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 > 第1628章 潜伏者

  陈阳道:“四王爷是西火教的人伪装,的确有可能。但是,也不能排除,他是自己加入了西火教。另外,大夏皇室,还有没有别的成员加入西火教,也需要调查。”

  闻言,陈鳌陷入了沉思之中。

  陈阳带来的这个消息,的确是太劲爆了,他不得不认真思索,该如何处理。

  西火教和黑火教不同,黑火教虽然凶厉,但与世无争。

  可西火教,显然对权势极为看中,从他们在整个西大陆的部署来看,似乎是想把西火教发展得遍地开花,占据整个西大陆。

  若是大夏皇室被西火教渗透,里应外合的话,大夏的情况会非常糟糕。

  思索片刻,陈鳌看向陈阳,道:“阳儿,你可有妙计?”

  陈阳道:“把所有王爷都召集来,我有办法,可以找出西火教的潜伏者。”

  “好。”

  陈鳌对陈阳是无条件的信任,立刻点头答应,吩咐人去宣召诸位王爷前来面圣。

  不一会,十六名王爷,陆陆续续赶到。

  他们看着坐在上首的陈鳌和站在他身侧的陈阳,心里都不解,今天到底是要干什么?

  过了片刻,三王爷领头,二王爷、四王爷、八王爷、九王爷、十二王爷、十三王爷紧随其后,一起进了夏和宫。

  向陈鳌行礼之后,他们这才落座。

  三王爷见众人都到齐了,对陈鳌道:“父皇,你突然宣召我们,有何事商议?”

  陈鳌神色淡然,道:“让陈阳来说吧。”

  闻言,众人的目光,刷的聚集在陈阳的身上。

  看到陈阳安然无恙,三王爷眼中闪过一抹冷色,随即恢复如常。

  陈阳走出来,对众人道:“诸位,今日将你们召集起来,有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要向大家宣布。”

  停顿了下,他面色一沉,目光扫过全场,冷声道:“在座诸位当中,出了几位西火教的奸细。”

  哗。

  此言一出,全场一片哗然。

  “什么,西火教?我们都是大夏皇室,怎可能是西火教的奸细?”

  “无凭无据,怎可说我们兄弟当中,有西火教教众。”

  “放着大夏皇室不做,干嘛要去当西火教的亡命之徒?”

  众人议论纷纷,大部分都不相信陈阳的话。

  三王爷陈宏懿面露冷色,腾地站起来,沉声道:“陈阳,你说我们当中,有西火教的教众,你有证据吗?”

  陈阳点了点头:“当然有。”

  “那你把证据拿出来看看。”

  陈宏懿道:“不过,话说在前面,如果证据不足,你刚才污蔑我们兄弟,我可要让父皇治你的罪。”

  陈阳笑了笑,没理会陈宏懿,把纳戒中的手机拿了出来。

  录音功能,他屡试不爽。

  之前在火云观的时候,他和邪凌真人的对话,他都录了下来。

  看到他拿了个奇怪的东西,全场都露出不解之色。

  紧接着,当陈阳开机,音乐声响起时,不少人还被吓了一大跳。

  陈宏懿问道:“你这是什么东西?”

  陈阳道:“手机,可以录音,证据就在里面。”

  他的话,陈宏懿等人,都听不懂。

  不过,也用不着他们听懂。

  “大家安静,证据来了。以下你们听到的,是我和西火教伍崇郡香堂的香主邪凌真人的对话。”

  陈阳说完,找到那段录音,按下了播放。

  声音响起,首先出现的是陈阳的声音。

  众人都竖起了耳朵,脸上满是惊讶之色,觉得陈阳所说的“手机”,简直太神奇了。

  “你是四王爷的人?!”

  突然,录音里响起邪凌真人这样一句话。

  众人面色一变,目光都朝着四王爷看了过去。

  四王爷长得很胖,超凡六重的境界,平日里看起来笑嘻嘻的,是三王爷的忠实拥趸。

  “不,我不是西火教的人。”

  见众人看过来,四王爷连忙摆手解释。

  众人面露思索之色,都觉得,四王爷是西火教教众的可能性非常小。

  可是,录音证据摆在那里,众人不得不信。

  没等众人反应过来,四王爷突然转身,嗖地飞出了夏和宫。

  如果先前众人只是觉得可疑,那么此刻四王爷逃跑的举动,无疑是坐实了他是西火教教众的事情。

  “拿下他!”

  陈鳌一声令下,在场十几位王爷,瞬间出手。

  陈宏懿达到紫府境,实力最强。

  他瞬间冲出宫殿,一拳攻上去,便把四王爷砸落地面,发出砰轰一声巨响。

  所有人都冲了出来,将陈昌平团团包围。

  陈阳把手机收起,大喊道:“大家小心,还有其他人是西火教教众,不要被偷袭了。”

  他话音刚落,只见十三王爷,身形一动,便朝空中飞去。

  不过,他刚刚一动,陈鳌轰然出手,将他拦住,一掌击退,落在了四王爷陈昌平的旁边。

  在没有确认对方身份之前,陈鳌并没有下狠手,所以十三王爷只是受了点轻伤。

  陈昌平艰难地从地上站起,口中涌出鲜血,目光环视四周之人,面色十分凝重。

  旁边十三王爷双拳紧握,真气跃动,显然做好了决战的心理准备。

  “十三王爷,没想到,你竟然是西火教的人。”

  陈阳看向十三王爷,笑道。

  十三王爷愣了下,皱眉道:“陈阳,你什么意思?我加入西火教,你不是早就知道了吗?”

  陈阳指了指重伤的陈昌平,道;“他是西火教的人,这我知道。不过,我刚才说有‘几’个人,只是诈一下而已。却不料你沉不住气,被我给诈了出来。”

  “你……”

  十三王爷气得咬牙切齿,没料到自己的身份,竟然这样就暴露了。

  其他王爷瞥了眼陈阳,也不禁露出赞赏之色。

  陈阳的计策虽然简单,但效果却极好。

  陈鳌走了过来,目光看向四王爷和十三王爷,沉声道:“你们到底是西火教的人伪装,还是昌平和重之本人?”

  “父皇。”

  四王爷大喊一声,眼中满是恭敬之色,道:“我虽然加入西火教,但我也是你的儿子,还请你放我一马。”

  看着浑身鲜血淋漓的四王爷,陈鳌心生不忍。

  可就在众人松懈时,四王爷身形一动,猛然出手,朝着距离他最近的六王爷攻了上去,一脸凶厉地嘶吼道:“我就算死,也要拉个垫背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