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 > 第1392章 超强神识

  不出陈阳所料,那白骨巨怪,还真不是那么容易击溃。

  白骨虽然散落,但妖气却弥漫在白骨堆之上,旋转着窜动,竟是将白骨凝聚起来,形成了一头狼的形态。

  不过这条骨狼,并没有脑袋。

  “白起不愧是来自外星域的万年老妖怪,虽然境界大大跌落,但这些手段,着实玄奥。”

  陈阳心里不暗赞一句,目光穿过白骨,落在了骨狼腹腔中的妖气之上。

  他明白,要想彻底消灭这怪物,需要灭绝妖气才行。

  突然,深潭水面震dàng),波涛汹涌,溅起巨大的水花。

  不过,水花并没有持续多久,很快就平息了下来。

  而深潭下的气息,消失了一道,却是黑鳞蟒已经被白起斩杀了。

  眼看时间紧迫,陈阳若是再和两只怪物缠斗,可就分不出手来,拦截白起了。

  他面色一凝,刷的收起黑光剑,轰轰的火焰燃烧声响起,他周瞬间被烈焰虚影笼罩,整个山坳中的温度,瞬间上升。

  “龙爪手。”

  他双手往前探出,凭虚而握,分别抓向了骨狼和廖志所化的人怪物。

  如今他的烈焰大势,已经达到了第二层融汇的境界,威力更胜以往,岂是区区两只妖气所聚的怪物能够抵挡。

  龙爪手携着滚滚火焰之威,犹如烈焰大手,抓在两只白骨怪物的上,瞬间将骨骼摧毁成灰烬。

  那一缕妖气,也在掌影笼罩的瞬间,发出滋滋滋的声音,然后淹没在掌影之中,彻底消散。

  哗啦。

  就在陈阳解决两只白骨怪物的刹那,后深潭传来声音,却是有一道影子,飞速出了深潭。

  水花飞溅而起,遮掩形。

  陈阳毫不犹豫,后烈焰大势虚影,轰然朝着深潭倾轧而去,烈焰滔天,恐怖的威势,连太阳光芒都被掩盖。

  他翻手取出黑光剑,紫气东来,一剑斩落。

  烈焰大势虽是虚影,但极度的高温,令得腾空的水花蒸发,漫天的水汽缭绕,犹如深潭煮沸了一般。

  “不对!”

  眼看剑气斩杀而过,陈阳却是皱起了眉头。

  因为他发现,那隐藏在水花之中的黑影,虽有妖气,但却没有妖气波动。

  此时,水花被剑气劈开,噗嗤斩过。

  黑血飚而出,从深潭下冲出来的,赫然是黑鳞蟒的尸体,却并非白起。

  剑气掠过,黑鳞蟒被斩成了两段,尸体跌落在深潭旁边。

  陈阳朝深潭看去,感应着妖气,可是白起隐藏妖气的手段十分高明,他竟是没有丝毫的发现。

  “这家伙,不会已经逃了吧。”

  陈阳皱了下眉头,不得已,他神识释放,探入深潭之中。

  不料,他刚释放神识,就感到了强大的威胁从深潭之中传来,赫然也是一道神识力量。

  那神识浩瀚磅礴,犹如海洋。

  而陈阳的神识,却像是海洋上的一叶扁舟。

  “不好!”

  陈阳暗道不好,连忙收回神识。

  白起虽然境界跌落,但神识力量还在。

  或许他不懂得神识攻击的手段,无法攻击陈阳,但陈阳主动去试探,就算简单的碰撞,神识也会受伤。

  毕竟白起这个万年老妖的神识,可是非常强大的,绝非现在的陈阳可以相比。

  神识力量没有追击而来,说明白起并没掌握神识攻击。

  不过,陈阳也不敢贸然释放神识了,万一被白起抓住机会,他必然神识重伤。

  陈阳收回神识,松了口气,形一跃,跳入了深潭之中。

  他飞速朝着深潭底部追去,发现深潭下,竟然有个能容纳一人通行的暗渠。

  “让他给跑了。”

  陈阳摇了摇头,并没有进入暗渠。

  白起的速度,本就比他快,此时人影不见,他再追上去,已经迟了。

  “可惜,被他给跑了。下次要找到他,就不是那么容易了。”

  “而且他吞食黑鳞蟒的妖丹,实力恢复后,还能增强,不知到时候能不能打得过他。”

  陈阳面露遗憾之色,从深潭返回了山坳中。

  他看了眼跌落在岸边的黑鳞蟒尸体,被他全力一击,斩杀成了两截,犹如两根巨大的黑管子,散落在地上。

  黑鳞蟒的脑袋已经破开,妖丹被白起取走。

  如果不是陈阳在这里,白起可不会把黑鳞蟒的尸体扔下,毕竟妖兽残留的妖气,对白起的作用还是很大。

  陈阳没有着急着取蛇胆和蛇鳞,他目光一转,看向了冷痕和郦衡舟。

  两人被他冰冷的目光一看,都吓得体颤抖,面无人色。

  为结丹中期修者,他们还是第一次,感受到如此巨大的压力,即使面对天魔道道主时,他们也没有这种感觉。

  刚才陈阳展现出来的力量,已经彻底震慑住了他们。

  郦衡舟语气颤抖道:“陈阳,我们无冤无仇,这黑蛇你拿去,放我们一马如何?”

  冷痕也道:“若是你绕我们一命,我上的东西,都可以给你。”

  听到两人的求饶,陈阳笑着摇了摇头,对郦衡舟反问道:“如果你能杀我,你会放过我吗?”

  说完,他看向冷痕,问道:“我杀了你,你上的东西,似乎也属于我,那我为什么要放过你?”

  两个问题,把郦衡舟二人问得面色惨白,不知如何作答。

  两人对视一眼,狠狠地咬了咬牙,拼尽最后的力气,猛地朝着空中飞去,想要逃脱。

  打,他们是不敢打了。

  逃,虽然他们明知不能逃,但也不愿放过这个唯一可能的机会。

  “哼!”

  陈阳冷哼一声,双手凭虚一握。

  空中浮现两只巨大的龙爪手,将腾空的郦衡舟二人,直接捏成了一团血雾,压扁了的尸体,坠落进入深潭中,给黑色的潭水,添上了一抹红色。

  一直躲在树下,没敢现的桂东河,见此刻所有人皆被陈阳碾压,他整个人已经懵了。

  眼前之人,简直就是天神下凡,无人能挡!

  直到郦衡舟两人被杀,桂东河打了个激灵,这才回过神来。

  他思索着,自己该怎么办,目光一转,落在了旁的褚良喻上。

  刷的一下,他拔出长剑,想要挟持褚良喻。

  可是,他刚刚拔剑,口中却噗地喷出一口鲜血来,躯一颤,运转的真气,瞬间溃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