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 > 第1490章 年轻气盛

  众人愣了下,这才反应过来拼爹的意思,刚刚还欢声笑语的青年们,顿时鸦雀无声。

  何坤勃然大怒,对陈阳喝道:“小子,你找死吗?居然敢惹我!”

  眼看战斗一触即发,霍颖儿苦着脸,忙上前劝道:“行了行了,大家今天是来蹴鞠,开心就好。何坤你也别和陈阳一般见识。”

  何坤看了眼霍颖儿,冷声道:“哼,我大人大量,不和他计较。”

  霍颖儿松了口气,过来把陈阳拉到一边,没好气道:“你这是怎么了,说话就不能客气点。如果把何坤得罪了,对你没好处。”

  陈阳撇了撇嘴,笑道:“我说颖儿小姐,是你让我按自己平日性子来的呀。”

  霍颖儿一阵无语,对自己之前的话,感到万分的后悔。

  眼看争吵结束,就要开始蹴鞠。

  周雪突然捂着肚子,说是自己要上厕所,赶紧就离开。

  ……

  周雪从厕所出来的时候,只觉整个人都轻松了。

  不料洗手的时候,旁边突然有个身材干瘦的男子走过来,上下打量着她,最后目光落在她高耸的胸口,笑道:“姑娘,蹴鞠吗?一起吧。”

  不得不说,周雪的模样还是相当漂亮,身材在众女当中是最丰满的。

  此刻穿上紧身的蹴鞠服,更是把她身体线条勾勒得淋漓尽致,对男人颇有几分吸引力。

  她家中是富商,仗着家世,她平时也十分骄横,转头看了眼身旁男子,见其身材矮小,并没有半点威风,只当是个普通人,她一耳光就抽了过去。

  男子修为不高,猝不及防,竟是被她啪的抽得往后退了好几步。

  “你竟敢打我!”

  男子怒吼一声,顿时就炸毛了。

  “打的就是你!”

  突然,一声冷喝传来,赫然是朱宝冲了过来。

  朱宝一直在追求周雪,见周雪去上厕所,他就跟了来,打算等周雪出来,两人独处,说几句悄悄话。

  不料他刚一过来,就看到周雪抽了男子一耳光。

  他家里背景也不简单,加上今天有何坤在,他底气更足。

  此刻有人居然敢欺负他的女神,他哪里管那么多,上前就对男子挥拳相向,几拳下去,把男子打得鼻青脸肿。

  他一边打,还一边故意喊道:“竟敢打周雪,人家娇滴滴的姑娘,你居然也忍心欺负,实在太可恶了!”

  干瘦男子躲开朱宝,指着朱宝喊道:“小子,有种就别跑,我要弄死你。”

  “我跑了就是你孙子,老子叫朱宝,在二号场地蹴鞠,有本事你就过来报仇,我奉陪。”

  美人就在旁边,朱宝岂会露怯。

  他拉着周雪的手,只觉入手滑溜溜的,拍胸脯道:“小雪,别害怕,有我保护你。”

  “谢谢你,朱宝。”

  周雪道了声谢,没有挣开小手,朱宝更是飘飘然了。

  ……

  “你们怎么现在才回来。”

  何坤见朱宝和周雪回来,脸上露出不耐烦的表情。

  朱宝故作镇定,道:“刚才小雪被人给欺负,是个高手,我花了好些工夫,和那人打了一架,将那人给打跑了。”

  “厉害呀,英雄救美,我怎么没这么好的机会。”

  朱宝的朋友挤了挤眼睛,把被朱宝牵着手的周雪,羞得是面颊通红。

  “这蹴鞠场不简单,可别招惹了什么人。”

  一名看起来略显稳重的男子,开口道。

  朱宝紧握周雪的手,此刻心情正激昂,当即不屑道:“管他什么人,我们这么多人,难道还怕他?再说了,坤哥可是连王欣敏也要给面子的人物,我们怕谁?”

  胡玫笑了笑,得意道:“那是当然,就算什么牛逼人物来了,我们找坤哥他老爹,谁还敢嚣张?”

  何坤脸上满是傲然之色,但却故作谦逊道:“我爹也不过是城卫军下属军团的一个副团长而已,虽然有几分薄面,但也不至于让我横行天下。但今天我们这么多人,家里或多或少都有些背景,倒是谁来了也不怕。”

  一群骄横惯了的年轻人,此刻是唯恐天下不乱,意气飞扬,根本没把任何人放在眼里。

  见此,陈阳摇了摇头。

  这帮家伙,只怕要狠狠地吃了亏,才会知道收敛。

  他念头一转,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再说了,崔婶让自己看着霍颖儿,自己倒是不怕和人打斗,但可别让霍颖儿惹出大麻烦来。

  陈阳道:“颖儿,我们还是先走吧,我想起来,崔婶还让你去杨府办点事。”

  办事,什么事?

  霍颖儿一脸茫然,还没回过神来,旁边的胡玫却没好气道:“陈阳,我们这蹴鞠服换上,还没玩过一场,你居然就要让颖儿走,你存心是想搞破坏是吧?”

  周雪也道:“不行,颖儿和你都不能走。”

  杨超面露愠色,沉声道:“小子,你不会是害怕,朱宝打的那人来报复吧?如果真是,你就说出来,并不丢人。不过,你如果想走的话,你自己走。颖儿和我们才是同伴,和你不是。你走了,我们大不了再叫个人来,蹴鞠一样可以玩。”

  说话间,杨超挪动脚步,把陈阳和霍颖儿隔开。

  众人见此,也移步挡住陈阳。

  陈阳无视其他人,看向霍颖儿,并没有多说什么,让霍颖儿自己决定。

  霍颖儿眉头紧皱,心里感到几分为难。

  不过,她很快就做出了选择,一边是自己的朋友圈,另一边只是刚认识第二天的陌生男子,她当然选择朋友。

  而且陈阳莫名其妙让她离开,这种管教她的感觉,让她感到十分抵触。

  她原本对陈阳产生的一点点好感,彻底消失,还多了几分厌恶。

  她笑了笑,对众人道:“我们继续蹴鞠吧,陈阳你不玩的话,你就先回去。”

  “哈哈哈,小子,赶紧滚吧,你和我们不是一路人。”

  “好好的蹴鞠,被你破坏了气氛,真是扫兴。”

  “颖儿不认你这个表哥了,赶紧走吧。”

  听到众人的嘲讽,霍颖儿心里又有几分不忍。

  她看了眼陈阳,终究没有挽留,心想无缘无故的,干嘛要让我回家,这不是无理取闹吗?现在闹成这样,只能怪你自己。

  见这帮人天不怕地不怕,陈阳摇了摇头,心想或许自己真的是杞人忧天了。

  可就在这时,数道真气波动传来,陈阳笑了起来,暗道:“看样子,麻烦还真的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