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 > 第1473章 左隐寒的谎言(6更)

  “龙脊。”

  千钧一发之际,陈阳出腿,腿部犹如一条蛟龙脊梁,隐隐发出一道低沉的龙吟。

  隐约间,腿看起来竟是有了几分蛟龙的形态。

  这一腿,从几十道鞭影扫过,犹如风卷残云,直接将所有的鞭影毁灭。

  真气化作乱流劲风,朝着四面八放冲击开。

  原本好好的一间房子,立刻变得一片狼藉。

  唯独没有坏掉的家具,就是陈阳屁股下的椅子。

  罗远顺瞪大眼睛,眼中露出忌惮之色。

  陈阳还未起身,就夺走他的拿手兵器,现在又只是轻描淡写的一腿,就破掉了他的最强神通。

  这瞬间,罗远顺的信心被瓦解。

  他深知,哪怕自己还有更强的手段,也绝不可能是陈阳的对手。

  别人坐着都打不过,难道还想别人站起来打吗?

  “走!”

  突然,门边的余博元大喊一声,单手提起余仁杰,腾空而起,就要逃走。

  他眼看局势不妙,却是不管那么多,逃命要紧。

  “哼!”

  陈阳冷哼一声,右手朝前一抓。

  虚空颤动,一道星能龙爪手出现,将刚刚飞起不到五米的余博元和余仁杰抓在掌心之中,轰然握紧。

  砰轰。

  天空中爆起一团血雨,余博元和余仁杰二人,瞬间被掌影捏死。

  掌影消散,被捏扁的两具尸体,坠落在地上,正好落在曾海的面前,把曾海吓得面色惨白,双腿打颤。

  他见识过陈阳的手段,但没想到,陈阳真要杀人,居然如此恐怖,随随便便就要了超凡一重余博元的命。

  这人,真是结丹中期?

  “啊!你……你刚才用的是虚空掌,你是天圣帝国皇室的人,你是圣皇的子孙?!”

  这时,罗远顺发出惊呼,看向陈阳的表情,比刚才更加的惊讶。

  而且除了惊讶,他眼神中更多的是恐惧、害怕、惊慌,甚至有些不知所措。

  虚空掌,在冲武星是大名鼎鼎,几乎每个人都知道这门神通。

  不过,能修炼这门神通的人却很少。

  因为这门神通,是当今天圣帝国君王,大威大德圣皇所创,只有直系皇室成员,才能得到圣皇传授,修炼这门神通。

  罗远顺确定,刚才陈阳那种穿越虚空的掌法,绝对就是破虚掌,不可能有假。

  也就是说,陈阳的身份,很可能是天圣帝国皇室。

  圣皇、皇室,对冲武星人的威慑很大。

  即使罗远顺是山贼,不服从官府管教,他也一样敬畏圣皇,不敢去得罪一名皇室成员。

  他深知,得罪皇室,比得罪一名强者,更可怕。

  他心底一颤,双腿发软,噗通跪了下来,战战兢兢对陈阳道:“罗远顺有眼无珠,出手冒犯了殿下,还请殿下恕罪。”

  “殿下?!”

  陈阳面露疑惑之色,没弄清楚,罗远顺为何突然称呼自己殿下,而且如此畏惧。

  罗远顺抬起头,一脸茫然道:“你……你不是天圣帝国皇室?”

  闻言,陈阳心思一转,若有所悟。

  他问道:“我刚刚使用的那门掌法,左隐寒是不是也会?”

  听陈阳直呼圣皇的名字,罗远顺觉得事情似乎有些不对劲。

  他打了个激灵,哆嗦道:“圣皇陛下自创虚空掌,能够穿越虚空,威势强大。据说虚空掌分别有三式,凝爆掌、龙爪手、明王印。刚才殿下你使出的,难道不是龙爪手?”

  陈阳面色一冷,鄙夷道:“左隐寒可真是不要脸,居然说破虚掌是他自创。”

  闻言,罗远顺愣了下,有些懵了。

  如果陈阳是帝国皇室成员,肯定不会辱骂圣皇。

  可是,他不是皇室成员,又为何懂得虚空掌,而且他说什么破虚掌,又是什么意思?

  罗远顺脑子里满是问号,但他也没工夫去想了,腾地站起来,转身便逃。

  陈阳眼中闪过杀意,岂会让罗远顺逃走。

  他明白,如果自己会破虚掌的消息,传出去被天圣帝国皇室知道的话,用不着等自己成长起来找左隐寒报仇,在此之前,左隐寒就肯定会灭了自己。

  一方面,左隐寒要维护自己自创破虚掌的说法。

  另一方面,左隐寒肯定会联想到浩澜真人的头上,会把陈阳抓起来,狠狠的拷问。

  眼看罗远顺腾空飞起,陈阳双手结印,虚空颤动,一道明王印浮现,轰击在罗远顺的头顶。

  “不……”

  罗远顺惊呼一声,被明王印击中,狠狠地压在了地下,变成了一滩肉泥。

  他谋定而后动,想着攻占武引城,却没想到,自己竟然死在了这里。

  整个小院内,只剩下了陈阳和曾海。

  曾海已经吓得尿裤子了,陈阳杀超凡境,就跟踩死蚂蚁一样简单,他又岂会不害怕。

  见陈阳的目光看过来,曾海一哆嗦,膝盖一弯,朝地下跪去。

  但没等他完全跪下,一道指芒射过来,他的眉心出现血洞,眼睛失去了光彩。

  砰咚。

  他双膝跪地,身子往前一倾,摔得趴在了地上。

  陈阳扫了眼院子,把余博元和罗远顺身上值钱的东西,全部都搜了出来。

  除了一些灵石之外,发现罗远顺身上有把贴身放置的钥匙。

  这把钥匙上,写着“通来商会安阳”几个字。

  陈阳听余博元说过,通来商会是帝国十大商会之一,只要你能想到的生意,他们都做。

  至于这把钥匙,是用来干什么的,陈阳却没听余博元说过。

  不过余博元贴身放置这把钥匙,想必这把钥匙肯定非常重要。

  “去安阳城看看,就知道这把钥匙是干什么的了。”

  陈阳拿定主意,朝着角落处吹了声口哨,大炮跑过来,他将大炮抱起,到城主府另外一处客房住了下来,打算第二天前往安阳城。

  ……

  太阳东升。

  距离武引城三十里外的一处山坳中,驻扎着一伙人。

  他们打扮成行商之人,但行为却十分粗鄙,有的人还坐在地上抠脚丫子。

  “老大去了这么久,怎么还没信号?”

  “不会出问题吧?”

  “我猜老大是看上了余博元的老婆,昨晚上在城主府睡了一觉,今天才动手。”

  “以后咱们入驻武引城,变成城主府的人,可比当山贼爽多了。”

  “咦,那边有人来了。”

  这伙人正在幻想未来的美好生活,突然发现有人接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