涌的湖面,这时平静了下来。

  可平静了不过几秒钟,所有的嗜血毒须鱼,全都朝着空中的曾英励望去,猩红的眼睛里,充满了杀意。

  “呜哇!”

  “呜哇!”

  ……

  嗜血毒须鱼群发出奇怪的叫声,声音刺得人耳膜发疼。

  下一刻,所有的毒须鱼,哗啦啦地扑出水面,全都朝着曾英励攻了上去。

  曾英励大惊失色,看了眼远处的陈阳,这时才反应过来,刚才陈阳抵挡他的蟒啸阴牙斩,并不是想要挡住他的攻击,而是减缓阴牙斩的速度,刚好让阴牙斩,攻击在毒须鱼的身上。

  想通了其中的关键,曾英励指着陈阳,怒骂道:“陈阳,你个懦夫,竟然用计,有本事,你和我正面打。”

  他没有说更多的话,因为他已经忙着去躲避嗜血毒须鱼群的攻击。

  毒须鱼一只只的冲上来,速度非常快,曾英励狼狈逃窜,这才堪堪保命。

  他也不敢挥剑攻击,因为他的反击,会将鱼群激怒。

  到时候,嗜血毒须鱼的攻击力会更强。

  陈阳朝后倒飞,背靠在环形山内壁,收起问水剑,根本用不着出手,就跟看戏似的,在一旁观看曾英励疯狂地逃命。

  他从局中人,直接变成了局外人。

  环形山峰上,众人看到这一幕,都是感到出乎意料。

  陈怡则是大喜道:“哈哈,陈阳果然聪明,如此一来,他不用出手,曾英励就自己落败了。”

  杜景熙看向鱼紫雯,问道:“鱼师姐,以前出现过这样的情况吗?”

  鱼紫雯目光一直盯着陈阳,表情郑重,此刻听到杜景熙的询问,她开口道:“看似陈阳不用出手,可是刚才他引曾英励攻击嗜血毒须鱼的计划,实在太难了,因为他必须控制好,阴牙斩减缓的速度,以及嗜血毒须鱼窜起的时机。”

  “而且,他的这个计划,非常惊险。他刚才闪避的动作,哪怕慢一点点,他也会被阴牙斩击中,或者是落入嗜血毒须鱼的口中。到时候,死的人,就是他。”

  “不得不说,陈阳的明面战力,的确比曾英励差了半分,可是他对战局的观察和利用,却是达到了极致。”

  听到鱼紫雯的话,周围的人,这才意识到,陈阳的计划是多难。

  不过,能听到鱼紫雯夸奖别人,也真是够稀奇了。

  据妖岭分院的老生所知,鱼紫雯一向很少言语,更别说是夸奖人了。

  这时,鱼紫雯皱了下眉头,低声道:“可是,这些被激怒的嗜血毒须鱼,为何偏偏只攻击曾英励,这可有些古怪。”

  “以往也出现过,战斗过程中,击中嗜血毒须鱼的情况,毒须鱼虽然会围攻打伤它们的人,但也不会放过另外一人。”

  “像现在这样,陈阳直接成为了看客,却是从未出现过这样的局面。”

  听她如此说,众人都被勾起了好奇心。

  大家知道,这绝对不是巧合,肯定是陈阳有意为之。

  一切,都在陈阳的掌控之中。

  “哈哈哈,看样子,陈阳要赢了。”

  木山擎满脸笑意,得意地看了眼身旁的段成淳。

  段成淳面色铁青,没想到局面会弄成这样,曾英励居然陷入了如此险境。

  可是,生死台之战,不能认输。

  否则的话,段成淳现在就要让曾英励认输。

  “陈阳这小子,运气太好了。”

  段成淳看了眼陈阳,冷声道。

  木山擎笑道:“段长老,难道你真的认为,陈阳是运气吗?一个人能把战局掌控到如此境界,只怕是段长老和我也做不到。战斗力,可不单纯的指力量、速度、敏捷。有时候,智慧会起到关键的作用。”

  “哼!”

  段成淳冷哼一声,对于木山擎的说法,他心里认同,但嘴上却绝不会承认。

  “啊!你们这帮畜生,我和你们拼了。”

  环形山中,曾英励不堪嗜血毒须鱼的追击,发出疯狂的怒吼,不再躲避,挥剑就朝着冲上来的一条嗜血毒须鱼攻上去。

  砰轰。

  一道剑气,将嗜血毒须鱼,直接斩成了两截。

  带着剧毒的漆黑毒液,从毒须鱼的尸体溅射出来,散发出一阵阵恶臭的气息,滴落在湖面,将湖水也染成了黑色。

  曾英励的战力,毕竟是堪比超凡九重。

  他真要和嗜血毒须鱼打,也有一战之力。

  可是,他才斩杀了两条嗜血毒须鱼,突然感到身体一阵乏力,连真气运转也变得困难。

  “怎么回事!?”

  曾英励大惊失色,想要挥剑,却发现真气微弱,根本不足以对嗜血毒须鱼造成致命的攻击。

  “曾英励,嗜血毒须鱼的厉害之处,不是它们的獠牙,而是他们毒性恐怖的血液。不然的话,怎么会叫它们,嗜血毒须鱼。”

  远处,陈阳摇了摇头,朝着曾英励喊道。

  曾英励明白过来,低头看了眼肌肤上沾染的黑色血液,这才发现,毒须鱼的血液浸入自己的血脉,麻痹了自己的神经。

  “不,我不甘心!”

  曾英励仰天发出长啸,指着陈阳,嘶吼道:“你不是我的对手,你这根本是耍小聪明?”

  “谁告诉你,打架只靠拳头?”

  陈阳撇了撇嘴,玩味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