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 > 第1524章 天字府的主人

  见周子杰要等陈阳,众人知道,这下有好戏看了。

  陈阳把曾俊贤打成重伤,周子杰作为结拜大哥,当然要帮曾俊贤出头。

  曾俊贤却并不是太激动,低声道:“大哥,那叫陈阳的小子,可能有些背景。我们……”

  “不用担心。”

  周子杰打断了曾俊贤的话,脸上露出淡然的微笑,道:“无论他什么背景,难道还能比得过我师傅?”

  曾俊贤目光一亮,点头道:“说得也是,大哥的师傅,可是超凡六重的大高手,周边几个国家,他都是大有名气的。”

  “呵呵。”

  周子杰轻笑一声,眼神淡定,仿佛一切都不会惊起他内心半点波澜。

  “吼!”

  突然,他身旁的棘齿虎,发出一道低沉的吼声,眼睛望向街道东面,目光中透着浓浓的惧意。

  “怎么回事?”

  刚刚还一脸淡然的周子杰,眼中闪过意外之色。

  没等他弄明白,棘齿虎已经是匍匐在地,仿佛是在表示臣服,身子瑟瑟发抖。

  周子杰面露愠色,自己的妖兽坐骑,竟然这副模样,简直是在丢他的脸。

  “嗷呜!”

  就在这时,狼嚎的声音响起。

  紧接着,一道湛蓝的影子,从远处掠过,速度极快,留下了一道残影。

  当那道影子停下的时候,冰爪迅狼出现在通来商会的门口,强大的妖兽威压,令全场都心底一颤。

  那只棘齿虎,更是低伏着头,往后倒退了几步。

  冰爪迅狼瞥了眼棘齿虎,鼻孔中喷出一团寒气,目光转向一边,根本没把棘齿虎放在眼里。

  见此,众人都看出来,狼比虎更强,而且强了很多。

  周子杰的面子顿时就挂不住了,他骑了棘齿虎来,已经足够拉风,却没想到,还有人骑着冰爪迅狼来,比他更牛逼,吓得他的棘齿虎匍匐在地,将他的风头完全压了下去,这简直就是在打他的脸。

  “太快了,真爽。”

  “小姐,下次不能这么快,怪吓人的。”

  杨泽轩和霍颖儿跳下狼背,他们是第一次乘坐妖兽,而且是超凡一重妖兽,都非常的兴奋。

  杨书仪一跃下了狼背,脸上满是笑意。

  自从得到冰爪迅狼后,她到现在,那股开心劲儿还没有过。

  周子杰目光眯缝了下,阴沉着脸,上前问道:“书仪,这头冰爪迅狼,是你的?”

  杨书仪看向周子杰,面露意外之色,然后点头道:“对,小蓝是我的。”

  闻言,曾俊贤等人都大惊失色。

  这才几天功夫不见,怎么杨书仪就骑上了妖兽,而且还比周子杰的妖兽更强大?

  得到肯定的答复,周子杰的目光更阴沉了。

  他昨晚听了曾俊贤的讲述,得知杨书仪和陈阳交好,他把杨书仪也恨上了。

  此刻杨书仪又压了他的风头,他更加的不满。

  他瞥了眼冰爪迅狼,冷声道:“书仪,你才开光境而已,你就不怕压制不住这头冰爪迅狼,被他反噬伤害吗?”

  杨书仪道:“小蓝是陈阳送给我的,一定会乖乖听我的话,不会伤害我。”

  “陈阳送给你的?”

  周子杰皱了下眉头,沉声道:“他哪来的这头冰爪迅狼?”

  杨书仪道:“他是驯妖师。”

  驯妖师!?

  众人都愣了下,他们知道陈阳是炼丹师,但从来没有得到过消息,他是驯妖师呀?

  更何况,一个人怎么可能同时修习炼丹和驯妖?

  周子杰摇了摇头,不以为然道:“书仪,你是怕我找陈阳的麻烦,这才吹嘘他是驯妖师吗?你以为,我会相信这种话?”

  见周子杰质疑,杨书仪急道:“小蓝是我亲眼目睹他驯服的,他当然是驯妖师。而且,他不止是驯妖师,还是非常厉害的阵法师。”

  众人愣了下,随即都笑了起来。

  何坤道:“杨小姐,你吹嘘得太过分了,又是驯妖师,又是阵法师,他不会还是炼器师吧?”

  杨书仪点了点头:“我听墨会长说,他好像真的会炼器。”

  见她一本正经的样子,众人哑然失笑。

  周子杰摇头道:“书仪,符文四大分支,光是研究其中一种,已经非常难,他怎么可能四项都会?他不过是骗你的罢了。”

  杨书仪争辩道:“炼丹、炼器我不知道,至少阵法、驯妖,我是亲眼所见。你们不信,是你们的事,总之我是相信他的。”

  杨泽轩道:“我也相信阳哥。”

  霍颖儿因为身份低微,没说话的份,但还是往杨书仪身边挪了一步,表明立场。

  曾俊贤面露不忿之色,冷声道:“那小子到底给你们灌了什么药,这种破绽百出的谎言,你们居然也信。”

  “行了。”

  周子杰摆了摆手,脸上露出玩味之色,对杨书仪道:“陈阳此人,被你们吹嘘得如此神奇,我倒是想好好会会他。”

  说着,周子杰朝着街道尽头看了眼,撇嘴道:“不过,拍卖会即将开始,却还不见他人影,或许,他不会来了吧。”

  曾俊贤道:“说不定是知道我大哥回了安阳城,那小子已经躲了起来。”

  何坤拍马屁道:“这倒是很有可能。”

  胡玫道:“陈阳算什么东西,结丹中期而已,怎么可以和周少相提并论。”

  朱宝道:“那小子的名声,我看都是吹出来的,他根本一无是处。”

  见他们这副趋炎附势的模样,霍颖儿皱了下眉头,没好气道:“那天在蹴鞠场的时候,如果不是陈阳,你们根本走不了。你们不仅不感激,还争锋相对,实在是没有良心。”

  “你是谁?”

  周子杰看向霍颖儿,面色不善道。

  何坤瞪了眼霍颖儿,沉声道:“周少,她是杨家的下人。”

  周子杰面露不屑之色,冷声道:“一个卑贱的下人而已,也敢多嘴。你自己掌嘴,我便饶过你。”

  闻言,霍颖儿身躯一颤,向杨书仪和杨泽轩,投去求助的目光。

  “谁说她是下人,她是天字府的主人。”

  没等杨书仪和杨泽轩开口,一道声音响起。

  紧接着,便是凶恶的犬吠:“汪汪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