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 > 第1376章 耍心机

  陈阳仔细一看,现那二十多人中,孟祎和徐忠赫然就在其中之列。『小说.』⒉

  至于其他的人,都是些广竹县的年轻二代,全是男人。

  昨天送红宝石,被孟祎损了一通的梁毅伟,居然也在其中。

  孟氏集团这个招牌的确是够响亮,这么多人都锲而不舍的巴结,因为哪怕是孟氏集团牙缝里掉出来的生意,也足够撑死不少广竹县的小企业。

  可惜这些人却不知,孟祎根本就没把他们放在眼里,让他们跟着来,只是想拉些苦力罢了。

  这些平日里逍遥自在的二代,此刻背后都背着行囊,在山里艰难行进,背后的重量压得喘不过气来,还得给孟祎赔笑脸,大声说不累。

  见到这一幕,陈阳和褚良喻,都不禁笑了起来。

  “谁?!”

  听到笑声,孟祎那边的人,都看了过来。

  一见是陈阳,孟祎面色刷的就变了,咬了咬牙,冷声道:“你们在这里干什么?”

  陈阳走过去,意味深长地看着孟祎,笑道:“和你们干一样的事?”

  梁毅伟自认为陈阳拿走了他的红宝石,两人关系比较近,他开口问道:“陈先生,褚大师,你们也是来考察王乌山,打算开风景区吗?”

  “是的。”

  陈阳点了点头,随口应道。

  听到这话,那些二代们都是一脸想不通的表情,这王乌山没什么好看的,怎么突然变成了香馍馍,都来搞开?

  一名认识褚良喻的青年,上前问道:“褚大师,你也打算投资?”

  褚良喻道:“我是帮陈先生看看这里的风水,据说这里有怪兽出没,得小心点才行。”

  对于妖兽的消息,广竹县封锁得很严密,就算在场的富二代在广竹县都小有地位,但却不知这件事。

  不过,孟祎听到陈阳和褚良喻的话,知道他们是在暗示自己妖兽的事情,她脸上露出不悦之色,却又不敢作。

  她盯着陈阳,心里暗道:“哼,东河去探索另外一条路,不然的话,如果他在这里,现在就要你跪下给我道歉。”

  陈阳没理会孟祎等人,在周围观察了下,现并没有残留的妖气,也无蛇类妖兽行动留下的痕迹。

  这个所谓的可疑点,不过是以讹传讹罢了。

  既然没有收获,他转身便欲离开,对褚良喻道:“褚大师,走吧。”

  “等等。”

  两人正迈开步,身后孟祎却突然喊道。

  陈阳回头,饶有趣味地看向孟祎,笑道:“孟大小姐,有事吗?”

  孟祎傲娇的脸上,突然露出微笑,给人十分亲切的感觉,道:“既然陈先生也是来投资开,不如我们同行,也好互相交流。说不定,我们有合作的机会呢?”

  什么意思,向我示好?

  陈阳心里狐疑,不知孟祎在打什么主意。

  这女人绝非善类,前日结怨,怎可能轻易放下成见,此时的示好肯定有猫腻。

  不过,陈阳也懒得多想,对孟祎笑了笑,干脆答应道:“好啊,有你这个美女同行,也多了几分乐趣。”

  见陈阳答应,孟祎眼中闪过狡黠之色,心头窃喜道:“哼,待会东河就会过来与我会和,我倒是要看看,你在东河的面前,是不是也一样那么嚣张。”

  心里狠,但孟祎脸上却露出如银行柜员般的职业微笑,对陈阳道:“陈先生,不知你打算,如何开王乌山?”

  明知两人都是借开之名,行灭妖之事,但孟祎还是假模假样的和陈阳交流了起来。

  看她这架势,陈阳就知道,她肯定是在拖延时间,等什么人过来。

  那人,才是她的底牌。

  陈阳也不着急,扫了眼杂草丛生,树木凋零的王乌山,道:“这王乌山,也没什么新奇的。不过,这地方够大,我打算搞一个猛兽乐园。在这里放上一些猛兽,让人进来历险,那才刺激。”

  听到这话意有所指,孟祎盈盈一笑,道:“陈先生,你这计划,投资可就有些大了。再说真有猛兽,谁还敢来。”

  陈阳笑道:“你不是敢来吗?”

  ……

  两人聊了起来,你一言我一句,陈阳言语中暗藏机锋,孟祎明知其中意思,但每每都装作若无其事,扯开话题。

  她也是耐住性子,一直陪笑。

  但她心里,却期待着,等桂东河出现的时候,狠狠地收拾陈阳一顿,出一口恶气。

  可惜旁边还有广竹县的土包子,不然的话,直接把陈阳杀了,扔在王乌山,也没人知道。

  这边两人聊着天,旁边的广竹县二代们,则是一脸羡慕的看着陈阳。

  有实力就是好,前两天还和孟祎争锋相对,今天孟祎就主动和解,可对他们,孟祎连正眼也不瞧一眼。

  “孟小姐,我们该走了吧。”

  聊了一会,陈阳还不见孟祎的人来,有些不耐烦道。

  孟祎也不好再相劝,对陈阳微微一笑,眼神朝着南边瞄过去,顿时脸上露出兴奋之色。

  她连忙举起手,朝南边挥了挥,喊道:“东河,快过来,我在这里。”

  东河?桂东河?

  陈阳撇了撇嘴,略一感应身后的真气波动,立刻判断出,来者正是桂东河。

  这可真是巧了,孟祎的底牌,居然是桂东河。

  “好一个陈先生,哼,我东河哥来了,我倒要看看你,有多大的本事。”

  刚刚还笑盈盈的孟祎,脸色顿时就变了,冷冷地嘲讽了陈阳一句,绕过他,朝着他身后跑过去,声音糯糯地喊道:“东河哥,你怎么这么久才过来,人家好担心你呀。”

  听到这娇滴滴的声音,陈阳头皮麻,感到一阵恶心。

  旁边的广竹县二代们,看向桂东河,则是一脸羡慕嫉妒的表情。

  “小祎,让你担心了。”

  桂东河对孟祎笑了笑,看也没看其他人,道:“走吧,去下一个地点。”

  “等等。”

  孟祎拉住桂东河,脸上露出委屈的表情,嘟哝道:“东河哥,我被人欺负了。”

  “怎么回事,竟然有人敢欺负我们家小祎!?”

  桂东河气势傲然,双手负在背后,一副睥睨天下的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