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 > 第1592章 引力符文

  陈阳并不知道侯湘所想,瞥了眼她,便收回了目光。

  “哼,居然还故意隐藏,怕我发现你心中对我的仰慕吗?”

  侯湘心里冷哼一声,暗道:“你也真是出乎意料,竟然在第二轮中,取得了第一名。想必你背后,必然有高手相助,帮你猎杀妖兽,把妖丹给你。哼,你以为这样,就能蒙混过关吗?”

  “现在比武实战,你就算诡计再高明,也必然暴露。”

  “相反,我已经领悟大势,这次比武实战,我必将一鸣惊人,进入前三。”

  不一会,选手、观众、各方势力都已到了,便正式开始比武实战。

  总共二十人,前十名直接进入决赛,后十名需要决出六人进入决赛。

  很快,前十六名强者诞生,战斗正式开始。

  “第一场,四世子陈柏对北梁城朱旭。”

  朱旭是一名超凡一重,来自北梁城,实力远远比超凡三重的陈柏逊色,修炼的神通也不如陈柏高明。

  陈柏有意要打出气势,一招便将朱旭击败。

  下台时,他故意瞄了眼陈阳,眼神中带着挑衅之色,向陈阳示威。

  陈阳淡然一笑,没把陈柏当回事。

  “第二场,小公主陈怡对侯家侯湘。”

  这场对决一宣布,全场顿时掀起热烈的议论,陈怡和侯湘都是王都四美之一,这场对决,非常具有话题性。

  而且,两人都是超凡二重,旗鼓相当,战斗必然十分精彩。

  陈怡手持火云剑,率先走到了校场中央。

  她虽是王室,但却没有架子,十分亲民,刚一登场,全场就热烈欢呼,为她喝彩。

  相反,紧接着登场的侯湘,虽然众人也赞赏其美艳,但除了符文公会和侯家之外,欢呼声却并不多。

  这一点,令侯湘心里非常不舒服。

  陈怡看向侯湘,沉声道:“听闻你看不起我七侄儿,还毁了婚约,似乎你很了不起呀?”

  侯湘面色一沉,反问道:“难道你认为,陈阳配得上我?”

  “哼!”

  陈怡冷哼一声,不再多说,手中火云剑一抖,便朝侯湘攻了上去。

  “火蚀。”

  刚一出手,陈怡就使出了自己最厉害的神通,想要快速解决战斗。

  她知道,侯湘实力不弱,持久下去,必然不利。

  而她现在拥有中品地器,正好趁势快速解决战斗。

  她手中火云剑高速颤动,犹如和空气发生摩擦,竟是出现了点点火星。

  真气汹涌,通过火云剑上的火焰器纹加持,陡然间,化作火焰,形成了一条犹如火蛇般的剑气,直奔侯湘而去。

  见此,全场无不暗赞一句厉害。

  铮。

  一声剑鸣响起,侯湘往后退了一步,骤然拔剑。

  剑刃泛着寒光,充满了灵气,其上篆刻五道器纹,竟是一把中品地器,而且还比火云剑多了一道器纹,略胜一筹。

  见此,众人不由自主瞥了眼符文公会的方向。

  侯湘的爷爷是符文公会会长,中品地器,她虽然没有,但为了今天的比武,要弄一件,还是非常容易的。

  “中品地器,我也有!”

  侯湘冷喝一声,挥剑便朝火蚀拦截而去。

  “剑引!”

  她挥动手中宝剑,真气凝聚,顺着陈怡的剑气,从上往下划过,竟是把火蚀往地面牵引下去。

  “引力符文!”

  陈阳眉毛一挑,立刻判定,侯湘手中的剑上,篆刻了引力符文。

  这种符文,非常万能,不是那么好对付。

  而要篆刻引力符文,也不是一般的炼器师能够做到,至少需要地级上阶炼器师才行。

  看样子,侯湘为了此战,特地请符文公会的炼器师,帮她炼制了此剑。

  她那招“剑引”,正好和引力符文契合,战力呈几何倍增长。

  之所以她能引动“火蚀”,正是靠了神通“剑引”和引力符文一起产生的效果,缺一不可。

  顿时,汹涌的“火蚀”剑气被侯湘剑刃牵引,朝着地面冲去。

  于此同时,她腾空而起,飞向高空。

  轰隆一声。

  火蚀冲击在地面,沙石飞溅,烟尘滚滚。

  一道身影,嗖地从烟尘中飞出,正是陈怡。

  “要败了!”

  陈阳不禁皱眉,陈怡虽然实力强横,但和侯湘比起来,还是略逊一筹。

  尤其是侯湘在装备了中品地器引力剑的情况下,更是难以对抗。

  果然不出陈阳所料,陈怡刚刚冲出漫天烟尘,侯湘早已静候,一剑便朝她攻上来,还是那招“剑引”,并且触发引力符文。

  陈怡顿时感到一股力量,将自己朝地面牵引。

  于此同时,侯湘已是飞速而来,一剑斩落。

  “剑动。”

  她手中剑刃挥舞,瞬息之间,不知出了多少剑。

  剑气犹如激光枪一般,刷刷刷地朝着陈怡****而去,但都没有击中陈怡,全都击中她身旁地面。

  她完全可以击中陈怡,但她并没有这样做,仿佛是在故意炫耀自己对剑气的掌控力。

  “你败了。”

  侯湘刷的收剑,眼神傲然。

  “我没有。”

  陈怡大喊一声,话刚说出口,这才发现,不知不觉中,自己竟然已经落在了战斗区域之外。

  “哼!”

  她气得一跺脚,不得不认输。

  回到座位,她坐到陈阳旁边,气呼呼道:“如果不是她有那件中品地器,她绝对不是我的对手。”

  陈阳笑道:“小姑姑,兵器也是战力的一部分,她不用剑,难道你也不用?”

  这个道理,陈怡自然知道。

  她之所以那样说,只是因为气不过罢了。

  她白了眼陈阳,没好气道:“你怎么胳膊肘往外拐。”

  陈阳嘿嘿一笑,道:“那好,我胳膊肘往里拐,待会我帮你抽她一耳光。”

  陈怡愣了下,道:“抽她耳光?她这样的大美人,你舍得吗?”

  陈阳道:“说到做到。”

  这时,陈怡和侯湘的战斗结束,校场中间,被刚才陈怡的一招“火蚀”,直接轰出了一个直径三十多米,深不见底的大坑。

  不得已,负责考核的将军,只能宣布,之后的战斗,都在空中进行。

  至于界限,则是以校场的范围作为限定,只要出了校场范围,或者失去战力,就算落败。

  “七世子陈阳,对北玄城廖凯。”

  这时,轮到陈阳上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