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 > 第1616章 到达伍钟城

  砰轰。

  苍穹之怒箭矢,轰击在其中一名黑衣人的身上。

  强大的能量,瞬间爆开,将方圆十几米都笼罩了进去,形成了一个可怕的能量场。

  那名黑衣人,直接被碾碎,整个人都消失不见,完全化为了碎屑。

  距离他只有半米距离的另一名黑衣人,在强大的能量冲击下,也身受重伤,浑身骨骼断裂,震得飞出去,跌落地面。

  他躺在地上,口中哇哇地吐着鲜血,眼神中满是惊骇、畏惧之色。

  即使是天器,也不可能有这么强大的威能。

  刚才那把弓箭,到底是什么东西?

  眼看自己计划成功,陈阳暗暗松了口气。

  刚才如果差了毫厘,那么死的人,就是他了。

  他把苍穹之怒收起,走到那名活着的黑衣人身旁,俯视着对方。

  刚才的能量冲击,已经把黑衣人面巾毁去,他整张脸都血肉模糊,看不出他原来的样貌。

  那黑衣人仰视着陈阳,眼神充满畏惧,一边呕血,一边道:“你……你怎么会这么强?刚才那把弓箭,是什么东西?”

  “你没必要知道。”陈阳冷声道:“陈宏懿以为派两个超凡五重来,就能把我刺杀,也真是异想天开。”

  那黑衣人没有吭声,陈阳接着道:“如果你想活命,也可以,不过,你要帮我指证陈宏懿。”

  活命,谁不想呢?

  可是,活得了吗?

  那黑衣人脸上露出惨笑:“任务失败,我不能活命。如果我活着,我幕后的老板,就会杀了我的妻儿。所以,我唯有一死。”

  陈阳道:“我可以把你藏起来,不让陈宏懿知道你还活着。等指证陈宏懿之后,让他交出你的妻儿。”

  “我必须死。”

  那黑衣人嘴巴动了下,嘴角溢出黑色的血液,眼神渐渐失去光彩。

  原来他的嘴里,早就准备了毒囊,此刻咬破,立刻结束了自己的性命。

  见他死去,陈阳摇了摇头,暗道:“看样子,陈宏懿的手段,不是一般的厉害。这超凡五重,应该是他养的死士。不过这样的死士,他应该也不多。现在死了两个,也够他肉痛的了。”

  “他始终这样惦记着我的性命,终究不是办法。可他本身是紫府境,权利也极大,我现在和他斗,却是还差了点。当务之急,尽快提升境界,才是正事。”

  瞥了眼战场,陈阳不再理会,腾空而起,朝着伍崇郡的方向飞去。

  伍崇郡的郡治是伍钟城。

  伍钟城内,有五个巨大的铜钟,分别在四角城墙和城中央的钟楼。

  这五个钟,声音不同,分别传递不同的信号。

  最近这些日子,东北角的钟声总是响起,这是有盗匪出没的警告。

  正因此,伍钟城内的居民,很是不安。

  大部分人,在盗匪被剿灭之前,也都不敢出城。

  不过,城外还有不少乡镇,没有城墙的防卫,他们却是遭殃。

  如今已有六个乡镇,被盗匪洗劫。

  这股盗匪很奇怪,并不肆意杀人,只是抢夺财物和女人。

  当然,他们只抢夺年轻女子,老幼除外。

  陈阳进了伍钟城,打听了城卫军所在,他便直奔而去。

  城卫军军营前,两名士兵虽只有筑基的境界,但精神面貌很好,站得笔直,坚守岗哨。

  陈阳递上巡察使令牌,自报身份道:“我是王都来的巡察使,想要见你们郡尉,请通报一下。”

  那士兵也不认得令牌真假,看了眼后,只得进了军营,去找郡尉。

  不一会,一名身材健硕的黑脸壮汉,从军营里走了出来。

  他身后跟着几名士兵,虽然境界不高,只是开光境,但队列整齐,气势不凡,和紫龙军相比,也不逊色。

  看得出来,这郡尉是练兵的好手。

  他走到军营门口,四处看了眼,喊道:“不是说巡察使来了吗?人呢?”

  通报的士兵,忙走上前,指了指陈阳,道:“吴郡尉,他就是巡察使大人。”

  郡尉看向陈阳,顿时就愣住了。

  他和郡守,早就接到了消息,说是皇上会派巡察使来,督办盗匪之事。

  可这巡察使是王都来的官员,怎么也应该有支队伍才对,这就一个人,一点不靠谱呀。

  而且这巡察使才结丹巅峰,年龄也顶多二十出头,越看越不靠谱。

  郡尉上前拱了拱手,朗声道:“这位小兄弟,你就是巡察使?”

  “怎么,不像?”

  陈阳笑了笑,把手中的令牌和文书递上去。

  郡尉带着怀疑的态度,看过之后,发现对方身份是真的,他不禁皱了下眉头。

  王都派人来督办,就来个结丹巅峰的小年轻?

  这人有什么本事,督倒是行,办事的话,只怕不怎么样?

  郡尉打量着陈阳,心里已经给陈阳打上了无能的标签。

  不过,对方毕竟是上级来的特派员,他也没有怠慢,将文书和令牌还给陈阳后,拱手道:“伍崇郡郡尉吴大有,拜见陈巡使。”

  “不用多礼了。”

  陈阳摆了摆手,对吴大有道:“吴兄,你带我去见见郡守,我了解一下情况。”

  “是。”

  吴大有做了个请的手势,带着陈阳,前往郡守府。

  “陈巡使,你如此年轻,就担任巡察使,当真是厉害,不知你是师出何门?”

  一边走,吴大有一边问道,想要探探陈阳的底细。

  陈阳知道吴大有所想,笑了笑,道:“当今大夏君王,是我皇爷爷。”

  听到这话,吴大有心生鄙夷,暗道:“怪不得他这么年轻,就能当巡察使,原来是皇室的人。看样子,他只是来走一趟,便会离开。”

  吴大有本以为,王都会来一位有实力、有才华的人,谁知道来了个皇三代。

  当然,皇三代中,也有出色的。

  如果是三世子、四世子来,或许情况就不一样了。

  伍崇郡距离王都也就几千里,王都的消息,他们也都知道。

  不过最近整个伍崇郡,都忙着盗匪案,谁也没关注前段时间的大夏武征。

  不然的话,吴大有看到文书上陈阳的名字,肯定是肃然起敬。

  当然,这些对陈阳来说,都不重要。

  他到这来,只是要解决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