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 > 第1682章 分出胜负?

  “认输!?”

  听到孙禾的请求,陈阳不禁皱起了眉头,沉吟道:“孙将军,你为何让我认输?”

  孙禾郑重道:“七世子殿下,我知道,让你认输,有些为难。不过,段逸风的实力,绝非刚才看到的那么简单。你虽然也很强,但要战胜他,胜算不大。”

  陈阳笑道:“孙将军,你怎么长他人志气,灭自家威风。我陈阳的武道,就是一往无前。若是我真的殒命于此,我也就认了。不过,要我认输,我办不到。”

  “七世子殿下,你天赋不凡,日后成就不可限量,何必争一时意气,还请你三思。”

  孙禾面露担忧之色,拱手道。

  旁边的陈怡也劝道:“陈阳,这一次,你还真的需要慎重考虑才行。”

  陈阳道:“小姑姑,我已经考虑过了,这一战,我必须打。否则的话,段逸风以后还会不断找我的麻烦,难道要我一直躲?”

  陈怡皱了下眉头,道:“以后你更强,就不用退让了。我现在以姑姑的身份,要求你,这场战斗,认输。”

  陈阳撇了撇嘴,道:“在我的字典里,没有认输这两个字。”

  陈怡还想劝,叶以晴拉住她,摇了摇头,道:“让陈阳去吧,你劝他是没用的。”

  在场最了解陈阳的人,就是叶以晴。

  她深知陈阳的性格,是绝不会认输。

  陈阳对叶以晴嘻嘻一笑,道:“还是以晴了解我。”

  陈怡叹息一声,面露无奈之色,叮嘱道:“那你小心。”

  陈阳笑道:“放心,小姑姑,他不是我的对手。”

  谷猛面露自责之色,上前道:“星主,都是因为我,段逸风才会将矛头指向你。”

  “你不是叫我星主吗?我是你老大,当然要帮你出头。”

  陈阳拍了拍谷猛的肩膀,笑道。

  见陈阳态度坚决,陈怡和孙禾虽然担心,但也不再相劝。

  过了半个时辰的修整时间,木山长老宣布,九国英杰榜的最终决战,现在开始。

  全场一片沸腾,这一战,充满了看点。

  陈阳和段逸风是生死战,两人都不会手下留情,必将爆发出最强战力,众人可以一饱眼福。

  至于到底鹿死谁手,之前所有人都以为,陈阳必败。

  但是现在,大家却觉得,胜负是五五之数。

  最终的结果如何,谁也无法预料。

  陈阳身形一动,飞落在飘渺台上。

  看着他,木山长老心里暗道:“真是可惜,陈阳和段逸风,都是天才,这一战,却要损失一个。”

  摇了摇头,木山长老心里很不是滋味。

  死任何一人,他都不乐意看见,这对龙武学院来说,都是损失。

  “以晴,刚才谷猛叫陈阳星主,这是什么称呼?”

  陈怡看着陈阳,向旁边的叶以晴问道。

  叶以晴解释道:“陈阳成立了一个组织,总共有九个人,叫做九星。他是老大,被称为星主。”

  陈怡道:“除了谷猛,还有另外七人?”

  “对。”

  叶以晴点了点头,面露怅然之色,道:“可惜,我们到了冲武星之后,大家都走散了,现在他们在哪里,却是不知道。”

  陈怡笑道:“或许,他们已经在别的地方,甚至是东大陆、南大陆等其他大陆,打出了名堂吧。哈哈,到时候,他们可别比陈阳这个星主还厉害。”

  咚。

  突然,一声巨响,从飘渺台上传来,打断了陈怡和叶以晴的交谈。

  只见段逸风,故意重重地落在飘渺台上,强大的气浪冲击起来,仿佛是在向陈阳示威。

  刷。

  一道寒芒闪现,段逸风剑指陈阳,脸上露出不屑的冷笑,道:“你的命,是我的了。”

  “神经病啊你。”

  陈阳用一副看白痴的眼神,看了眼段逸风,刷的取出那把从侯涛那里抢来的红色宝剑。

  他扫了眼剑柄,只见其上,写着“红鹰”二字。

  红色的剑,陈阳并不喜欢。

  不过面对段逸风,这把剑能增幅自己的战力,这会也只能将就用着了。

  看到红鹰,侯湘眼中闪过嫉恨之色,想要让陈阳把剑还过来,她却没有勇气开口。

  “陈阳对段逸风,开始。”

  这时,木山长老朗声宣布。

  他话音一落,段逸风身形一动,猛地朝着陈阳攻了上来。

  因为重力转换的缘故的,力量控制、真气运转等等各方面,段逸风都受到影响,实力至少减少两成。

  不过即使如此,他的战力,也不容小觑。

  “落英无情!”

  段逸风手中是一把银色的中品地器宝剑,此刻剑刃挥出,其上流转光芒,隐隐呈现出淡红的颜色,随着剑气释放,犹如飘落的残花,美轮美奂。

  可是,这份美丽之中,却暗藏杀机。

  下一刻。

  刷的一下,剑气携着残花,朝陈阳笼罩而去。

  “紫气东来。”

  陈阳挥动红鹰,三色剑气凝聚,朝着前方攻了上去。

  砰轰。

  段逸风一招“落英无情”,只是试探,和三色剑气轰击在一起,瞬间都化作真气乱流,消失无影。

  这时,陈阳已是欺身而上,一腿朝着段逸风抽了过去。

  他本想使出龙脊,可段逸风的反应很快,剑刃一挑,朝着他的裆下刺了过去。

  陈阳只觉下面发凉,连忙收回腿,侧身就是一剑,刺向段逸风的胸口。

  “哼!”

  段逸风冷哼一声,竟是丝毫不在意陈阳这一剑。

  剑芒从红鹰上延伸出去,刺中了段逸风的胸口。

  他不是炼体者,竟然硬生生抗下这一击,到底哪来的勇气?

  铛一声。

  清脆悦耳的声音,从他的胸口传来。

  只见他衣服破裂开,露出了一件暗金色的软甲,竟是一件中品地器宝甲。

  众人定睛一看,当即有人发现,这件铠甲,是厄罗国国王当年还是皇子的时候,穿过的一件铠甲,名为黄金甲。

  “你以为,就你一个人有宝甲吗?”

  段逸风冷笑一声,趁着陈阳近在咫尺,他手中宝剑挥出,剑气吞吐,朝着陈阳额头刺过去。

  如此近的距离,众人皆是认为,陈阳挡不下这一剑。

  就算他靠着强大的炼体,也必然重伤。

  若是一个不慎,甚至可能,就这么被一剑刺穿脑袋。

  众人无不皱眉,本以为会有精彩的战斗,难道这么快,就要结束,分出胜负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