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 > 第1612章 神不知鬼不觉

  陈鳌瞥了眼还没回过神来的杨书仪三人,然后看向陈宏懿、陈柏、陈阳、陈怡,沉声道:“谁先说,怎么回事?”

  陈柏低着头,不敢吭声。

  陈宏懿并不了解事情的具体经过,自然也无从说起。

  至于陈阳,也是身处局中,不便多言。

  最后,陈鳌的目光,落在了陈怡的身上。

  陈怡主动开口道:“启禀父皇,事情是这样的。”

  接着,她把事情前因后果,毫无隐瞒地给陈鳌说了一遍。

  当然,她避重就轻,有意袒护陈阳。

  这一点,陈鳌自然听了出来,但并没有拆穿。

  等她讲完,陈鳌面色一冷,看向陈柏,沉声道:“刚才你皇姑说的话,可有其事?”

  陈柏吓得一哆嗦,连忙道:“皇爷爷,钟勇豪滥用职权,想要杀这三人,我是救她们,至于牢房中发生的事情,我……”

  啪。

  没等陈柏把话讲完,陈宏懿一耳光抽在了他的脸上,喝道:“你简直是丢尽了皇家的脸,竟然还敢辩驳。”

  陈柏愣了下,低下头道:“父王、皇爷爷,我错了。”

  陈宏懿冷哼一声:“哼,见色心起,还好没侮辱了别人。我罚你三个月不准出家门,每天在家闭关修炼。你给我好好悔悟,若是还有下次,我定然不会轻饶了你。”

  陈柏的错误,就这么被陈宏懿抹了过去。

  的确,陈柏没杀人放火,就算是强`奸,那也是未遂,这个处罚,的确还说得过去。

  处罚了陈柏,陈宏懿话锋一转,对陈鳌道:“父皇,柏儿固然有错。陈阳闯入紫龙军救人,也情有可原,可是他杀了两名紫龙军将领,又对柏儿穷追不舍,想要击杀柏儿,此子戾气实在太重,还请父皇定夺。”

  有陈鳌在场,陈阳的罪,自然轮不到陈宏懿来定。

  不过,他可以把陈阳的罪状数出来。

  对于陈阳的凶戾,陈鳌也是有些意外,他瞥了眼杨书仪三人,心知这三人,肯定和陈阳关系匪浅,否则的话,陈阳也不会如此愤怒。

  沉默了下,他暗暗叹息一声,虽然他无心责怪陈阳,但毕竟一碗水要端平,不能只斥责陈柏,而放过陈阳。

  他望了眼远处的紫龙军,对陈阳道:“阳儿,你杀害紫龙军将领,的确是有些过分了。”

  陈阳面色不变,道:“皇爷爷,紫龙军当中,有人滥用职权、助纣为虐、贪赃枉法,刚才我若是慢了半分,不杀钟勇豪的话,只怕我的两位女性朋友,已经被陈柏给玷污了。”

  陈宏懿冷声道:“陈阳,就算那些人有错,也应该由紫龙军自行处理,哪里轮得到你来杀人。更何况,你明明可以将他们打伤,却为何要杀人?”

  陈阳冷笑一声,道:“三皇叔,紫龙军治下不严,帮陈柏掳掠女人,这件事,你也脱不了干系。”

  他掉转矛头,攻击陈宏懿。

  陈宏懿面露愠色,便要反驳,陈鳌开口道:“行了,你们还想把事情闹得多大?”

  众人闭嘴,陈鳌接着道:“此事你们都有错,罚柏儿到炼心堂悔过十日,出来之后,禁足半年,不得外出。”

  闻言,陈柏面色刷的就白了。

  禁足半年还好说,可那炼心堂,是皇室处罚罪人之地,是一座幻阵,身处其中,每日都要受到精神煎熬,十分痛苦。

  陈柏还想求情,陈宏懿瞪了他一眼,他赶紧领命:“是,皇爷爷。”

  陈鳌看向陈宏懿,接着道:“老三,你紫龙军内部大有问题,我勒令你即刻整改。若是再发生今天这种事,你紫龙军都指挥使的职务,我不介意交给别人去做。

  陈宏懿恭敬道:“是,父皇。”

  最后,陈鳌的目光,落在陈阳的身上,道:“阳儿,你为了救人,闯入紫龙军营,情有可原。不过,你戾气太重,需要修身养性才行。把你交给其他人,我不放心,你就跟在我身边几日,由我亲自训导。”

  听起来像是处罚,但谁都看出,陈鳌是偏袒陈阳。

  陈宏懿和陈柏心里不服,但陈鳌已经做出了决定,没有人敢去质疑。

  陈鳌道:“各自退下吧,阳儿,你先把自己的朋友安顿,然后到皇宫见我。”

  “是,皇爷爷。”

  陈阳应了声,给陈怡和杨书仪三人使了个眼色,告退朝紫龙军营外走去。

  临走的时候,他瞥了眼陈柏。

  阴冷的眼神,令陈柏不由打了个寒战。

  他感觉到了陈阳眼神中的杀意,显然是不打算放过自己。

  可是,陈阳要怎么做?

  虽然陈阳最近一直没修炼,但是一般没修炼神识的超凡三重,无法抵抗他的神识扰乱。

  要杀陈柏,他能做到神不知鬼不觉。

  眼看陈阳走出十几米,陈柏突然发觉神识中出现了外来的神识体,比他的神识更加强大。

  他还没反应过来,识海就被搅乱,失去了自主意识,眼神变得一片空白。

  他身子一歪,便朝地下倒去。

  正打算离开的陈宏懿,赶紧把他扶住,皱眉道:“柏儿,怎么了?”

  陈鳌也停下脚步,目光看向陈柏。

  “柏儿,柏儿……”

  他们一直呼唤陈柏,却没有任何的反应。

  陈宏懿赶紧检查陈宏懿的身体,发现一切正常,可就是没有意识。

  他和陈鳌,都没有联想到,这是神识攻击。

  因为在场,没有符文师。

  更何况,整个大夏王朝,虽然有修炼神识的符文师,但却并没有谁掌握了神识攻击的手段,他们自然联想不到这里来。

  这时,陈阳已经走远了,头也没有回,嘴角勾起一抹冷笑。

  他下定决心杀陈柏,就一定做到。

  “陈阳,怎么回事,陈柏怎么突然倒了?”

  陈怡回头望了眼,向陈阳问道。

  她看到陈阳嘴角的淡笑,总觉得有些古怪,但又想不出来哪里古怪。

  陈阳转头对陈怡笑了笑,道:“或许,陈柏坏事干多了,老天爷看不下去,把他的灵魂给收走了。”

  陈怡摇了摇头,一脸不相信的表情。

  不过她看着陈阳的笑容,总觉得,陈阳知道真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