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 > 第1374章 孟祎的底牌

  眼看徐忠落水,众人都吓了一跳。

  余县长一脸郁闷,赶紧让人把徐忠打捞上来。

  徐忠口中吐出几口水之后,这才缓缓醒了过来。

  他打了个激灵,面色凝重地看向褚良喻,发现自己根本无法看透对方的境界,他心里更是惊惧。

  眼前之人,绝不是他能对付得了的。

  陈阳没理会徐忠,看向孟祎,道:“把红宝石卖给我吧,谢谢。”

  孟祎心底一颤,贝齿紧咬,盯着陈阳,不知该如何回应。

  有徐忠保护她,她一直有恃无恐。

  可她却万万没料到,褚良喻轻轻松松,就被徐忠击败了。

  可是,自己堂堂孟家大小姐,就这么向个大陆的乡巴佬认输,她心中实在不甘。

  心底一横,孟祎也是豁出去了,脖子一扬,冷声对陈阳道:“就算你杀了我,我也不会把红宝石交出来。哼!我倒要看看,你是不是真敢动手杀我。”

  闻言,徐忠心头咯噔一跳,忙喊道:“小姐!不可。”

  孟祎愣了下,转头看向徐忠,皱眉道:“徐忠,我们怕他干嘛,他……”

  “小姐!”

  徐忠赶紧打断了孟祎的话,生怕孟祎激怒了陈阳,真把她给杀了。

  以褚良喻的实力,他可不认为,会把孟祎放在眼里。

  他也来不及给孟祎解释,把刚才收起来的红宝石拿出,递给陈阳,道:“陈先生,这是你要的红宝石。刚才发生的事情,都是误会,还请你切勿怪罪。”

  此言一出,全场一片哗然。

  徐忠代表了孟祎,那么这意思,孟祎是认怂了?

  “徐忠,你干什么,这红宝石我就算给一条狗,也不给他。”

  孟祎却还没认清楚形式,急得直跳脚。

  “小姐。”

  徐忠面色一沉,给孟祎使了个眼色,示意孟祎别说话。

  孟祎柳眉倒竖,小姐脾气要发作,却终究被徐忠的气势给压住,没吭声。

  她是知道徐忠的傲气,一般人还真的不放在眼里。

  如果不是孟家对徐忠有恩,徐忠也不会委身在孟家,给她孟祎当保镖。

  既然徐忠如此忌惮对方,孟祎心想好汉不吃眼前亏,现在先让陈阳蹦跶,等郦老到了,要你们好看。

  “哼!”

  孟祎冷哼一声,别过头去,不再看陈阳。

  见此,徐忠松了口气,把红宝石交给陈阳,道:“这颗红宝石,不值多少钱,就送给陈先生了。”

  “谢谢。”

  陈阳接过红宝石,道了声谢,然后转头看向梁毅伟,问道:“这颗红宝石,算我向你买的,多少钱?”

  连孟家大小姐都认怂了,梁毅伟哪里敢要陈阳的钱。

  他连忙摆手道:“不不不,宝石我送给了孟小姐,现在她转送给你,就是你的了,不用给我钱。”

  “那就谢谢你了。”

  陈阳笑了笑,不再多说,转身走出人群。

  褚良喻不动声色,悄然跟上了陈阳。

  孟祎被损了面子,气得肺都要炸了,哪里还有心情留下参加酒会,她对余县长道:“我有些累,先告辞了。”

  说完,她头也不回,和徐忠一起离开。

  等起争执的两方都走了,原本平静的现场,顿时炸开了锅。

  “刚才那个陈先生是什么身份,居然不卖孟家面子。”

  “谁知道呢,余县长叫他将军,想必是个军人吧。”

  “真是奇怪,怎么有如此年轻的将军?”

  “褚大师是多厉害的人物,刚才还帮他打人,足见此人身份不简单呀。”

  听到这些交谈,余县长心里却是叫苦不迭。

  孟祎和陈阳,两边他都惹不起。

  可他担心的是,得罪了孟祎,投资没了,广竹县的发展怎么办?

  他却不知,孟祎到广竹县来,并非真是投资,而是另有目的。

  ……

  乒的一声,孟祎狠狠地把花瓶扔在地上,气得咬牙切齿,狠声道:“真是气死我了,那个小子,居然敢威胁杀我,简直是太可恶了,我绝对不会放过他!”

  徐忠沉声道:“小姐,那个道士不简单,实力远胜于我,要想对付他们,不容易。”

  孟祎沉声道:“再过两天,郦老便会赶到。在郦老面前,就算他再厉害,也得俯首称臣。”

  徐忠目光一亮,惊喜道:“郦老答应了要来?”

  孟祎嘴角勾起一抹微笑,道:“我想方设法,这才把消息传给郦老。他听说王乌山有蛟龙出现,自然就有了兴趣。”

  徐忠面露敬仰之色,喜道:“郦老可是神仙般的人物,如果有他出面,这天下间,就没有摆不平的事。那个叫陈阳的小子,还有打伤我的道士,哼哼,一定要让他们付出代价。”

  孟祎眼中闪过冷色,咬牙道:“那个小子,还真把自己当回事。管他是什么将军,管他有谁保护,在绝对的力量面前,他不过是蝼蚁罢了。”

  说到这里,孟祎傲然地扬起下巴,犹如睥睨天下一般,充满了自信。

  徐忠点了点头,对孟祎的话非常认同。

  或许那陈阳在世俗中有些实力,但和郦老相比,却是天差地别,不是同一个世界的人物。

  不过,徐忠还是担心道:“小姐,郦老还有两天才到,我担心,那个小子,会对我们动手。”

  孟祎眼珠一转,沉声道:“郦老虽然还没来,但他徒弟桂东河已经到了,现在就在吴州。我和桂东河交好,让他先赶到广竹县来。有他保护我们,想必也足够了。”

  “桂少也来了!”

  徐忠面露惊讶之色,对桂东河的名字,也是如雷贯耳。

  孟祎微笑道:“东河得知我要来,这才赶到吴州。否则的话,他岂会纡尊降贵,到这穷乡僻壤。”

  闻言,徐忠眉毛一挑,道:“小姐,你的意思是……”

  “对,我在追求东河,而且,现在我们俩的关系,已经越发亲密了。”

  孟祎嘴角上翘,露出微笑。

  闻言,徐忠道:“小姐若是能和桂少喜结连理,届时在家族中的地位必将水涨船高。而且,你还有机会,成为郦老的徒弟。啧啧,那才真是令人羡慕啊!”

  孟祎得意道:“放心,若是有那么一日,我会请郦老指点你一二,想必对你也大有益处。”

  “那就多谢小姐了。”

  徐忠忙感谢道,如果说先前他只是报恩,那么孟祎搭上桂东河,他对孟祎就更多了几分敬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