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 > 第1336章 求情

  “陨落星辰!”

  陈阳挥剑,没有激活器纹,对付赵暮染这样的对手,还用不着他使出那么强的力量。

  剑尖之上,凝聚真元。

  真元扩散膨胀,化为紫色的星辰,表面光影流转,绚丽夺目。

  星辰剑气的恐怖威压,将这片空间笼罩,却是令赵暮染面色剧变。

  “吟!”

  一声龙吟响起,火龙从陈阳的体内窜出,和直径三十多米的星辰剑气,朝着前方密密麻麻的冰晶剑芒轰击而去。

  星辰剑气,势如破竹,摧枯拉朽。

  所过之处,冰晶剑芒,无可抵挡,碎裂无影。

  意境,碾压!

  神通,碾压!

  真元,碾压!

  陈阳对赵暮染,可谓是全方位的占据了上风。

  双方实力,完全不在一个层次。

  轰轰轰……

  冰晶剑芒爆裂的声音响起,每一粒剑芒都化作能量乱流,一部分能量被星辰剑气吞噬,另一部分冲击向四面八方。

  冰寒之气、真元能量,轰击在各处。

  侯府的后院,被轰得支离破碎,冰霜凝结。

  下一刻。

  砰轰。

  星辰剑气,击中了满脸惊容的赵暮染。

  鲜血飞溅,赵暮染整个被星辰剑气淹没,化为一个血人,在强大的能量流冲击下,没有坚持过一秒,便支离破碎。

  星辰剑气,掠过赵暮染粉碎的尸体,轰击在山坡上。

  轰隆。

  一声巨响,地动山摇。

  侯府后院的小山坡,整个被轰得塌陷了下去,泥土飞溅而起,尘埃滚滚。

  当战斗平息下来,整个后院已经面目全非。

  原本几十米高的人造小山坡,变成了一个方圆数百米,深不见底的坑洞,黑乎乎的一片,令人心惊。

  而刚才星辰剑气,轰击在地面的刹那,整个地面都剧烈晃动了下,不知震动传出了多远。

  陈阳走到赵暮染的碎尸旁,将那把三纹天器和纳戒都收起来,然后目光一转,看向站在远处的侯湘和侯涛二人。

  侯湘二人,被刚才巨大的冲击力,震得浑身剧痛,口中鲜血狂涌,面色一片惨白。

  地面上赵暮染的碎尸,给他们极大的冲击力。

  此刻见陈阳看过来,他们吓得瑟瑟发抖,心底冰寒。

  他们懵了,彻底懵了。

  他们完全没有料到,实力强悍的赵暮染,竟然不是陈阳一合之敌,被一剑就给秒杀了。

  后院的战斗,已经令整个侯府都被惊动。

  侯府的人,全都朝着这边赶过来。

  不过,当看到后院的情景时,他们都停下脚步,不敢靠近过来,生怕被杀。

  就连侯博易,也在犹豫了下之后,停下了脚步。

  他知道,此刻自己冲出去,也无济于事。

  后院,人数众多,但却一片死寂。

  突然,陈阳开口了:“侯湘、侯涛,你们自尽吧!”

  侯涛身体一颤,终于受不住那股巨大压力,噗通跪在了地上,语气颤抖道:“七世子,请你看在……”

  噗嗤。

  没等侯涛把话说完,一道指芒穿透了他的心脏,鲜血从他的后心处飙射出来,将乌黑的地面,染上了一抹红色。

  他低头看了眼胸口咕咕涌出的鲜血,眼神渐渐失去了神采,身子一歪,倒在地上,双眼瞪大,没有了呼吸。

  这一幕,把所有人都是吓得一颤。

  站在侯涛旁边的侯湘,更是浑身发抖,感觉膀胱难以受到控制,下一刻似乎就要被吓尿了。

  她努力控制着自己,即使是死,她也不愿当众出丑。

  陈阳看向侯湘,沉声道:“我本来看在皇爷爷的面子上,不与你们计较过往之事,可是你们却自寻死路。”

  侯湘喉咙发干,眼中闪过狠色,顶住压力,咬牙道:“陈阳,你可要想清楚,我是三世子的未婚妻。如果你杀了我,三世子绝不会善罢甘休的。”

  “我不杀你,难道他就会善罢甘休?”

  陈阳反问道。

  侯湘忙道:“如果你放了我,我可以帮你们讲和。”

  陈阳摇了摇头:“不用了,我自己的事情,我自己能够解决。”

  话音一落,陈阳抬起手指。

  侯湘大惊,忙喊道:“不,不要……”

  指芒释放而出,射向侯湘的心脏。

  可就在这时,突然一道真芒,从空中****而下,拦截向陈阳的指芒。

  陈阳只使出了十分之一不到的战力,指芒被轻易挡下。

  所有人都抬头朝空中看去,只见侯家最强者,王都符文公会会长侯玉山,飞落而下。

  他面色凝重,落在了侯湘身旁,看向陈阳,眼中充满了忌惮、惊讶、敬佩!

  符文公会,距离侯府很近。

  他发现这边发生战斗,就立刻赶了过来。

  当看到赵暮染死了的时候,他大惊失色。

  前几天,侯湘已是给他介绍过,这是假府巅峰的强者。

  可现在,赵暮染居然被打得支离破碎。

  侯玉山定睛一看,发现击杀赵暮染的人,竟是陈阳时,更是吃惊了。

  眼前这年轻人,真是当初进入王都的年轻人?

  时过境迁,不过短短两年多的时间,他竟强大如斯!

  侯玉山又看了眼侯涛,心里一痛,目光落在了侯湘的身上。

  孙儿已死,孙女一定要保住!

  侯玉山努力让自己保持镇静,语气带着几分恭敬,对陈阳拱了拱手,道:“七世子,还请你看在我的面子上,放过湘儿。”

  陈阳看了眼侯玉山,不禁感慨,明明是一家人,为何侯玉山为人磊落正直,可侯家其他人,却阴险歹毒?

  他摇了摇头,对侯玉山道:“侯会长,抱歉,恕我难以从命!”

  侯玉山皱了下眉头:“七世子,难道,真要不死不休吗?”

  陈阳道:“是她邀请我来此地,让赵暮染杀我,侯会长,你认为,我应该怎么做?”

  侯玉山无言以对,面色难看。

  沉默了下,他面露决然之色,对陈阳道:“七世子,既然如此,那就用我的命,来换湘儿的命吧。”

  陈阳眼中闪过异色,虽然心里对侯玉山十分钦佩,但他并没有动摇自己的决定,摇头道:“不行,我要杀的,是侯湘,任何人的命,都换不了。”

  “那我的命呢?”

  突然,一道声音,从空中传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