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 > 第1307章 神识扰乱

  陈阳的思维在清醒和模糊之间不断挣扎,期间他始终坚持运转,保持住识海的扩张和洗练。

  过了不知多长时间,神识痛楚渐渐减弱,最后完全消失。

  这时,陈阳整个人都轻松了。

  他的神识体,又进入了识海之中。

  识海恢复了平静,幽冥草发挥出了作用,整个识海,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朝着四周扩张着。

  最后,当识海停下扩张时,整个识海已经达到了两百多平米。

  要知道一般的结丹前期,识海也就四十平米左右,陈阳差不多是普通水平的五倍。

  也就是说,相比同阶,他的神识力量,是别人的五倍。

  这个差距,不可谓不可怕。

  “识海达到一千平米,神识力量就足以修炼神识攻击。我还剩五株幽冥草,全部服下之后,识海要达到一千平米,应该没有问题。”

  陈阳当即又拿出一株幽冥草,服下之后,继续洗神修炼。

  ……

  过了十多天,总共六株幽冥草,陈阳全部使用完。

  他的识海达到了恐怖的一千七百多平米,已经远远超过结丹境,比一些超凡境还强。

  而且,他修炼,识海还在不断扩张,神识力量持续增强。

  既然神识力量达到了要求,接下来,他便开始修炼中,最简单的神识攻击招数:神识扰乱。

  神识扰乱,顾名思义,就是凭借自己的神识,扰乱对方的神识,令对方的思维出现紊乱。

  情况严重的,可直接致死,或者是神经错乱。

  情况较轻的,也能令对方行为失控。

  这招并不复杂,只需神识力量比对手强大就可以了,不用像其他神识攻击方式,需要精妙的神识掌控。

  虽然招数简单,但效果却非常好。

  当然,前提是神识比对方强。

  根据陈阳对逍遥阁众人的衡量,除了南宫凤吟的神识力量比他强之外,其他人都比不上他。

  修炼神识扰乱,并不是太难。

  大约半天的时间,陈阳就基本掌握,只差实践。

  “有了神识扰乱,再遇上危险,我也多了个保命的手段。”

  陈阳起身,朝着石洞外走去。

  走到石洞中段,他把尸傀韩信收了起来。

  他修炼神识期间,倒是十分安全,并没有遇到什么危险。

  “嗷!”

  陈阳刚走出石洞,一声狼嚎响起,竟是一头烈焰成灵的火焰狼,路过了石洞,正好看见他。

  这也真是够巧的,之前十多天,什么都没出现。

  现在刚出关,居然就遇到了一头烈焰成灵的狼。

  “正好,可以实践一下神识扰乱。”

  陈阳看向火焰狼,不等火焰狼攻上来,神识一动,识海波动了下,一道无形的神识力量,朝着烈焰狼攻去。

  火焰狼是灵识组成,陈阳的神识攻击,恰好击中的是其中枢。

  正扑过来的火焰狼,突然停顿,灵识土崩瓦解。

  下一刻,火焰狼的身躯散开,一缕缕火焰掉落地面,变成了无主之火。

  失去了灵识,火焰也就没有了威力,别说凝聚形态,就连攻击也做不到了。

  见此,陈阳目光一亮,惊喜道:“刚才那头火焰狼,应该接近超凡一重了,居然直接被神识扰乱抹杀。看来神识攻击,比我想象的还厉害。”

  心头一阵暗喜,陈阳瞥了眼地面的火焰,然后继续前进。

  “哈哈哈哈……”

  突然,笑声从前方传来。

  陈阳停下脚步,朝前一看,只见一道身影嗖的飞过来,站在一棵烧成焦炭的漆黑大树的光秃秃树枝上。

  那人,赫然是南宫飞宇。

  他早就料到,南宫飞宇会找自己的麻烦,所以一点也不吃惊。

  不过,自己刚刚练成神识扰乱,南宫飞宇就送上门来,真不知该说他是运气不好,还是运气不好。

  “陈阳,你躲得可真是隐蔽,找得我好苦呀。”

  南宫飞宇居高临下,俯视着陈阳,眼中满是狰狞之色,嘴角勾起玩味戏谑的冷笑。

  自从进入了这片空间,恢复了灵力,南宫飞宇就立刻大肆搜寻起来,想要找陈阳报仇。

  此刻终于见到陈阳,他心里十分兴奋。

  陈阳看向南宫飞宇,笑道:“小飞宇,你找我干什么,是不是又想给我干活了?”

  “哼哼!陈阳,你好大的胆子。”

  南宫飞宇身影一闪,从树枝上,落在了地面。

  他对陈阳道:“此地并不禁锢灵力,你区区结丹前期,我要杀你,简直是易如反掌,你居然还敢嚣张,真是不知死活。”

  “你还真以为,自己境界比我高,就能打得过我了吗?”陈阳淡然一笑,挑衅道:“不知死活的人,是你。”

  南宫飞宇眼中闪过杀机,但却没有着急着动手。

  他沉声道:“陈阳,如果你真是男人,你就正面和我作战,别让南宫云梦和凤姨帮你。”

  “杀你这种土鸡瓦狗,用得着别人帮忙吗?”

  陈阳嘴角带起玩味的笑意,朝南宫飞宇勾了勾手指,道:“来吧,小飞宇,我让你知道,你和我之间的差距,到底有多大。”

  “哼,没有南宫云梦和凤姨,你在我眼里,不过是砧板上的鱼肉,任我宰割。”

  南宫飞宇冷喝一声,身形一动,朝着陈阳攻了上来。

  他行动瞬间,刷的拔出了腰间的佩剑,一把极品灵器宝剑,堪比陈阳的黑光剑。

  剑光灼灼,真气凝练,南宫飞宇作为逍遥阁的天才,虽然接连在陈阳手上吃瘪,但他的真实战力,不容小觑。

  “死!”

  瞬息之间,南宫飞宇已是和陈阳拉近了距离,剑刃一抖,一道剑气激射而出,犹如长虹贯日般,直奔陈阳而来。

  那剑气的速度、威压、力量,都十分强。

  周围焚烧的植物灰烬,残留的点点火星,被剑气卷得腾飞起来,拖着一条灰烬与火星交织的尾巴,更是给这道剑气增强声威。

  “陈阳,你死定了!”

  南宫飞宇一剑挥出,刷的收剑入鞘。

  他鄙夷地看着陈阳,在他眼里,自己这一剑,必然取下陈阳的性命。

  而陈阳一死,纳戒就是他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