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 > 第1620章 被困火云观

  点齐兵马之后,陈阳、卫鹰、吴大有率队,朝着云火观赶去。

  根据之前的信息,盗匪中有一名超凡三重,两名超凡二重。

  而城卫军这边,只有吴大有是超凡三重,卫鹰是超凡一重,其他的人,都是结丹境。

  在顶端战力上,城卫军这边,明显略逊一筹。

  不过,数千人的战斗,两三名超凡境,是无法左右战局的。

  而且伍钟城的城卫军,总共有四千人。

  按照卫鹰的估算,数量是盗匪的两倍。

  正面作战的话,城卫军的胜算更大。

  眼看距离云火观越来越近,卫鹰对陈阳道:“陈巡使,待会若是开战,局势复杂,危机重重,我建议你,还是留在后军,避免和盗匪交锋。”

  陈阳摆了摆手:“无妨,真打起来,你们不用管我。”

  “陈巡使,那些盗匪都是嗜血之徒,十分凶悍,若是打起来,我们只怕是照顾不了你。”

  吴大有也出言相劝,如果陈阳只是个普通士兵,他自然不会在意,但陈阳不止是巡察使,还是世子,若是被杀,那可是个大麻烦。

  陈阳笑道:“怎么,你们不相信我的实力?”

  吴大有无奈道:“陈巡使,以你的实力,如果遇上普通盗匪,倒是没问题。万一对方超凡境来攻击你,那可就危险了。”

  “行了,走吧,我不会有事的。”

  陈阳一脸无所谓的表情,驱使火翎马,朝前奔跑而去。

  吴大有还想劝,卫鹰拉住他,一脸无奈地劝道:“算了,吴郡尉,待会我跟着陈巡使,应该不会有什么大碍。”

  犹豫了下,吴大有点头道:“也只有这样了。”

  进入密林中,一片幽暗,火云观就在前方不远处,占地面积很大,想来这里曾今也是个香火鼎盛的道观。

  道观上空还缭绕着一缕炊烟,道观外全是密密麻麻的脚印,从脚印的朝向来看,人应该都在道观内。

  不过,道观静悄悄的,听不到半点声音,给人危险的预感。

  卫鹰面露警惕之色,沉吟道:“小心点,可能有埋伏。”

  整个城卫军,都打起了十二分精神,握紧手中武器,亦步亦趋朝着道观靠近过去。

  到了火云观外,吴大有朝着两边打了个手势,城卫军兵分两路包抄,把火云观包围了起来。

  “杀!”

  “杀!”

  “杀啊!”

  喊杀声响起,但却不是城卫军发出。

  就在吴大有要下令的瞬间,突然身后密林之中,传来轰隆隆的脚步声。

  一名名身材强壮,面容剽悍的匪徒,从林中冲出来。

  喊杀声,正是他们发出。

  城卫军想着包围别人,却不料反被包围。

  “不好,中埋伏,消息又泄露了。”

  卫鹰惊呼一声,眼睛在众人身上扫过,似乎在搜索,到底是谁泄露了消息。

  可是,众人满脸惊讶,似乎都没料到如此局面。

  “挡住盗匪!”

  吴大有大喊一声,城卫军立刻冲上去,和盗匪交战在一起,打得十分激烈。

  “陈巡使,我们速速退入火云观中。”

  吴大有一把扯住陈阳火翎马的辔头,不由分说,拉着就朝火云观跑去。

  “吴郡尉,不行,我们应该一起迎战!”

  陈阳大喊着,却被吴大有拉扯着,进入了道观。

  两人刚刚下了火翎马,卫鹰紧随其后冲了进来,一跃下来,对陈阳拱手道:“陈巡使,你身份尊贵,岂能冒险。你暂时留在火云观,居中调令,我们出去迎战盗匪。”

  “卫郡守,你保护陈巡使,我去指挥作战。”

  吴大有叮嘱一句,不等回答,已是驱使座下火翎马,冲出了火云观。

  他出门之时,火翎马奔跑的劲风,把火云观大门给吹得合了起来。

  陈阳和卫鹰失去了视野,只能听到外面吵闹的喊杀声,以及兵器撞击的声音。

  “不行,卫郡守,士兵正在作战,我岂能坐视不理。”

  陈阳一副义愤填膺的模样,迈步就朝外走去。

  卫鹰拦住他,躬身道:“还请陈巡使冷静,你若是出去,将士们为了保护你,必然受到掣肘。”

  “这……”

  陈阳犹豫了下,面露愤恨之色,道:“真没想到,那内奸如此可恶,我们一大早就行动,消息竟然也能传出去。”

  他话锋一转,问道:“对了,卫郡守,盗匪在火云观的消息,是谁传来的?”

  卫鹰道:“今日辰时,我收到一封信,说是盗匪在火云观。”

  陈阳点了点头,朝着紧闭的大门看去。

  大门破烂,透过上面的洞口,能看到外面的战斗,正打得十分激烈。

  他叹道:“也不知今日之战,能否取胜。”

  卫鹰道:“有吴郡尉指挥作战,我们人数也占优势,想必要脱身,还是可以的。不过击溃盗匪,只怕是难了。”

  陈阳摇了摇头,目光转向火云观破败的宫殿,道:“既然不能参与作战,那我们进去看看,说不定能找到有关盗匪的线索。”

  说着,他迈步进了殿内。

  殿内的雕塑早已没有了脑袋,身子也是倒塌在地上,香案只剩三条腿,颤颤巍巍。

  整个殿内,满是灰尘,到处都有人类生活的痕迹。

  不过那帮盗匪,只是暂时在这里驻扎过,显然没将这里打理,依旧是脏乱一片。

  陈阳扫了眼那只剩身子的雕像,见其身着黑袍,左胸处有个火焰印记。

  那印记,也是四束火苗。

  “咦,这印记,怎么有些眼熟。”

  陈阳蹲下神来,挥出一道掌风,将雕像胸口的灰尘吹散,露出了火焰印记,只见印记漆黑如墨,比雕像身上黑袍的颜色还深。

  卫鹰惊疑道:“咦,这个印记,和廖邦云画的,好像一样。”

  陈阳眉毛一挑,问道:“卫郡守,这火云观当年有多少人?又是为何破败的?”

  卫鹰道:“火云观当年巅峰之时,教众数千,香火鼎盛。不过他们的行为有些邪异,出现了活人祭祀等活动。于是我便勒令其停止聚众焚香,将教众驱散。火云观的几个主谋,也全部抓捕斩首。后来火云观无人管理,渐渐也就破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