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 > 第1419章 我罩你(6更)

  见尚野面色难看,陈阳也知道他是好心相助,苦笑了下,道:“前辈,你别误会,并非我看不起你,而是我已经有了师傅,所以抱歉了。”

  听到这句解释,尚野这才好受了些。

  不然的话,他此生第一次主动收徒,就被人拒绝,他只怕要爆起杀人。

  不过即使如此,他心里还是非常不爽。

  他表情冷峻,道:“你不愿拜师,那么,我也没资格护着你。苏继伟的怒火,你独自面对吧。”

  说完,尚野头也不回,走到座位坐下。

  陈阳看了眼目光转向一边的尚野,心底感到一阵无奈,但却也懒得再解释了。

  见尚野不插手了,苏继伟心里则是放松下来。

  除了苏继伟,在场其他人,他倒不是很担心。

  他目光一冷,看向了衣从庸和刘辰宇、孙彦三人。

  他本以为,面对自己,衣从庸三人会站出来,帮陈阳撑腰。

  可是,衣从庸三人淡定地看着局势发展,丝毫没有要动手的意思,眼神中甚至连半点担忧之色都没有。

  “难道他们放弃了?”

  苏继伟皱了下眉头,但转念一想,就算是放弃了,衣从庸三人的表情,也不可能那么淡定啊。

  “我堂堂超凡二重,何必瞻前顾后,先杀了此人,我倒是要看看,谁人敢与我作对。”

  苏继伟不再多想,对陈阳道:“小子,你真是够嚣张的,居然连尚野也不放在眼里。既然如此,那你就接我一招吧。”

  他气势汹汹,陈阳却看也没看他一眼,道:“你先等等,待会我再和你慢慢谈。”

  苏继伟嘴角一抽,却见陈阳直接无视他,看向殷幽梨那个方向,对站在殷幽梨身后的姑娘道:“你叫龙雨是吧,到我这边来,今天我罩你。”

  见此,所有人都愣住了。

  这小子,绝对是神经病。

  面对超凡二重的苏继伟,他居然还能无视,而且还说要罩着殷幽梨的炉鼎,他是哪来的勇气?

  “可惜,此人天赋或许不凡,但脑子有问题。”

  “太狂了,难道他以为,自己能一个人对付殷幽梨和苏继伟不成?”

  “还好尚野没收他为徒,不然之后发现他真的脑子有洞,想后悔也不好意思呀。”

  众人议论纷纷,看向陈阳的目光中,都有几分不满和嘲讽。

  苏继伟看着陈阳的背影,心中大怒。

  可接着,他却怒极反笑。

  他目光中闪过一抹冷色,对殷幽梨道:“刚才他招惹你,现在又想要抢走你的炉鼎,既然如此,那你就亲手杀了他吧。”

  苏继伟瞥了眼尚野,若有所指道:“如果谁再次插手,我可不会给任何人面子。到时候,别怪我翻脸不认人。”

  说完,苏继伟坐回了椅子上。

  他想杀陈阳,但殷幽梨也想杀,既然如此,这个机会,就让给殷幽梨吧。

  会议厅内的温度,渐渐降低。

  一股阴厉的煞气,弥漫在屋内,令人头皮发麻。

  这一切,都是殷幽梨造成。

  她缓缓站起身来,目光直视陈阳,指了指身后的龙雨,道:“你是说,你罩着他?”

  “对。”陈阳点了点头,接着道:“而且,我还要杀了你。”

  此时,殷幽梨已经冷静下来。

  她不像先前那么易怒,而是笑了起来,道:“小子,你以为杀了梁人杰,就天下无敌了吗?我告诉你,就算是梁人杰,在我等超凡修者眼中,也不过是蝼蚁罢了。你顶多,也就比蝼蚁大一点,算是个蚂蚱。”

  这边她说着狠话,那边陈阳却是看也没看她,对龙雨道:“龙雨,快过来,我说了罩你,就肯定罩你。”

  龙雨娇躯一颤,她很想离开殷幽梨,可她早已被殷幽梨的可怕手段震慑,连脚步也不敢挪动。

  而且,她也不认为,陈阳可能战胜殷幽梨。

  她还是低着头,一声不吭,我见犹怜。

  “哼!”

  殷幽梨冷哼一声,对陈阳道:“小子,龙雨是我的物品,除非我死,不然的话,这件物品会永远跟着我。”

  陈阳扫了眼殷幽梨,淡然道:“既然如此,那你就去死吧。”

  殷幽梨瞳孔收缩,便要出手。

  谁知这时,一直握在手中的电话震动了下,却是来了一条信息。

  她此刻心头正怒火丛生,哪里有心情去看信息。

  她正欲把手机扔下,却见上面弹出来一张男人的照片。

  她瞥了一眼,当看清之时,她目光刷的转向陈阳,眼中满是疑惑之色。

  因为照片和眼前之人,居然一模一样。

  她沉声道:“你是陈阳?”

  陈阳点了点头:“对。”

  殷幽梨眉毛一挑,又道:“你就是杀了厉宇豪的陈阳?”

  “是。”

  陈阳又点了点头。

  见此,众人都是大感意外。

  刚才他们都听了殷幽梨讲有关陈阳的事情,却不料,陈阳远在天边近在眼前。

  门捷罗列夫斯基腾地站起来,朝陈阳问道:“既然你是陈阳,那你说说,那两个冲武星修者,到底去了哪里?”

  众人目光一亮,皆是看向陈阳,也想知道答案。

  陈阳瞥了眼门捷,淡然道:“被我杀了。”

  这个答案,众人并不相信。

  一名结丹前期,斩杀两名超凡三重修者,除非是做白日梦,不然绝不可能。

  “没想到,你就是陈阳。你杀我炉鼎,无视我威严,我必将杀你。”

  殷幽梨咬牙切齿道,脸上渐渐笼罩了一层薄薄的黑气,犹如面纱般将她的面孔遮蔽。

  她冷笑道:“放心,我不会让你死得那么轻松,因为,我还有些问题要问你。”

  陈阳摇了摇头,玩味笑道:“你问不了任何问题,因为你会死。”

  “小子,你以为,我还是梁人杰那种水平吗?”

  殷幽梨笼罩脸庞的黑气波动了下,语气尖利,整个人的气势陡然拔高,黑色的真气,犹如潮水般,在她身体周围凝聚。

  刷。

  一把黑黝黝的长柄镰刀,出现在她手中。

  那镰刀刀锋上布满锯齿,每一个锯齿都泛着暗红色,不知被多少鲜血所浸染。

  “主人,求你放了他。”

  眼看殷幽梨就要出手,突然,一道人影猛地冲了出来,跪在了她的面前。

  这人,赫然是龙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