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 > 第1379章 我们的奇妙旅程

  孟祎的衣服一落,众人的目光刷的都聚集了过去。

  她以前能当模特,身材自然是相当的火辣,此刻那些广竹县的二代们看着她,差点就要流鼻血了。

  “啊!”

  孟祎惊呼一声,连忙双手抱在胸前,将自己的身子挡住。

  “你要干什么?”

  她一脸惊恐地看着陈阳,往后退了两步,以为陈阳要对她行那男女之事。

  “站住!”

  陈阳冷喝一声,一股无形的气势,顿时就将孟祎镇住,不敢动弹。

  周围的目光投射过去,孟祎只觉身上火辣辣的,面颊羞得通红,高傲的内心,顿时受到了极大的打击。

  她愿意把身子交给桂东河这样的强者,但不代表,她愿意****着,让别人观看。

  而且还是那些,她看不起的人。

  她身子颤抖,畏惧地看向陈阳,眼神中露出了哀求之色,道:“求求你,能不能别……别在这里?”

  此时她低声下气的模样,哪里还有那天在酒会时的半分高傲。

  陈阳摇了摇头,道:“你别胡思乱想,我对你没兴趣。”

  孟祎瑟缩地看着陈阳,不解陈阳的用意。

  陈阳俯视着孟祎,冷声道:“我只是想让你这种自以为是的高傲女人,也感受一下尊严被别人践踏的感觉。这样,你就知道,当你骂别人土包子,无视别人的礼物,把别人看得连狗都不如的时候,那种感觉,和你现在这样,差不多。”

  闻言,众人都愣了下,没想到陈阳居然是这种用意。

  孟祎身子颤抖,双手紧紧抱在胸前,哀求道:“陈先生,我错了,我真的错了,我愿意……”

  陈阳摆了摆手,不屑一笑,道:“你这种人,不会有悔改之心。我知道,你现在恨不得把我千刀万剐,五马分尸。不过没关系,我就没想过你会变得善良。我只是想让你体验一下,尊严被践踏的感觉罢了,至于你这副肮脏的皮囊,我没兴趣。”

  说完,陈阳看也不看孟祎一眼,对已经傻眼的广竹县二代们道:“谁带了衣服,给她拿一件穿上。”

  立刻有人上前,帮孟祎穿上了衣服。

  接下来,现场陷入了寂静之中,没有一个人说话,全都等着陈阳的命令。

  陈阳对看向广竹县的二代们,指了指他们背上的行囊,又指了指身前的地面,道:“把你们背的东西,都放到地上。”

  那些二代们,见孟祎被整治得不敢吭声,他们哪里还敢招惹陈阳,得到命令,都赶紧把行囊放在了陈阳身前空地上。

  众人不解地看着陈阳,不知他要干什么。

  等行囊都放好,陈阳对桂东河道:“桂先生,刚才你向我表达了真挚的歉意,接下来,你应该用自己的行动来表示了。”

  说着,陈阳指着地上二十多个行囊,脸上露出友善的微笑,对桂东河道:“来吧,桂先生,把这些行囊背上,开启我们美妙的旅程。”

  一听这话,广竹县的二代们,全都一愣。

  这可是二十多个行囊,总共至少达到五百斤,一个人能不能背得动暂且不说,关键是他怎么背?

  桂东河没有吭声,他握紧了拳头,心里感到无比的愤怒。

  他在香江的名声很响,谁人不是对他恭敬有加,就算是香江特首和李超人等人,也对他客客气气,不会有半点怠慢。

  可这次到吴州来,居然接连受挫,先前被打成重伤,现在居然还被人命令背行囊。

  背行囊,这不是下人做的事情吗?

  可是,他还不得不背。

  因为,他打不过陈阳。

  “我一定要杀了你,等我师傅来了,我一定要杀了你!”

  桂东河心里狠狠地说道,表面上却没有表露出不满,朝着那堆行囊走过去。

  叶添龙、叶恒宇、徐忠、孟祎四人,虽然有心想要帮他分担,但看到陈阳微笑的面孔,他们都不敢上前。

  二十多个行囊,对普通人来说,可能很难背起来。

  但桂东河身为开光前期的修者,自然能够办到。

  他把行囊接连绑在一起,然后往背上一放,轻轻松松就背了起来。

  见此,那些广竹县的二代们,都惊得目瞪口呆,这才知道眼前这位桂先生,到底有多强的力量。

  桂东河感觉到背上的压力,虽然对他来说很轻,但却令他越发愤怒。

  这不是身体的折磨,而是精神的折磨。

  “陈先生,我们……走吧。”

  桂东河做了个深呼吸,平复情绪后,对陈阳道。

  “不急。”

  陈阳笑了笑,目光一转,看向跪在地上的叶添龙和叶恒宇,道:“你们两个,应该都累了,不如,你们都坐到桂先生的行囊上。反正二十多个行囊叠在一起,位置够大,你们躺上去也行。”

  闻言,桂东河嘴角一抽,斜睨着叶添龙二人,微微摇头。

  如果让叶添龙二人坐到自己的背上,那岂不是自己背着他们,这简直就是无尽的耻辱。

  叶添龙和叶恒宇,还指望桂东河带他们踏上成仙之路,当然不敢得罪桂东河。

  他们缩了缩脖子,对陈阳道:“我……我们不累,我们自己走就行。”

  陈阳面色一冷,沉声道:“怎么,对我安排的位置,你们不满意吗?”

  “满意,当然满意。”

  生怕陈阳发火,叶添龙父子连忙点头。

  陈阳又露出微笑,一指桂东河的后背,道:“既然满意,还不赶快坐上去。”

  话说到这个份上,叶添龙父子也没有别的选择了。

  他们两人走到桂东河身边,面露苦色,低声对桂东河道:“表哥,得罪了。”

  说完,两人蹑手蹑脚地爬上了桂东河背后的行囊,坐在上面,如坐针毡,身子不断地发抖。

  桂东河整张脸都绿了,眼神中的恨意越来越浓。

  “哼!你采阴补阳,伤天害理,现在只是对你的小小惩罚罢了。就算拿了你的命,我还嫌不够。”

  陈阳瞥了眼桂东河,心底冷哼一声,对众人道:“走吧,继续我们的奇妙旅程。”

  奇妙,哪里奇妙了?

  所有人都嘴角一抽,连忙跟上陈阳的步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