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 > 第1521章 奇耻大辱

  话音一落,范立山作势就要朝陈阳攻上去。

  可不料,他刚刚一动,动作牵引之下,他已经断了线头的底裤,呲啦一声,底裤竟是裂了条缝,险些曝光。

  他赶紧停下动作,将下身捂住,脸上满是尴尬之色,刚才的凶悍表情瞬间破功,只能恶狠狠地盯着陈阳,却不敢动。

  但他那动作,配上表情,看起来非常搞笑。

  “会长,快把袍子披上。”

  一名合陵符文公会的人,赶紧上去,把长袍给范立山披在了身上。

  范立山将身子遮严实了,这才松开捂着下半身的双手。

  他想到自己当着所有人的面,演了一场大戏,脸上的表情十分难看,脸色气得发青。

  刚才那些风`骚的举动,必将传遍整个合陵城。

  他苦心经营多年的形象,就此毁于一旦。

  而且所有人都会知道,他玩炼丹学徒,给别人开后门的龌龊事情。

  从此以后,他哪里还有脸见人。

  他丢尽了脸,合陵符文公会也丢尽了脸。

  见范立山面色难看,刚才也丢了脸的李飞,上前道:“会长,对不起,我……”

  “滚!”

  范立山一脚把李飞踢倒在地,眼中满是愤恨之色。

  李飞的加入,让他更加的丢脸了。

  想到自己和李飞亲吻,他只觉胃里翻江倒海,险些就当场呕吐。

  他目光一转,看向陈阳,眼中满是狠色。

  “小子!你要为你的行为,付出代价。”

  他怒吼一声,身形一动,就朝陈阳攻上去。

  “住手。”

  墨善文冷喝一声,连忙拦在陈阳和范立山之间,沉声道:“范立山,你要不要脸,输不起吗?”

  紧接着,安阳符文公会的人,也全都围了上来,站在了陈阳的旁边,对范立山怒目而视。

  “范会长,斗阵是你提出的,现在输了,你还要战斗吗?”

  “真没想到,范会长如此不要脸。”

  “哼,如果真要打,我们不怕你。”

  陈阳帮忙连赢两场,而且是强势获胜,彻底地给安阳符文公会长脸,而且还赢得了整个比斗的最终胜利。

  此时,众人不仅对他的实力崇拜,而且还心存感激。

  范立山要动他,他们自然是不答应。

  见安阳符文公会众人气势汹汹,合陵符文公会的人,也不甘示弱,纷纷站在了范立山的身后。

  不过,范立山却没有下令出手。

  他皱了下眉头,知道今天想要拿下陈阳,是不可能的了。

  毕竟和安阳符文公会开战,他不敢。

  大家虽然是竞争关系,但同属于一个组织,如果谁挑起事端,上级追究下来,他范立山承担不起这个责任。

  范立山冷冷地盯着陈阳,咬牙切齿道:“小子,你的高招,我范立山领教了。不过别怪我没提醒你,以后行走在外,注意安全。”

  “怎么,还想报复我?”

  陈阳依旧坐着没动,冷笑一声,对范立山道:“你有什么招数,尽管使出来,本少爷奉陪。”

  “好,那你就给我等着瞧。”

  范立山目光中闪过冷芒,显然是对陈阳动了杀心。

  墨善文警告道:“范立山,如果陈大师出现意外,我安阳符文公会,绝不会与你善罢甘休。”

  “哼!”

  范立山冷哼一声,不再多说,朝着阵法区域走去,想要把阵盘、阵旗收回。

  见此,陈阳神识一动,朝着窃心阵招手。

  一个个阵盘从地底窜出,嗖的飞到了他的手中,直接被他收入了纳戒。

  范立山目光眯缝了下,沉声道:“把阵盘还给我。”

  陈阳笑道:“范会长忘了,在斗阵之前,我们可是说好了,输了的人,阵盘也得输给对方。难道,你要失言?”

  窃心阵的阵盘,花了范立山不少灵石。

  就这么输掉,他实在不甘心。

  可毕竟刚才话放了出去,此刻如果真又去抢,就更丢脸了。

  “你会后悔的。”

  范立山又扔下一句狠话,转身朝着帐篷外走去,道:“我们走。”

  合陵符文公会的人跟上,都朝着帐篷外走去。

  墨善文望着范立山的背影,大喊道:“范会长,你们输了此次比试,别忘了把符文印记给我。”

  “这个印记,我会拿回来的。”

  范立山脚步顿了下,从纳戒中取出一个六芒星的黑色印记,往后抛去,然后走出了帐篷。

  他前脚一走,刚才寂静的观众席,顿时炸开了锅。

  “没想到呀,范会长竟然是这种人。”

  “哎呀,他刚才那股风`骚劲,可比春红楼的小姐姐还浪。”

  “以后看见他,就想到他和李飞对摸,真是恶心。”

  “枉我以前还把他当成偶像,现在我才知道,他原来是这种人。”

  渐渐远去的范立山,听到这些声音,他面色铁青,牙齿咬得嘎嘎作响,眼神如欲能喷出火来。

  原本此次比试,他胜券在握。

  没料到陈阳出来插了一脚,令得他最有把握的两个项目大败,甚至连最后的底牌窃心阵也被夺走。

  更让人无法接受的是,陈阳害得他在台上脱光,这简直是奇耻大辱。

  “陈大师是吗?哼,我绝不会放过你。我不止要拿回窃心阵,还要拿你的人头。”

  ……

  墨善文接住符文印记,脸上满是喜色。

  他将印记收起,对陈阳拱手道:“多谢陈大师出手相助。”

  “多谢陈大师出手相助。”

  安阳符文公会众人,也都对陈阳躬身表示感谢。

  此次比试,全靠陈阳出手,否则的话,安阳符文公会输掉最后一个符文印记,就会解散。

  陈阳笑道:“诸位不必谢我,墨会长答应让我随便在公会选一件东西,我这才答应出手的。”

  闻言,众人一点也不觉得陈阳是为了利益。

  墨善文讪笑道:“陈大师,以你的手段,安阳符文公会有没有你看得上眼的东西,也是问题。”

  陈阳无所谓道:“没有的话,随便拿一件就行。今天得到一套窃心阵,也算有所收获了。”

  墨善文道:“对了,陈大师,安阳通来商会要举行一个拍卖会,到时候有上品地丹拍卖。我必将竭尽全力,帮你拍到一颗,送给你,作为感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