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 > 第1625章 事有蹊跷

  

  听到陈阳的吩咐,吴大有立刻抓了个人过来。

  他低声给陈阳介绍道:“此人名叫胡世军,是一名超凡一重修者,在西火教伍崇郡香堂中,还是颇有几分地位,是邪凌真人的左膀右臂。除了邪凌真人之外,这帮人干了些什么事情,他应该是最清楚的人。”

  陈阳点了点头,看向被特制铁链绑缚起来的胡世军,沉声问道:“胡世军,你们掳走的那些女人,现在都在哪里?”

  胡世军已经投降,为了活命,他哪里敢得罪眼前的巡察使大人。

  他连忙回答道:“启禀陈巡使,我们掳走的女人,都在郡守府的地下密室里。”

  陈阳面露意外之色,自己天天和邪凌在郡守府商议事情,却不料人就被藏在地下。

  这邪凌真人,胆子也真是够大的。

  “走,回去!”

  陈阳一声令下,朝着伍钟城赶回去。

  回城途中,伍崇郡联军清点了下西火教被俘获的人马,有一千一百多人。

  如此多人,伍钟城的牢房肯定是装不下,于是吴大有让其他六城带走了一部分人。

  剩下一百多名西火教中较为核心的成员,则都是押解回伍钟城关了起来。

  然后陈阳和吴大有,带人前往郡守府。

  看到陈阳和吴大有,气势汹汹地进了郡守府,卫鹰的家眷全都一脸茫然,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陈阳令人搜查整个郡守府,寻找地下密室的入口,然后,他把卫鹰是邪凌真人伪装的事情,告诉了卫鹰的家眷。

  知道真相之后,卫鹰的夫人、十二个小妾、儿子、女儿等人,全都大惊失色。

  想到同床共枕、朝夕相处的人,竟然不是自己的亲人,他们简直感觉万分的恶心。

  陈阳利用在地球学的心理知识,对他们进行了开导,他们这才好受了些。

  “启禀陈巡使,我们找到入口了,不过……”

  这时,一名城卫军士兵,前来报告。

  陈阳问道:“不过什么?”

  那士兵道:“不过密室有阵法守护,我们打不开门。”

  “走,带我去看看。”

  陈阳让士兵带路,到了郡守府花园的一个水池旁。

  此刻水池已经被抽干了水,露出池底。

  只见底部有个两米宽的洞口,有延伸往下的阶梯。

  士兵点燃了火把,领着陈阳和吴大有,沿着阶梯朝下走去。

  走了二十多米,前方一道石门,拦住了去路。

  只见石门上,篆刻着符文,的确是有个阵法守护。

  不过,这阵法很低端,也就相当于门锁,就算是暴力破阵也可以。

  当然,暴力破阵,陈阳没必要那样做。

  他很轻松就找到了阵眼所在,触发阵法,石门轰隆一声打开。

  本是很简单的事情,但在外行眼里,却是惊为天人,把吴大有和其他士兵都看得目瞪口呆。

  “走吧。”

  陈阳招呼一声,迈步走进了石门中。

  地下密室,出乎意料的大。

  这里还留了几十个西火教的教众看守,伍崇郡城卫军一拥而入,很快就把他们全部斩杀、捉拿。

  士兵大规模进入地下密室,进来搜查之后,把所有被掳走的女孩全都找到。

  通过清点,一个女孩也没少,而且全部都活着,并且没有受到伤害。

  吴大有和士兵们,都是大喜。

  轰动一时的案件,如今终于有了结果,失踪的女孩子们,也总算是能和家人团聚了。

  不过,陈阳见被抓女子毫发无伤,却不禁感到古怪。

  西火教显然不是什么名门正派,而是在暗中活动的邪教。

  邪教把年轻女子抓来,却什么都不做,那他们的目的是什么?

  出了地下密室,陈阳对吴大有道:“带几个精神状况比较好的女子过来,这件事有些蹊跷,我得问问才行。”

  很快,吴大有就带了十几名女子过来。

  她们得知是陈巡使救了她们,都感激不尽,非常愿意配合调查询问。

  陈阳开门见山道:“诸位,你们一个个来,把自己从被抓进地下密室之后,发生的所有事情,一字不漏的告诉我。”

  一名身着粗布麻衣的女孩站出来,道:“我先来。我叫刘翠,是丘葵镇的人,我被盗匪抓到地下密室之后,除了食物供给较少之外,他们并没有侵犯,也没有伤害我。”

  “我叫吴婕,我是和罗媛一起被抓的,……”

  “我是白杨村的魏芳……”

  在场女子,一一叙述,经历也都差不多。

  她们的答复,不禁让陈阳感到古怪。

  到了第八个人时,陈阳打断道:“先停一下,你们当中,有没有谁是最早被掳走的?”

  “我是第一个被抓入地下密室的。”

  一名身材消瘦,面容还算姣好的女孩,小心翼翼地举了举手。

  陈阳目光一亮,既然此女是第一个被抓,想必知道的事情,应该比别人更多。

  他对女孩道:“你叫什么名字?”

  女孩怯懦道:“我叫杨悦。”

  “杨悦,你不要紧张。”

  陈阳安抚了句,道:“我只是想问问,你在地下密室期间,有没有发生什么奇怪的事情?那些恶徒,为何没有伤害你们?”

  杨悦打了个寒颤,眼中露出恐惧之色,眉头紧皱,道:“那些恶徒,伤害过我。”

  说着,杨悦把衣袖拉起来,只见她手臂上有一道深深的疤痕,已经痊愈。

  她接着道:“这个疤痕,是我刚刚被抓来时,其中一名恶徒用铁鞭在我身上留下来的。”

  陈阳不解道:“咦,为何你的伤,恢复得这么快?”

  杨悦道:“当时伤势很重,深可见骨,全靠一位姑娘救治,我这才能恢复。”

  陈阳疑惑道:“姑娘?和你一起被抓的姑娘?”

  “不是的。”杨悦摇了摇头,道:“那个姑娘,是和盗匪一伙的。”

  听到这里,陈阳不懂了。

  既然姑娘和盗匪是一伙,为什么盗匪打伤了杨悦,那姑娘却要医治她?

  那么后来被抓的女孩,没有再受到伤害,难道和救治杨悦的姑娘有关系?

  陈阳越发觉得事情蹊跷,对杨悦道:“你把你所知道的一切,从头到尾,给我讲一遍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