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 > 第1630章 过河拆桥

  陈阳坐在一辆火翎马车上,直接回到了阳王府。【传说来看书的妹子都会穿越了】

  从火翎马车下来的,不止是他,还有十三王爷陈重之。

  下车后,陈阳立刻将陈重之带入了房内。

  两人坐下,陈阳恭敬道:“十三皇叔,你先暂时在这里落脚,等风头过了,我便送你出城。”

  陈重之道:“多谢你了,阳儿。”

  陈阳歉疚道:“十三皇叔,如果不是我,你也用不着离开王都,我怎受得起你的谢意。”

  陈重之苦笑道:“是我一时迷失了心智,加入西火教,这才落得如此下场。只是可惜,我一直只和四皇兄接触,并不了解西火教的信息。否则的话,便可帮助父皇,防备西火教了。”

  陈阳道:“加入西火教,并非你心理失衡,而是陈宏懿咄咄逼人。”

  陈重之眼中闪过一抹冷色,沉声道:“只是可惜,我不能亲手报仇。”

  陈阳想了想,从纳戒中取出一门功法来,交给陈重之:“十三皇叔,这门功法,名为《破灭神功》,修炼非常艰辛,练成的成功率不到万分之一。不过,如果练成此功,你要杀陈宏懿,不是难事。”

  这门《破灭神功》是仙魔道典中记载的功法,陈阳早已将其手抄下来,但并没有修炼。

  《破灭神功》虽然厉害,但比《九转星辰诀》差远了。

  当然,在冲武星,《破灭神功》绝对数得上是顶尖功法了。

  陈重之接过《破灭神功》,翻看了下,眼中满是惊喜之色,道:“好厉害的功法,阳儿,你可是送了我一份大礼。”

  看着《破灭神功》,陈重之一阵兴奋,当即便让陈阳给他安排了房间,开始修炼。

  ……

  第二天。

  陈宏懿从皇宫出来,回到王府。

  他坐在书房,沉吟道:“陈重之被处死了,到底是真是假?”

  思索片刻,他摇头道:“算了,陈重之天赋一般,就算没死,以后失去了皇室的资源,他成长更是缓慢,也翻不起什么浪花。”

  “不过,陈阳却是个麻烦,竟然两名超凡五重修者,也不能将他斩杀,他的实力,到底有多强?”

  “而且,他现在的境界,才结丹巅峰。如果任由他发展下去,未来也许会威胁到我儿的地位。”

  “无论如何,一定要找机会,除掉陈阳。”

  正想到这里,陈宏懿却又皱起了眉头。

  刚才进宫面见陈鳌,陈鳌除了告诉他陈重之已经死了之外,还警告他,如果陈阳在大夏被杀,那么一切责任,都由他陈宏懿承担。

  这话已经说得很明白,陈鳌知道陈宏懿在背后捣鬼,上次放他一马,以后就不会再纵容了。

  “看样子,要想杀陈阳,只能等他出了大夏才行。”

  陈宏懿眼中闪过寒光,冷厉凶狠。

  他出了书房,来到陈柏的房间。

  看着躺在床上,双眼紧闭的陈柏,他心里一沉,喃喃道:“神识攻击?到底是谁下的手?”

  ……

  随着时间推移,通来商会的丹药逐步推出,最后除了天级丹药之外,其他品级的丹药,完全形成了垄断,占领了整个王都的丹药市场。

  现在通来商会,光是每日的丹药销售,就可谓是日进斗金。

  其他商会虽然眼红,可却没有丝毫办法。

  甚至其他商会联合起来,邀请了符文公会会长侯玉山,共同破解通来商会的丹药,却依旧是没有半点进展。

  这样下去,王都其他商会,根本失去了生存的空间,通来商会一家独大。

  不过,外部虽然没有威胁,但通来商会内部,却出现了矛盾。

  议事厅内。

  大掌柜关河举,沉声对****道:“****,这丹药生意,无论是材料、炼制、销售等等各个环节,都是我们通来商会在做。我们出工出力,最后得到的收入,却要白白分给别人七成,这一点,我无法接受。”

  “对呀,二老板,这分成太大了,对我们不公平。”

  “二老板,你当时就不应该答应这个条件。”

  对于关河举的观点,其他两人也出言附和。

  ****眼中闪过不悦之色,沉吟道:“那么你们认为,该如何分成?”

  关河举道:“以我之见,那人坐收渔利,顶多分给他半成的收入,已经是对他仁至义尽了。”

  “半成!”

  ****惊呼一声,随即笑道:“哈哈哈,关河举,难道你还没看清楚,我们为何能垄断丹药市场?为何能赚钱吗?”

  关河举沉声道:“当然看清楚了,因为我们炼丹,我们销售,一切的事情都是我们在做。”

  “哼!”

  ****冷哼一声,道:“对,事情是我们在做。但是核心的丹方,却是别人提供,销售的模式,也是别人提出。失去了丹方,你以为我们还能得到什么?”

  关河举冷笑道:“丹方在你的身上,我们想炼丹,难道还有人阻拦不成?我刚才说分给那人半成的收入,已经是开恩了。”

  ****面色一冷:“你这意思,是想过河拆桥,将我们那位合伙人给踢了?”

  “话别说得这么难听。”关河举道:“这一个多月来,丹药收入按照三七分,我们已经分给他至少八万灵石。这个数目可不小,他就算胃口再大,只怕也吃饱了。现在也是时候,让他出局了。”

  “不行。”

  ****一口否决,道:“当初我和他签下协议,我们自然要遵守协议。通来商会虽然精明,但做生意向来是光明正大,什么时候干过这种阴险的事情。若是传出去,我们这个分会,必然成为笑柄。”

  关河举不以为然地笑了笑,道:“****,现在丹方在你的手上,我们只要和那人终止协议,然后你把丹方交出来,我们照常炼制,重新给丹药取个名字,这丹药不就成我们自己研发了的吗?”

  听到这里,****按捺不住,啪的一掌拍在桌上,怒道:“关河举,你未免太过分了。”

  “过分?哼,我这是为了商会的利益。难道要像你一样,白白送给别人七成的收入,才是有情有义?”

  关河举面露愠色,站起身来,冷声道:“另外,我告诉你****,顺安城通来商会分会,我才是老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