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 > 第1608章 用剑说话

  眼看陈阳出手,所有人都大吃一惊,没想到他在紫龙军中,居然如此肆无忌惮。

  就连陈怡,也面色一变。

  紫龙军中,卧虎藏龙不说,关键是对紫龙军动手,这是挑衅整个紫龙军,挑衅三王爷的威严。

  此剑一出,陈阳就再也没有回头的余地。

  就算是陈鳌护着他,若是理论起来,他也必将受到责罚。

  “陈阳,不可动手!”

  陈怡连忙劝阻道。

  可是,陈**本没听她的,攻势不减,一剑朝着钟勇豪斩去。

  钟勇豪虽是超凡二重,但他只是普通的超凡二重,实力和同阶的陈怡、侯湘比起来,也差了一大截,更不可能是陈阳的对手。

  眼看陈阳一剑斩来,他面露惊慌之色,仓促之中,连忙拔剑抵挡。

  刷。

  剑芒闪过,黑光剑上刚硬符文触发,加上陈阳强大的星能、真气,这一剑,竟是直接把钟勇豪的剑斩成了两段。

  两截断剑,脱手飞出,在空中旋转。

  紧接着,噗嗤一声,剑刃扫过钟勇豪的手腕。

  鲜血飞溅,他的手掌飞起,掉落地面。

  “唔!”

  他发出一声闷哼,眼中满是畏惧之色。

  陈阳抬手,黑光剑架在了钟勇豪的脖子上,冷厉的刀锋,在他脖子上留下了一道血痕,只要陈阳稍稍一用力,他就会身首异处。

  一切发生得太快,局面骤变。

  顿时,紫龙军第三军团,一片紧张气氛,所有士兵都刷刷刷地拔剑,把陈阳团团包围了起来,都一脸紧张地看着他。

  陈阳面色不变,仿佛没看到数百士兵的虎视眈眈,眼睛盯着钟勇豪,沉声道:“立刻带我去找人。”

  钟勇豪瞥了眼地上沾满灰尘的手掌,咬了咬牙,道:“七世子殿下,你知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你杀入紫龙军,若是追究起来,就算你是皇孙,也难逃其责。”

  刷。

  回应钟勇豪的,是黑光剑的剑锋。

  他的手臂,又硬生生地被陈阳切断了一截,没有手掌的断臂,掉落在地。

  血淋淋的场面,紫龙军早已见惯。

  可是陈阳的冷厉,却还是令在场众人,不由得心底一跳。

  全场一片惊骇,寂静无比,只有钟勇豪因为剧痛,发出的沉重喘息声。

  旁观的陈怡,脸上满是惊讶之色,没想到自己这个侄儿,为了几个朋友,居然如此凶悍。

  陈阳淡然道:“钟勇豪,事情我已经了解过,你滥用职权,敲诈勒索,我就算杀了你,也是替天行道。”

  “如果你想变成人棍的话,你可以继续威胁我,我们可以试试,看谁笑到最后。”

  陈阳的冷漠,令钟勇豪感到了畏惧。

  不过,他还是没有说出杨书仪等人的下落。

  在紫龙军中,他不是中立派,他是陈宏懿的忠实拥趸,曾今还在三王爷府做过护卫。

  在他看来,这大夏王朝,除了君王陈鳌之外,还没有三王爷摆不平的人和事。

  他深吸了一口气,强硬道:“七世子殿下,你不要太狂傲了。难道你就不怕,三王爷追究起来,你连自己的性命也……”

  刷。

  突如其来,剑芒闪过。

  钟勇豪的话没能说完,他的脑袋就和身体分家,砰咚跌落在地,咕噜噜地滚开。

  紧接着,他没有了脑袋的身体,砰咚倒地。

  全场愣住,都被陈阳给震慑住了。

  哪怕在场紫龙军很多,甚至不乏超凡境,他们也都感到了畏惧。

  仿佛陈阳一个人,却像拥有千军万马。

  陈阳转头,目光所过之处,那些紫龙军的士兵,都不由自主地往后退,生怕成为陈阳的目标。

  他冷声问道:“刚才哪些人,是和钟勇豪一起,把我朋友带了回来?”

  没有人说话,没有人站出来。

  不过,陈阳从别人的眼神中,就能看出一二。

  毕竟他们会不由自主地,看向陈阳所说的那些人。

  “你,带我去找人。”

  陈阳指了指人群中一人,沉声道。

  那人是结丹中期,正好跟随钟勇豪,经历了整件事。

  他不敢反驳,只能乖乖站出来,恭敬道:“七世子殿下,请随我来。”

  陈阳跟着他,朝着紫龙军第三军团的独立牢房走去。

  陈怡瞥了眼死去的钟勇豪,叹了口气,连忙跟上了陈阳,心里暗道:“糟糕,连第三军团副指挥使也杀了,这事只怕不能善了。”

  ……

  “四世子殿下,人都在这里,我先告辞了。”

  把陈柏送到牢房前,守牢的士兵,把牢门钥匙交给他,然后退了出去。

  陈柏隔着牢门,打量着杨书仪和霍颖儿,越发觉得两人漂亮,比那红尘客栈的女子,不知美了多少倍。

  他刚才赶紧去把花魁给玩了,心痒难耐,立刻就赶了过来。

  此刻看着两女,他只想说一个字。

  值!

  牢房内,见陈柏面色阴沉,杨书仪、霍颖儿、杨泽轩心里,都有种不祥的预感。

  杨书仪做了个深呼吸,上前拱手道:“多谢四世子相救。”

  “嗯。”

  陈柏平静地嗯了声,目光落在杨书仪的胸口,然后收回,眼神十分平淡,仿佛在看一件物品。

  他用钥匙把牢门打开,对杨泽轩道:“你可以走了。”

  杨泽轩迈步走出了牢房,杨书仪和霍颖儿想跟上,陈柏却一步跨入了牢门之中,哐当把牢门关了起来,然后把钥匙收入囊中。

  杨书仪面色难看,往后退了一步,讪笑道:“四世子殿下,你这是何意?”

  陈柏神色如常,看着杨书仪和霍颖儿,平静道:“你们二人,顺从或是反抗,都没关系。”

  “你……你什么意思,我们听不懂。”

  杨书仪花容失色,右手握在了剑柄上,战战兢兢道。

  “现在不懂,待会你就懂了。”

  陈柏呵呵一笑,舔了舔有些干涩的嘴唇,朝着已经愣神的霍颖儿走过去。

  “吼!”

  被关在牢房里的棘齿虎,怒吼一声,也不管打不打得过,朝着陈柏扑了上去。

  “滚!”

  陈柏冷喝一声,一拳打在棘齿虎的身上。

  砰轰。

  棘齿虎哪里承受得了他超凡三重的一拳,被打得倒飞出去,当场死亡。

  ‘

  无弹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