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 > 第1331章 春风得意

  听完了录音和黄正涛的话之后,华云峰脸上的笑容消失,坐在那里,表情变幻不定。

  楚宁珊待人友善,举止大方,天赋卓绝,尊敬师长……

  总而言之,似乎她的身上,有全世间的所有优点。

  她是华云峰最满意的弟子,认为最能继承天池派掌门之位的人选。

  可是,华云峰万万没想过,楚宁珊所表现出来的一切,竟然全都是假的。

  “她为了宝物,竟然勾结天魔道,刺杀陈阳。而且,独孤长老,也很可能是她杀的。”

  华云峰嘴里喃喃道,依旧还没从震惊失望中回过神来。

  饶是他境界再高,实力再强,此刻还是被打击到了。

  黄正涛坐在旁边,保持静默,并没有打搅华云峰的深思。

  此刻看着华云峰,他突然有些同情华云峰。

  也不知过了多久,华云峰长长地叹了口气,终于抬头看向了黄正涛,问道:“正涛兄,你这录音,是从哪来的?”

  “陈阳进入小世界之前,交给我的。”

  既然陈阳还保持易容,黄正涛没得到允许,也就没有透露陈阳还活着的消息。

  华云峰苦笑了下,摇头道:“或许没有这份录音,我一直被蒙在鼓里,反而更好。”

  黄正涛闻言,心里一跳。

  看样子,华云峰似乎有维护楚宁姗的意思啊。

  他问道:“你打算怎么做?”

  华云峰毕竟是一派掌门,目光一凝,沉声道:“我自有定夺,正涛兄,劳烦你了,请回吧。”

  见他不愿说,黄正涛也就没再追问,起身告辞。

  等黄正涛走了,华云峰看着手机,又陷入了沉思之中。

  过了一会,他对门外小童道:“真清,你去心神殿一趟,把宁珊叫过来。”

  “是。”

  真清应了声,快步朝着心神殿的方向跑去。

  心神殿,是天池派一个特殊的地方。

  所有的掌门继承人,在正式接任掌门之前,都会住在心神殿。

  可以说,心神殿是除了华云峰的天风殿之外,整个天池派,最尊贵的地方。

  在加封大典的前夜,楚宁珊已经住进了心神殿。

  此刻,心神殿中,楚宁珊泡在浴盆里,手掌玩弄着花瓣,峰峦淹没在清澈的水下,雪白的肌肤因为水温而发红,氤氲的真气缭绕着,气氛十分惬意。

  而楚宁珊的心情,也十分的惬意。

  “天池派掌门,终将由我继承,呵呵呵呵……”

  楚宁珊想到明日的加封大典,忍不住咯咯笑了起来,脸上满是喜悦之色。

  她幻想着,自己成为掌门之后,风光的一幕幕。

  手掌拂过水面,她突然动作停顿,秀眉微蹙。

  从蚩尤之墓离开后,她立刻前往美国,将断臂修复,安装了一只机械假肢。

  从外表来看,和肉身毫无区别,一般人根本分辨不出来。

  不过,修者能感应血脉真气,自然一眼就能看出她的右手是假的。

  即使没有人提起,但这一点,还是成为了她心里的一根刺。

  她左手摸着自己的机械右臂,眼中闪过阴狠之色,沉声自语道:“陈阳,这全都是拜你所赐。可惜,我却不能亲手杀你,报仇雪恨。不过你的亲人,我是不会放过的。厉宇豪收到消息,想必他现在,已经灭你满门了吧。”

  自言自语着,楚宁珊脸上露出一抹狞笑。

  “可惜呀,陈阳你处心积虑,想要坏我大事。现在你死无葬身之地,我却要成为天池派掌门。如果你还活着,不知道,你会不会被气死。哈哈哈……”

  楚宁珊又笑了起来,把往事抛在脑后,向往未来。

  咚咚咚。

  突然,敲门的声音响起。

  楚宁珊正舒服的沐浴,心神舒畅,却突然被人打扰,她脸上闪过一抹冷色,大为不悦。

  不过,她语气却十分和善,朝外问道:“谁呀?”

  一道谄媚的声音传来:“宁珊师姐,是我,刘弈。”

  听到是刘弈,楚宁珊语气一冷,沉声道:“天色已晚,你来找我,如果被别人看见,以为我和你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明日就是加封大典,你可别坏了我的事情。赶紧回去,有事明天再说。”

  虽然她外表装作和善,但在天池派,她还是有师姐的威严。

  尤其是对男弟子,她始终保持一定距离。

  如今她即将成为天池派掌门继承人,自然更要保持威严,以后才能更好地管理整个门派。

  所以,见刘弈一个男弟子,半夜来敲门,她语气略显冰冷,以示清高。

  其实在刘弈心里,楚宁珊就是他的女神。

  但楚宁珊高不可攀,他也就不敢表露心迹。

  此刻见楚宁珊驱赶他,他忙道:“宁珊师姐,我有要事相告。”

  “何事?”

  楚宁珊问道。

  刘弈道:“你不是让我留意黄正涛、黄述昊、周秀娜等人吗?我今天留意了下,黄正涛、周秀娜、黄述昊到了。不过,他们并没有散布什么有关你的不利消息。”

  闻言,楚宁珊对外面道:“你办得很好,继续关注他们的行踪。”

  刘弈听到夸奖,脸上露出喜色,胆子也大了点,问道:“宁珊师姐,你能不能告诉我,你是担心,他们散布什么消息吗?”

  “不该问的,不要问。”楚宁珊冷声道:“没你的事了,赶紧走吧。”

  “是,宁珊师姐。”

  刘弈尴尬一笑,转身便欲走,却又想起了今天遇到的陈阳,他又道:“对了,宁珊师姐,今天来了个陈阳。”

  “什么,陈阳!”

  惊呼传来,哗啦啦的水声响起,楚宁珊激动得从浴盆站了起来。

  门外,刘弈暗道:“果然如此,宁珊师姐喜欢陈阳,一听这个名字,就激动了。”

  刘弈忙解释道:“不是那个陈阳,是另一个陈阳,才开光前期,竟然还敢和我擂台生死战,简直是找死。”

  听到这话,楚宁珊皱了下眉头,没好气道:“不是那个陈阳,你和我说这个干嘛?哼,赶紧走吧,我要休息了。”

  “噢。”

  刘弈闹了个没趣,转身离去。

  “居然也叫陈阳,死了正好!”

  楚宁珊嘟哝道,坐回了浴盆中,轻抚着自己的胸前肌肤。

  咚咚咚……

  突然,外面又传来敲门声。

  她面露愠色,怒道:“刘弈,你还有什么话……”

  “宁珊师姐,是我,真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