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 > 第1347章 依旧碾压

  神识攻击!

  衣从庸眉毛一挑,眼中闪过一抹意外之色。

  他扫了眼地上的天池派弟子,心里暗道:“这些结丹境后辈,他也只是能令他们短暂昏迷而已,想必他就算会神识攻击,神识力量也不会太强,应该对我没用。”

  如此一想,衣从庸放下心来,不再担心陈阳的神识攻击。

  不过,他却担心起陈阳的师从。

  他阴沉着脸,问道:“陈阳是吧,你既然会神识攻击,难道你是卿龄愚的徒弟?”

  卿龄愚?

  陈阳心头不解,这个名字,他从没听过。

  不过他猜测,这卿龄愚,应该也是和衣从庸一样,是个云游四海的超凡修者。

  “看样子,地球上的超凡修者,比想象中多。而且他们自成一个圈子,互相之间都认识。只是他们很少露面,所以别人才不知道。”

  陈阳心里如此想着,对衣从庸的小圈子,来了几分兴趣。

  或许衣从庸等人口中,能获得一些别人不知道的信息。

  面对衣从庸的质问,陈阳摇头道:“你说的卿龄愚,我并不认识。”

  闻言,衣从庸暗暗松了口气。

  卿龄愚也是超凡一重,但不知从哪得到一种神识修炼的法门,而且掌握了神识攻击。

  虽然是最粗浅的神识攻击手段,但同阶对战,却有极大的优势。

  这也就导致,卿龄愚成为超凡境老家伙当中,衣从庸最忌惮的一个。

  所以得知陈阳会神识攻击,他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卿龄愚。

  如果陈阳是卿龄愚的徒弟,他顾忌卿龄愚,要杀陈阳的话,还得想想后果。

  但既然不是卿龄愚的徒弟,他也就没有了顾忌。

  他已一种居高临下的姿态看着陈阳,淡然道:“年轻人,你欺我天池派,杀我天池圣女,简直是罪大恶极。今天无论如何,我也要留下你的性命。”

  “出手吧。”

  陈阳淡然一笑,丝毫没有被衣从庸震慑住。

  “剑来。”

  衣从庸很装逼地叫了一声,华云峰赶紧递上了自己的霜雪锋。

  晶莹宝剑在衣从庸手中,似乎变得更加的剔透,锋芒也更加的锐利。

  “我只需一招,便能杀你。”

  衣从庸气势傲然,他堂堂超凡一重,不把在场任何人放在眼里。

  就算陈阳再强,终究是结丹境。

  在他眼里,不值一提。

  “御魔真剑!”

  衣从庸左手负在背后,右手冰晶长剑一挥。

  一道剑气如长虹贯日般,凝聚于剑刃之上,那股磅礴恐怖的威势,将整个天玄阁都笼罩了进去,仿佛剑气释放后,要把天玄阁完全摧毁。

  如此强大的力量,令得全场都为之变色。

  “这……这就是超凡境的力量。”

  “太强了,这绝不是结丹境能够挡得住的。”

  “可惜啊可惜,陈阳终究要死在他的剑下。”

  “今日衣从庸回到天池派,无疑是宣示了天池派的底蕴。以后,谁还敢和天池派作对。”

  “衣从庸的实力,太可怕了!”

  众人一阵惊讶,这一次,他们都认为陈阳死定了。

  就算陈阳再逆天,难道还能和超凡境抗衡不成?

  要知道,超凡境可是神龙见首不见尾的绝世强者,一般都不会露面的。

  这些人,已经屹立在地球生命之上了。

  此时,黄正涛和周坤正两人,虽然有心想要去救陈阳,但却被那股强大的威压笼罩,根本连身体都无法动弹。

  眼看剑气就要释放而去,突然,汹涌狂暴的真气,倏地溃散,化作一道道真气乱流,朝着四面八方冲击开。

  在场结丹境,全都赶紧运转真气抵御。

  即使是超凡境的真气乱流,威力也相当恐怖。

  当天玄阁内回复平静,众人定睛一看,顿时傻眼。

  只见衣从庸手持霜雪锋,保持着挥剑的姿势,脸上的表情也是威风凛凛。

  可是,他却犹如变成了雕像,纹丝不动。

  而且,他的身上,没有半点的真气波动。

  这是怎么回事?

  就在众人茫然之时,陈阳朝衣从庸走过去,淡定地把霜雪锋拿过来,收入纳戒中,道:“一把年纪了,还学人装逼。这把中品灵器宝剑,就算是你交给我的装逼学费了。”

  见此,众人打了个激灵。

  霜雪锋可是天池派的掌门传承之物,陈阳居然拿走了。

  这……

  简直是无情地抽天池派的脸啊!

  而此时众人也明白过来,衣从庸之所以不动弹,肯定是遭到了陈阳的神识攻击。

  神识出错,那么就会失去对身体的控制,自然也就无法调动真气,变成了一尊雕像般。

  只是众人不料,陈阳的神识力量,居然能压得过衣从庸。

  见此,华云峰心如死灰。

  他本以为救星来了,不料,依旧是被陈阳碾压的结局。

  “醒来吧。”

  陈阳看着衣从庸,将释放出去,镇压住对方识海的神识体收回,衣从庸顿时就惊醒了过来。

  “啊!”

  他惊呼一声,蹬蹬往后退了两步,一脸惊骇地看着陈阳,眼中流露出忌惮之色。

  刚才出招的瞬间,他的识海突然遭到攻击,瞬间失去了意识。

  要知道,哪怕是卿龄愚的神识攻击,也没有这么犀利。

  可眼前这个年轻人的神识攻击,他连一丝反抗都无法做到。

  也就是说,陈阳的神识力量,完全碾压他,比他不知强大多少。

  而且,陈阳的神识攻击手段,也十分地高明。

  “怎么可能,这小子,怎会这么强!”

  衣从庸额头上浮现出豆大的汗珠,面对神识攻击,他无从抵抗。

  而且刚才自己失神的刹那,如果陈阳下手杀他,他现在已经死了。

  也就是说,陈阳饶了他一命。

  他越想越是心惊肉跳,如果正面作战,他自问陈阳不是他的对手。

  可加上神识攻击,他却连陈阳的衣角也无法碰到。

  “霜雪锋呢?”

  这时,衣从庸注意到自己手中的宝剑,已然不见。

  陈阳开口道:“那把剑,作为天池派对我的赔偿,我已经收起来了。”

  衣从庸嘴角一抽,脸上的表情变幻不定。

  他以高人姿态登场,此刻却陷入窘境,难道自己堂堂超凡一重,还真得给一个结丹前期认怂不成?

  他心里一阵纠结,拉下脸来,很不要脸地对陈阳道:“年轻人,你的神识攻击,的确厉害。不过,正面作战,你绝不是我的对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