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 > 第1626章 修罗仙子

  杨悦面露回忆之色,对陈阳道:“我刚刚被抓进地下密室的时候,听到那些盗匪交流,这才知道,原来他们叫做西火教。小说那些西火教教众对我实施虐待,并且灌输西火教的理念,想让我加入他们。”

  “原本他们对我的虐待是肆无忌惮,但第二天出现了一位姑娘,阻止了他们虐待的行为,并且医治了我的伤势。从西火教教众对那位姑娘的态度来看,那些教众都对她十分尊敬,而且害怕。”

  “就连被他们称为香主的‘卫郡守’,也对那位姑娘恭敬有加,言听计从,不敢有丝毫怠慢。”

  “我被抓的第三天,那些西火教教众又来了,我本以为自己要遭到虐待,但却不料,他们不敢再伤害我。”

  “之后,那名姑娘再也没有出现过,我从那些西火教教众的交谈中,这才得知,那位姑娘勒令他们,不得伤害我们。”

  “不过,西火教的教众,并没有停止对我们的游说,想让我们加入西火教,和他们一起行事。”

  “后来,官兵就把我们救了。”

  听到这里,陈阳明白过来,杨悦所说的那个姑娘,就是一切的关键点,此人在西火教中的地位,肯定非常高。

  他向杨悦问道:“你说的那位姑娘,她叫什么名字?”

  杨悦摇了摇头:“我不知道她叫什么名字,我只听到‘卫郡守’称呼她‘修罗仙子’。”

  “修罗仙子?!”

  陈阳嘟哝了句,觉得这个称呼有些古怪。

  修罗是恶魔,为何能称为仙子?

  想必,这应该是西火教中,一个特有的称呼。

  他接着向杨悦问道:“那个姑娘长什么样,多大年龄,身材、身高等等信息,你可还记得?”

  杨悦道:“她戴着面纱,看不见模样。年龄的话,我听她的声音,判断她应该还不到二十岁。身高、身材这些,当时我太紧张,没注意。”

  这答案,也就知道了大概年龄,几乎没用。

  “想要凭这些信息查出此人的身份,只怕是不可能。”

  陈阳摇了摇头,又问了些问题,见没有什么有用的信息,他让人把被解救的女子都带了出去。

  吴大有上前道:“陈巡使,你说西火教到底是个什么教派?那修罗仙子应该是西火教的高层,她为何要帮这些女孩?”

  陈阳沉吟道:“或许那修罗仙子还有良知,所以才会出手相助吧?至于西火教,从他们的行事风格,以及邪凌真人修炼的功法来看,他们显然不是善类。不过奇怪的是,西火教就算是要收教众,为何只收女人?”

  这一点,陈阳已经问过西火教的胡世军,但胡世军也不知道为什么,说是邪凌真人安排收女弟子,他们只是照做。

  接下来的两天,陈阳把西火教的事情,进行了善后处理,然后将一些相关资料搜集整理,便打算返回王都。

  临走之时,吴大有等伍崇郡的官员,都来相送,一直把他送出了城。

  见陈阳一个人远去,伍崇郡众官员眼中,都是敬重之色。

  “邪凌真人化为阴傀,境界达到凡五重,他竟然也能击败。你们说,这陈巡使怎会如此厉害?”

  “他才结丹巅峰,就有如此实力,想必以后,必然会受到皇上的重用。”

  “不过陈巡使横空出世,以前怎么没听说过他的消息?”

  “这样的天才,必然是一鸣惊人,等你收到消息的时候,他已经成名了。”

  众人议论纷纷,吴大有却是讪笑了下,转身朝着伍钟城返回而去。

  他取出一张官方信件,瞅了眼,讪笑道:“这消息,未免也来得太迟了,七世子殿下,居然是大夏武征第一名。不过,你们王都的人却不知,七世子殿下的实力,可不止能对付凡四重。”

  ……

  陈阳一路返回王都,没有再遇到危险。

  进入王都之后,他哪也没去,直奔皇宫。

  御林军见他驾驭火翎马,飞驰而来,并未拦截,而是让他骑马进入了皇宫。

  他驱使火翎马,直奔夏和宫。

  进宫之后,正巧陈鳌在。

  见他出现,陈鳌目光一亮,面露欣喜之色,起身道:“阳儿,你回来了。”

  “皇爷爷。”

  陈阳打了声招呼,在陈鳌身前坐下,先自顾自地喝了口茶,这才开口道:“伍崇郡的事情,已经处理了,不过其中有些奇怪的地方,我需要单独向你汇报。”

  陈鳌眉毛一挑,喝令宫中之人退下后,对陈阳道:“怎么回事?”

  陈阳道:“先,我遇袭的事情,想必皇爷爷你已经知道了吧?”

  陈鳌点头道:“我派去送你的马车夫,独自跑回来,向我汇报,说是你们遭到了厄罗国刺客的伏击。随后我立即派人前去找你,却得到消息,你已经安全抵达了伍崇郡。”

  “我听马车夫说,那两名刺客都是凡五重,你是怎么脱身的?”

  说到这里,陈鳌一脸疑惑地看向陈阳。

  在大夏武征的最终决战时,他已经见识过陈阳的战力。

  虽然很强,但要对付两名凡五重,还是差了一些。

  陈阳道:“皇爷爷,我自有保命的手段,暂时保密。至于那两个刺杀我的人,并非厄罗国刺客。”

  “不是厄罗国刺客?”

  陈鳌面露意外之色,他本以为是厄罗国得到消息,想要把陈阳这个天才,扼杀在成长初期。

  却不料,陈阳却说,那两名刺客不是厄罗国的人。

  既然如此,陈阳刚到大夏不久,也没和谁结仇,想要杀他的人,会是谁呢?

  是他!

  陈鳌心头咯噔一条,眼中闪过一抹精芒,沉声对陈阳道:“行了,阳儿,此事不用多提,我会处理的。”

  “那就交给皇爷爷了。”

  陈阳点了点头,没再追究,接着道:“现在,我们说第二件事。此次伍崇郡作乱的盗匪,并非普通人,而是西火教。”

  “什么,西火教!?”

  陈鳌惊呼一声,随即面露郑重之色。

  显然,西火教即使对他这个大夏君王来说,也是非常棘棘手的存在。

  陈阳的话,引起了他的重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