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 > 第1690章 不一样的概念

  陈阳眉毛一挑,向税问道:“段逸风的叔叔是长老,是哪位长老?”

  税道:“他叔叔天赋不是特别高,但是进入妖岭分院之后,表现一直不错,最后留在了妖岭分院内,成为了一名白袍长老。八一中文=≠=.≤8=1≤Z≥=.≤COM修为是紫府境,实力大概和木山长老差不多。他的名字,我记得好像叫段……对了,段成淳。”

  陈阳沉吟道:“我杀了段逸风,看来他叔叔十有**会找我的麻烦。”

  “明面上,他不会拿你怎么样,但是暗地里,肯定会为难你。”

  税并没有说得太深,但“为难”二字,却代表着,段成淳可能会想办法杀陈阳。

  陈阳点了点头,自己在妖岭分院,还得小心点才行。

  他换了个话题,拿出妖岭分院的身份令牌,问道:“对了,税,这些贡献点,有什么用?”

  税道:“贡献点的用处可就多了,在妖岭分院,除了院内常规的修炼资源之外,其他的东西,都必须贡献点才能换取。不同的资源,需求的贡献点也就不同。一百贡献点,说多不多,但对刚刚进入分院的新生来说,已经相当可观了。”

  资源,也就是灵石、丹药、功法秘籍等等。

  这些东西,陈阳还真不缺。

  不过,丹药虽然不缺,但一些稀有的修炼资源,还是值得用贡献点去换取的。

  比如灵王水,就不是陈阳能够炼制出来的。

  所以,贡献点还是有不小的用处。

  就在陈阳和税说话之时,奖励放完毕,独孤长老对众人道:“你们能够成为各区域英杰战的前十名,已经充分证明了你们在同阶中的实力。不过接下来,你们还将进行一次考核,来真正确定你们的天赋。”

  “现在,你们一个个按照次序,依次进入龙武殿,进行天赋测试。进去之后,自然有人会接引你们。”

  话音一落,龙武殿紧闭的大门,嘎吱一声敞开。

  里面黑洞洞的,竟是什么也看不清楚。

  在木山长老等白袍长老的安排下,众人一一进了龙武殿,每个人消耗的时间并不多,大约十分钟就出来。

  可奇怪的是,几乎每个人,时间都是十分钟,不多也不少,看起来并不像是巧合。

  至于里面生了什么,似乎都在有意隐瞒,谁也没有说。

  不一会,就轮到了陈阳。

  他走进龙武殿,踏入漆黑空间的刹那,眼前场景变换,竟是到了一处沙漠之中。

  放眼望去,是一望无垠的黄沙。

  “幻境?!”

  陈阳眉毛一挑,朝着身后看去,哪里还有龙武殿的门,自己已是置身在一片茫茫沙漠,不见尽头。

  “现在,用你自己的方式,找到出口,离开龙武殿。”

  虚空之中,传来一道声音。

  “测试天赋,就是破解幻境?”

  陈阳觉得这测试的方式,有些太古怪了。

  就在他如此想的时候,一道神识力量,凭空出现在识海之中。

  这道神识力量,不强不弱,正好和凡二重相当。

  而且这道神识力量,并没有主体意识,只是在识海中乱窜,冲击着识海。

  “神识测试?”

  陈阳嘴角勾起玩味的笑意,不过一道相当于普通凡二重的神识,对他来说,太弱了。

  毕竟他现在的神识力,已经相当于凡四重。

  他念头一动,进入识海的神识体,便瞬间溃散,消失无影。

  刷刷刷……

  紧接着,他周围沙漠中,砂砾流动,从砂砾下方钻出数个巨大的怪物,都是由砂砾组成。

  怪物总共有七只,身形一动,都朝着陈阳咬了上来。

  “龙武殿的门,如果是传送阵,那我眼前看到的,就是真的。”

  “如果门里是幻境,那么眼前的一切,都是幻觉。”

  陈阳略一思索,更愿意相信,门内是幻境。

  既然是幻境,自己又何必理会这些砂砾怪物。

  砂砾怪物的大嘴,一口咬在陈阳的身上,果真没有传来痛感。

  就在陈阳以为,还有后续的时候。

  突然眼前场景变换,他又回到了现世之中,身后就是龙武殿的大门。

  “可以出来了。”

  独孤长老眼中闪过一抹喜色,招呼陈阳出来。

  陈阳一脸不解,这天赋测试,实在让人搞不懂。

  他摇了摇头,也没在意,从龙武殿里走了出来。

  “才坚持了不到三分钟,真是好笑。”

  “看样子,北山九国这个第一名,是徒有虚名。”

  “他才凡一重,别抱太大希望。”

  众人低声交谈,对于陈阳的成绩,都表示不屑。

  陈阳不以为然,一个幻境而已,就要测试出一个人的天赋,在他看来,未免太儿戏了。

  更何况,有时候机缘,比天赋更重要。

  他得到,成为浩澜真人的徒弟,就注定了他这一生不会平凡。

  不一会,总共三十九人,全部都测试完成。

  “好了,你们退下吧。”

  独孤长老并没有宣布成绩,挥了挥手,示意四名白袍长老,把人都带走。

  众人一脸狐疑,这就测试完了?

  有人问道:“独孤长老,冒昧问一下,我们的天赋测试,成绩如何?”

  独孤长老停下脚步,淡然道:“都差不多,不过,有个人比较突出。”

  众人面露好奇之色,问道:“独孤长老,是谁突出?”

  独孤长老的目光,落在了陈阳的身上,道:“陈阳。”

  “啊?!是他?!”

  众人愣了下,随即嘲讽地大笑起来。

  “说他突出,是指他特别弱吧。”

  “你们就别笑他了,他才凡一重,坚持三分钟,很不错了。”

  ……

  听到众人的议论,独孤长老皱了下眉头,沉吟道:“我的意思,是说他特别出色。”

  笑声戛然而止,众新生都是为之一愣。

  三分钟,竟然是出色?

  有人问道:“独孤长老,他才坚持了三分钟,难道比我们坚持了十分钟的人,还出色?”

  “谁说时间长就厉害?”

  独孤长老白了眼众人,沉声道:“你们是被扔出龙武殿,他是自己走出来,这概念,怎能一样?”

  说完,独孤长老懒得解释,迈步离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