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 > 第1463章 余仁杰

  陈阳穿上一套玄色长衫,腰系深蓝腰带,脚踩黑履,从试衣间走出来,旁边跟着一条皮毛发亮的肥胖黄狗,他还颇有几分遛鹰走犬的纨绔公子气质。

  只是他那一头短发,和别人的发髻相比,依旧有些另类。

  “掌柜,多少钱?”

  陈阳走到柜台前,对年约六旬的老掌柜道。

  那老掌柜看了眼旁边的曾海,脸上满是畏惧之色,哆哆嗦嗦道:“少侠,这衣服我送给你,不用钱。”

  见老掌柜这副神态,陈阳就知道,平日里曾海这些官兵,肯定没少对武引城的商户吃拿卡要。

  曾海对老掌柜的表现很满意,点了点头,对陈阳道:“少侠,我们走吧。”

  陈阳瞥了眼曾海,翻手从纳戒中取出了块消耗了一部分灵力的一品灵石,放在柜台上,道:“我不知道你们这里用什么货币,这块灵石,就权当付钱了。”

  放下灵石,陈阳不等老掌柜反应,径直朝着裁缝铺外走去。

  曾海和那老掌柜,盯着灵力缭绕的灵石,两人眼睛都瞪大了。

  这可是灵石啊,那小子居然用来买衣服?

  哪怕这灵石灵力所剩不是很多,但这也太奢侈了吧。

  “有了这块灵石,我儿子就有机会进阶开光境了。”

  老掌柜一脸欣喜,伸手去拿灵石。

  “哼!”

  曾海冷哼一声,老掌柜连忙缩回了手。

  他看了眼走出去的陈阳,低声对老掌柜道:“这块灵石,暂时寄放在你这里,我晚上来取。另外,此事不能告诉任何人。”

  说完,他转身出了裁缝铺。

  老掌柜哭丧着脸,将灵石收起,无奈地叹了口气,却是拿曾海没办法。

  出了裁缝铺,陈阳向曾海问道:“冲武星用的货币是什么?”

  曾海拿出一片拇指大小的金叶子,道:“这是紫金,一块一品灵石,可以兑换一千片紫金。”

  他又拿出一颗圆溜溜的银子,道:“这是银锭,一片紫金,可以兑换一千颗银锭。”

  陈阳问道:“那我这身衣服,值多少钱?”

  曾海讪笑了下,道:“那家店的布匹、手工都不错,你这身衣服,大概值两颗银锭。”

  “噢。”

  陈阳点了点头,便不再多问。

  曾海本以为他会后悔给了一块灵石,却不料他是这样的表现。

  此时,经过一处酒楼,曾海眼珠一转,对陈阳道:“少侠,你不远万里到冲武星,肯定也累了,你先在酒楼休息,我这就去找城主,让他把地图给你送过来。”

  “你不会想带人来围攻我吧?”

  陈阳转头看向曾海,一番话把曾海吓得打了个激灵。

  他一拍曾海的肩膀,笑道:“哈哈,和你开玩笑的,赶紧去把城主叫来。”

  “是,少侠。”

  曾海松了口气,吓得背后直冒冷汗,赶紧给了陈阳几片紫金,瘸着腿朝城主府跑去。

  “呵呵!”

  陈阳瞥了眼曾海的背影,玩味一笑,然后进了酒楼。

  为了不引人注目,他把修为压制在开光前期。

  他一路走来,大概观察了下,他这个年龄,开光前期的境界,在武引城,算是比较厉害的水平了。

  小二领着他,找了个位置坐下,他让小二上最好的酒,最美味的招牌菜,然后放下一片紫金在桌上。

  小二看见紫金,眼睛放光,把犬只不得进入酒楼的规矩直接忽略,立刻去给陈阳安排酒菜。

  这酒楼富丽堂皇,应该是武引城的高级酒楼。

  陈阳一边喝着酒,一边打量着酒楼,目光落在了隔壁桌。

  那桌坐着一男一女,穿着华贵,一看就不是普通人家。

  男的大约十五六岁,身着锦袍,面色略显稚嫩,东张西望,充满了防备。

  另一名女子,则有十**岁的样子,长得亭亭玉立、可爱漂亮,脸蛋白里透红,手里把玩着茶杯,正思索着什么。

  无论在哪里,美女总是能吸引眼球。

  而在武风剽悍的冲武星,美女不止能吸引眼球,还能招来麻烦。

  “小姐,一个人吗?”

  一名身着白袍,手摇折扇的公子哥,走到了美女的面前。

  这公子哥的身后,跟着其余几名年轻男子,都是一副富贵公子的模样,一脸贪婪地看着女子。

  “没看见我们是两个人?”

  女子白了眼对方,然后低下头,不再理会。

  那白袍公子哥,伸手就去拉女子的手臂,暧昧笑道:“别害羞,我不过是想邀请你玩玩而已,你别这么冷淡呀。”

  见此,陈阳眉毛一挑,轻笑自语道:“才刚到冲武星,居然就遇到了英雄救美的机会,我果然是自带荷尔蒙光环。”

  不过,没等陈阳出手,坐在女子旁边的半大小子,腾地站起来,指着那白袍公子哥,怒喝道:“你别碰我姐姐,你知道我们是谁吗?”

  “我纵横武引城多年,哪家小姐公子我不认识,你居然敢在我面前说这种话。”那白袍公子哥收回了手,脸上带着玩味的笑意,反问道:“那么,你们知道我是谁吗?”

  女子和她弟弟,都一脸茫然。

  “哈哈哈,你们连余公子也不认识,居然敢在武引城里混。”

  “余公子年仅二十四,就已经是开光巅峰的境界,未来前途不可限量。”

  “当然,这还不是最厉害的,你们知道,最厉害的是什么吗?”

  余公子身后的几名公子哥,耀武扬威地拍着余公子的马屁,余公子则是高傲地扬起头颅,一脸装逼的表情。

  女子的弟弟被唬住了,皱眉道:“他最厉害的是什么?”

  “他最厉害的,是他的身份。武引城城主就是他爹,以后他可是要继承城主之位的人。”

  听到这话,女子和弟弟,腾地站起来,惊呼道:“啊!他就是余仁杰?”

  “哈哈哈,现在知道害怕了吧?”

  余仁杰和他的同伴,都面露得意之色,却没发现,女子和弟弟虽然惊讶,但并未露出害怕的表情。

  “噗!哈哈哈……”

  隔壁桌,陈阳却是忍不住,一口酒喷出,大笑起来。

  这名字取得好,居然叫愚人节,你怎么不叫三八妇女节?

  陈阳这么一笑,余仁杰等人,全都朝着他看过来,一个个怒目而视。

  “小子,你笑什么?”

  余仁杰面色一沉,喝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