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 > 第1665章 等待

  在洞穴中闭关时,陈阳进阶超凡境后,就花时间制作了这些重力阵法灵石。

  虽然十倍重力符文,并不是太难。

  不过要篆刻在小拇指大小的灵石上,却很考究神识的细微控制。

  陈阳也是废了上百灵石,这才找到了感觉,慢慢提高成功率,总共制作了四十个重力阵法,每人分了十个。

  见陈怡问起重力阵法灵石的来历,陈阳笑道:“我自己做的呀。”

  陈怡皱了下眉头,狐疑道:“陈阳,你真的是阵法师?”

  陈阳撇嘴道:“小姑姑,我难道不能是阵法师吗?”

  陈怡心头暗暗惊讶,嘟哝道:“你这小子,又是剑鸟军团,又是重力阵法,你到底藏了多少秘密?”

  “就这么多吧。”

  陈阳笑了笑,对陈怡三人道:“激活重力阵法后,需要消耗很多灵力来支持阵法的运转,每个灵石的灵力,只能支持阵法符文运转半个时辰。”

  “所以,待会我们回到缥缈台的时候,你们先别着急用重力灵石,等到开战的时候,再使用。”

  “另外,记住每次使用,把灵石分别放在两只脚的鞋底,否则只放一边,一只脚重,一直脚轻,你们会更难受。”

  陈怡三人点头,表示记住了他的话。

  叮嘱完了,陈阳这才带着三人,出了洞穴。

  到了洞穴外,只见洞口多了些血迹,显然是有人想要进入洞穴,被剑鸟小队给驱逐了。

  陈阳吹了声口哨,只听树丛中发出轰轰轰的声音,不止是剑鸟小队,整个剑鸟军团都出现了。

  他神识一扫,发现剑鸟军团,少了十几只青剑鸟。

  看样子,北山九国还是有高手,能够抵御剑鸟小队。

  “把生存令牌给我。”

  陈阳一声令下,剑鸟纷纷飞过来,把之前所得的生存令牌,全都堆在了陈阳的面前。

  眼看生存令牌越来越多,陈阳不禁皱起了眉头。

  最后,生存令牌的数量,竟是达到了三千四百二十六。

  如此数量,他们四个人分了,稳稳的是前四名,铁定能进入缥缈决战。

  可是,这个数量,却是令陈阳一阵头疼。

  “糟糕,忘了叮嘱剑鸟军团,让他们悠着点。现在这么多生存令牌,都被剑鸟抢走,肯定引起了轰动。而且,龙武学院的人,指不定会调查此事。”

  虽然剑鸟军团不是见不得人,但陈阳还并不想暴露自己的这个底牌。

  他想了想,决定把这些生存令牌,都收入纳戒之中。

  然后他和陈怡三人,每个人分上几个令牌,不求排在前几名,只要能够进入缥缈决战,就行了。

  “一人给你们十个令牌,千万别暴露我们抢了三千多令牌的事情。”

  陈阳把令牌交给陈怡三人,郑重叮嘱道。

  ……

  缥缈台。

  众人齐聚,此时九国之人,已经回来了四千三百多。

  按照往届的经验,差不多就这么多人了。

  可是,眼看生存之战的一月之期就要截止,此时统计的令牌数量,只有一千二百多,距离总共发放的四千八百多,足足差了三千六百的数量。

  生存之战,不少人会死于妖兽之口,每届都会出现生存令牌,少于发放总数的情况。

  可往届顶多也就差三四百,这次差了三四千,实在是诡异。

  众人分析了下,此时还缺少的令牌,除了因为遭遇其他妖兽丢失的,令牌应该大多数都是被剑鸟给抢走了。

  可是得到那些令牌的人,还没出现。

  难道那些剑鸟,抢了令牌,仅仅是为了玩,令牌没有落入任何人之手?

  众人皆是认为,这不可能。

  那些剑鸟有组织地行动,绝对有幕后指使。

  此刻缥缈台上众人,都是有些心急了。

  尤其是厄罗国的人,只等着元凶出现,锁定目标,然后就想办法报仇。

  毕竟只有厄罗国的人,死在了剑鸟手中,这让他们非常丢脸。

  面子,一定要找回来。

  此时,大夏王朝人群中。

  百草谷的姚夏、赵阳、李庆都是暗暗庆幸,自己三人虽然在一个洞穴前,遇到剑鸟,但那些剑鸟只是把他们驱逐,并没有追击。

  他们此后一直寻找陈阳,想要击杀,却没找到人。

  现在他们回到缥缈台,虽然没能抢夺太多的令牌,但却应该足以进入前五百。

  因为按照目前的情况来看,缺失三千多令牌,在场只要谁有一块令牌,就能进入缥缈决战。

  三人分析了下,以他们超凡五重的境界,最终登上九国英杰榜,也是有机会。

  原本林豹给他们暗杀陈阳的差事,他们还有些不情愿,没想到这一趟因祸得福。

  只要进入九国英杰榜,便能进入龙武学院,那地方,可比在百草谷好太多了。

  三人此刻心情大好,开始展望未来。

  至于林豹吩咐他们杀陈阳,他们早已把此事抛在脑后。

  这都什么时候了,陈阳还没回来,十有八九是死在妖兽或者其他人手中了。

  在另一边,站着侯涛、侯湘兄妹俩。

  他们在第一轮生存之战中,分别得到八枚令牌,而且幸运的没有遇到剑鸟,进入缥缈决战,已是板上钉钉的事情。

  侯涛望着茫茫森林,沉吟道:“时间就快到了,陈阳还没出来,看样子,他已经死了。”

  侯湘皱了下秀眉,道:“枉我们在妖岭山脉中,找了他一个月,竟然没能亲手杀了他,实在是遗憾。”

  侯涛瞥了眼侯湘,道:“妹妹,他不过是个蝼蚁般的人物,你对他太过看重,这对你并不是好事。”

  侯湘一开始,也认为陈阳是蝼蚁般的人物。

  可是陈阳一次次颠覆她的认知,不知不觉中,在她心里有了很重要的位置。

  如果陈阳真的死了,她不会难过,但却一定会有种怅然若失的感觉。

  摇了摇头,她美眸中闪过一抹复杂的神色,沉声道:“哥哥,你别太小看了陈阳,大夏武征狩猎之时,他就是最后到达,但却夺得第一。这一次,他或许………咦,有人来了。”

  就在这时,只见四道身影,从茫茫森林之中出现,飞向了缥缈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