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 > 第1638章 记恩,也记仇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

  https:///最快更新!无广告!

  “不可思议,七世子竟然是炼丹师,而且能指点天级炼丹师,☆☆☆d☆a☆s☆h☆u☆b☆a☆c☆c”

  “他不会是玄级炼丹师吧?”

  “是不是玄级炼丹师,我不知道,我只知道,他的天赋简直就是妖孽。”

  “如果照这样发展下去,只怕未来连三世子,也比不上他。”

  “太厉害了,他不止武道天赋不凡,丹道造诣也如此高深,人还长得帅,如果可以,我愿意给七世子做小妾。”

  “你就别想了,我听说七世子,连侯湘也看不上,撕毁了婚约。”

  “不是说,是侯湘悔婚吗?”

  “这你也信,你看七世子这天赋和表现,侯湘如果能和他成亲,会舍得悔婚?”

  ……

  等陈阳、梁镜玄、侯玉山进了屋内,全场这爆发出热烈的议论,言辞间,对陈阳十分的推崇。

  一些大家族的年轻女子,更是面露崇敬之色,对陈阳心生爱慕,愿意以身相许。

  听到这些话,侯湘的面色,却是越发难看,气得咬牙切齿。

  “陈阳,就算你再强,你也比不上三世子。我的选择,绝对是正确的。”

  侯湘冷冷地瞥了眼紧闭的房门,快步离开了百草园。

  众人没注意到的是,陈宏懿不知何时,也离开了。

  百草园外,一辆羚牛兽车上,陈宏懿端坐其内,透过门帘缝隙,望向百草园内热闹的场景,他眼中满是怒火。

  此刻他心里十分愤怒。

  尤其是最后时刻,梁镜玄拒绝救治陈柏,简直就是在打他的脸。

  不是梁镜玄打他的脸,而是陈阳。

  “陈阳,真没想到,你竟然是炼丹师。这么说,你的神识力量也应该非常强大。”

  “那日柏儿和你一战,突然遭到神识攻击,难道是你干的?”

  “看样子,我还是低估了你,你的底牌,真是够多的。”

  “如此天赋,如果让你成长起来,未来必然是个心腹大患。”

  “可是陈鳌那个老糊涂的家伙,竟然处处维护着你,令我不能再在大夏对你下手。”

  “你最好是不要走出大夏领土,否则的话,我就算付出再大的代价,也要杀了你。”

  陈宏懿思索片刻,眼中闪过阴冷杀意,对车夫道:“走。”

  羚牛兽车远去,一道人影从百草园门口走出。

  此人,赫然是通来商会的****。

  刚才的一幕幕,他全都亲眼目睹。

  此前他一直以为,陈阳的背后有高人,现在他终于弄明白了,那些垄断市场的丹方,都是陈阳自己的。

  他心里暗暗庆幸,觉得自己之前对陈阳的支持,做得太对了。

  他坚信,只要陈阳不死,未来的成就,必然会很高。

  得到陈阳的赏识,日后就算不能在通来商会中高升,****也相信,自己的未来一片光明。

  不过,前提是,陈阳不死。

  ****望着远去的羚牛兽车,皱眉道:“七世子殿下虽然天赋妖孽,可是为人不知收敛,太过张扬。他得罪了三王爷,必然被其惦记。”

  摇了摇头,****不再多想。

  他只是一个商人,没有能力和三王爷扳手腕,也保护不了陈阳。

  如果陈阳过不了这一劫,那么只能说明,他****没有眼光。

  “七世子殿下,希望你吉人天相吧。”

  ****喃喃一句,上了自己的火翎马车,返回通来商会。

  ……

  百草园,会客厅内。

  梁镜玄和侯玉山提出了很多问题,陈阳一一作出解答,令得两人获益良多。

  尤其和侯玉山,有种茅塞顿开的感觉,认为自己只要再参悟一段时间,也能和梁镜玄一样,晋升天级中阶炼丹师。

  现在,侯玉山知道陈阳有真才实学,心里是更加的敬佩了。

  过了一个多时辰,陈阳感觉说得差不多,道:“今天到此为止,讲多了,你们也领悟不了。”

  梁镜玄和侯玉山恭敬道:“多谢陈大师指教。”

  陈阳笑了笑:“客气了。”

  见他态度友好,和之前所认知的嚣张,完全是两种态度,侯玉山眼珠一转,道:“陈大师,我有一个问题,不知该不该问?”

  陈阳道:“你说吧。”

  侯玉山道:“自从你回到王都,出尽了风头,为人横冲直撞,十分张狂;但你今天给我的印象,却又是谦和友善,十分好相处。而且,我是湘儿的爷爷,你却放下芥蒂,给我传道授业。我觉得,你的性格,有些古怪。”

  “古怪吗?”

  陈阳撇了撇嘴,对侯玉山道:“老侯,人敬我一尺,我敬人一丈。你也没得罪我,而且对我很恭敬,我当然愿意指点你丹道。至于你说我张狂,那是因为别人得罪了我。我这人,记恩,也记仇。”

  听了这个解释,侯玉山仔细想了想,似乎从没听过陈阳仗势欺人。

  撕毁侯湘的婚约,也是被侯湘所逼。

  至于三王爷,那更是咄咄逼人,这才屡次被陈阳反击。

  一个是孙女,一个是未来亲家,侯玉山先入为主,这才一直把陈阳放在了对立面。

  现在接触下来,他却发现,陈阳为人很好。

  他讪笑了下,对陈阳道:“陈大师,湘儿的事情,我知道……”

  陈阳打断道:“老侯,你人不错,但你孙女却差远了。如果你想帮你孙女说情,我劝你还是闭嘴吧。”

  侯玉山面露尴尬之色,自知理亏,也就不再多言。

  “我也是时候离开了。”

  陈阳站起身,朝外走去。

  梁镜玄和侯玉山跟上,落后他一步,表现得十分恭敬。

  百草园内,大部分人都已经离去。

  此刻还留下的,是几名倾慕陈阳的年轻女子。

  见他出来,几名女子都迎了上去。

  不料还没走到面前,一道人影闪过,一把拉住陈阳的手,拖着就往外走。

  众女面露不悦之色,就算你想要赢得陈阳的心,也得公平竞争,哪有这种野蛮的方式。

  定睛一看,发现拉走陈阳的是陈怡,众人这才闭嘴。

  “梁大师,告辞了。”

  侯玉山对梁镜玄拱了拱手,离开了百草园。

  出门之时,他瞥了眼被陈怡拉上车的陈阳,眼中露出遗憾之色,摇了摇头,这才登上自己的火翎马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