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 > 第1466章 地图带了吗

  眼看余博元一脚就要踢在余仁杰的身上,余仁杰的一名狗腿子从昏迷中醒了过来,忙喊道:“城主大人,那是杰少。”

  “啊?!”

  余博元惊呼一声,连忙收回了腿。

  他盯着眼前之人一看,虽然少了半边脸,但另外一半脸,的确是自己的儿子。

  余仁杰是他的心头肉,如今变成这样,他顿时勃然大怒。

  “任杰,是谁把你打成这样!?”

  余博元双目怒睁,强大的真气外泄而出,朝着四周冲击开,恐怖的威势,令酒楼里所有人都心底发颤,身子瑟瑟发抖。

  余仁杰哭丧着脸,眼神阴狠地瞥了眼陈阳,手指过去,道:“是……”

  不等他说完,杨书仪站出来,喊道:“是我打的。”

  “你!?”

  余博元朝着杨书仪看过去,眼神一冷,没有多说,作势就要动手,将杨书仪斩杀当场。

  可就在这时,一道声音,从余博元的身后传来:“博元兄,且慢。”

  只见发声之人,是个身材高瘦的中年人。

  此人眼神内敛,唇上留着两撇胡子,一副十分精明的模样。

  他的境界,也达到了超凡一重。

  此人正是安阳城杨家家主,杨天宏。

  余博元回头看向杨天宏,皱眉道:“天宏兄,你为何阻止我为儿子报仇?”

  杨天宏苦笑了下,没有回答余博元的话,而是朝杨书仪喊道:“书仪,还不快过来,给你杨伯父和任杰哥赔礼道歉!”

  闻言,余博元想起杨天宏说过,他女儿的名字叫做杨书仪。

  余博元嘴角一抽,道:“天宏兄,她是你女儿?”

  “正是。”

  杨天宏点了点头,瞪了眼杨书仪和杨泽轩,沉声道:“还有你,泽轩,还不快过来。”

  杨书仪和杨泽轩二人乖乖走过去,站在杨天宏面前,但却并没有给余博元和余仁杰道歉。

  “让你们道歉,没听见吗?”

  杨天宏面色一沉,呵斥道。

  杨泽轩嘟哝道:“我们又没犯错,为何要道歉?”

  杨书仪低着头,虽然没开口,但显然是赞同杨泽轩的说法。

  杨天宏指着余仁杰的脸,怒斥道:“你们把任杰打成这样,难道还不是犯错?”

  “是他调戏姐姐,刚才还挥剑险些杀了我,他被打成这样,是他罪有应得!”

  杨泽轩理直气壮道。

  听到这话,杨天宏不禁皱眉,他想起余博元所言,说余仁杰品行端正,现在看来,事实并非如此。

  杨天宏面色一变,看向余仁杰,沉声道:“任杰贤侄,到底怎么回事?”

  听了他们的对话,余仁杰大概弄明白了情况。

  他万万没想到,自己之前调戏的女子,竟然就是父亲要为自己谈的那门亲事。

  不是说,他们明天才到吗?

  怎么今天就到了?

  此刻也不是思考问题的时候,余仁杰回过神来,对杨天宏道:“杨伯父,你千万别误会,我之前去安阳城的时候,曾今远远见过书仪小姐一面。刚才我并非调戏她,而是和她开个玩笑,想要认识她而已。”

  见他掩盖事实,杨泽轩没好气道:“那你刚才想要杀我,总不会是假的了吧?”

  余仁杰道:“泽轩贤弟,我和你开个玩笑而已,你是我未来小舅子,我怎么可能杀你。”

  杨泽轩冷声道:“我可不是你未来小舅子,我姐姐不会嫁给你这个登徒浪子的。”

  “行了,这些事,稍后再说。”

  余博元打断众人的话,道:“现在先说说,任杰的脸,到底谁打伤的?书仪是开光中期,战力不如任杰。任杰的脸,不可能是她打的。所以,凶手另有其人。”

  听到这话,酒楼内,众人的目光,不由自主地看向了陈阳。

  余博元明白过来,朝着陈阳看去,只见陈阳坐在椅子上,正喝着酒,吃着烧鸡,旁若无人。

  “对,我打的。”

  见余博元看过来,陈阳抬起头,对余博元笑了笑。

  见他这副无所谓的样子,全场都是一愣。

  余博元怒斥道:“小子,你是谁,竟敢如此狂妄?!”

  话刚说完,旁边的曾海上前,低声道:“城主大人,此人就是那个从地武星来的土著。”

  余博元眉毛一挑,如果不是曾海此刻提起,他差点忘了来这里的本来目的。

  却没想到,两件事,竟然撞到一起。

  余博元看向陈阳,目光眯缝了下,心里暗道:“曾海说这小子是结丹中期,看来他是修炼了隐藏修为的秘法,所以才会看起来是开光前期。”

  “爹,快杀了他!”

  余仁杰见陈阳还有心情吃肉喝酒,气得他直跳脚。

  杨书仪拉了下父亲杨天宏的衣角,皱眉道:“父亲,如果不是那人,弟弟肯定已经被余仁杰杀了,你一定要救他。”

  杨天宏并没有答应,陈阳打烂余仁杰的脸,无论是什么原因,都相当于打了余博元的脸。

  而且,陈阳还杀了阵法护卫队的队员。

  杨天宏知道,于公于私,余博元都不会放过陈阳。

  就算他杨天宏面子再大,也不可能让余博元改变主意,陈阳必死无疑。

  “我要的地图,带来了吗?”

  就在全场寂静的时候,陈阳突然开口,对余博元道。

  众人愣了下,余博元目光阴冷,盯着陈阳,冷声道:“没带。”

  陈阳喝了口酒,撇嘴道:“怎么搞的,我不是让你们把地图带过来吗?办事真不牢靠。”

  说完,他站起身来,朝着酒楼门口走过去,道:“既然如此,那我就只能自己亲自去一趟城主府,到时候,可别说没有地图。”

  眼看陈阳靠近,余博元真气运转,就要出手。

  “父亲!”

  杨书仪一脸希冀地看着杨天宏。

  杨天宏叹息一声,走到余博元和陈阳之间,道:“博元兄,此人对任杰出手,都是因为误会,他以为任杰是在调戏书仪。以我之见,不如此事调查清楚,再做决定。”

  余博元正欲反驳,却又没有开口。

  他还想和杨天宏合作,无论如何也要给杨天宏几分薄面。

  要杀陈阳,也不能是此刻杀。

  他看向陈阳,眼睛深处藏着杀意,道:“既然如此,那你就跟我到城主府,去拿地图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