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 > 第1301章 杀与不杀

  石化的灌木丛中,走出来两人,赫然是南宫凤吟和南宫云梦。

  因为两人在陈阳身后,他看不见。

  但是南宫飞莫,却是看见了她们,连忙挥手喊道:“凤姨,云梦,快救救我,陈阳要杀我。”

  南宫云梦和南宫凤吟看过来,见地上躺着脑袋爆掉的南宫飞崇,两人脸上都露出惊讶之色。

  这是陈阳干的吗?

  她们看向陈阳的背影,心里不解,为何陈阳要杀人?

  得知是南宫云梦和南宫凤吟,陈阳更是头也没回,猛然往前跨出一步,一拳朝着南宫飞莫打了过去。

  “啊!”

  南宫飞莫出一声惊呼,眼睛瞪大,抬剑朝陈阳劈过来,可是度却太慢了。

  “住手!”

  南宫凤吟没想到,陈阳突然难,她连忙大喊阻止。

  但是,陈阳并没有听她的。

  砰轰。

  南宫飞莫的脑袋,被陈阳一拳打烂,身子一歪,倒在了地上,鲜血不断流出,将石化的草地染成了红色。

  见此,南宫凤吟面露怒色。

  虽然她灵力被禁锢,但心性却没改变,始终觉得自己堂堂凡七重,陈阳怎么能不听自己的话呢?

  她怒声呵斥道:“陈阳,你干什么,为何杀了飞莫和飞崇?!”

  陈阳心情不爽,也就没给南宫凤吟面子,反问道:“为何不能杀他们?”

  这一问,还真把南宫凤吟给问住了。

  愣了下,她没好气道:“他们是逍遥阁的子弟,我们现在算是同伴,你当然不能杀他们。”

  “同伴?”

  陈阳摇头笑了笑,道:“之前他们两个被噬岩猪追击,我出手救了他们的命,那个时候,我把他们当成了同伴。可是刚才,他们两个从我背后偷袭,想要杀我,这还是同伴吗?”

  “我救了他们几次性命,我不指望他们报恩,但也没想到他们如此忘恩负义。这种人,我杀了,天经地义。无论是谁来,都无法阻止我杀他们。”

  闻言,南宫凤吟秀眉紧蹙,道:“他们偷袭你,这是为何?”

  陈阳看向南宫飞宇,冷笑一声,道:“呵呵,这个,你就好好问问小飞宇吧。”

  南宫飞宇面色煞白,生怕陈阳直接上来把自己杀了,他不动声色地挪了两步,站在了南宫云梦的身后。

  如果陈阳攻来,南宫云梦阻止他还好。

  若是不阻止,那他就挟持南宫云梦。

  他不知道陈阳会不会在意南宫云梦的生死,但这是他保命的唯一手段了。

  南宫凤吟看了眼南宫飞宇,并没有问怎么回事。

  她略一思索,就明白了事情的来龙去脉,肯定是南宫飞宇想要杀陈阳,这才让飞莫和飞崇偷袭。

  陈阳的实力,她是见识过的,在禁灵之地,绝对无人能敌。

  如果不是她和南宫云梦来得及时,或许现在,南宫飞宇也是一具尸体了。

  “飞宇,你太乱来了。”

  南宫云梦责怪了南宫飞宇一句,然后对陈阳道:“陈阳,飞宇年轻气盛,不懂事,难免有不对的地方,你们之间的仇怨,就此揭过,互相间都别追究了。”

  这话听起来南宫凤吟是在命令两人一般,但事实上,她是把南宫飞宇放在了更低的位置。

  南宫飞宇比陈阳高了一重大境界,年龄也更大,却被说成年轻气盛、不懂事,这无疑是南宫凤吟代表逍遥阁,向陈阳道歉了。

  俗话说伸手不打笑脸人,更何况南宫凤吟堂堂凡七重大高手出面说和,可谓给足了陈阳面子。

  不过,陈阳却不是心软之人。

  此刻自己实力最强,如果错过这个机会,等走过禁灵之地,南宫飞宇恢复了实力,要想解决他,可就不是那么简单了。

  他摇了摇头,对南宫凤吟道:“我倒是可以放过南宫飞宇,但之后,你能保证,他不会继续杀我吗?”

  听到这个问题,南宫凤吟表情有些难看。

  这点,她还真不能保证。

  而且南宫飞宇这个人,她也很了解,是个睚眦必报的人。

  更别说陈阳屡次让他丢脸,他绝不可能就这么放过陈阳。

  不过,此刻面对危机,南宫飞宇主动说道:“陈阳,今天你不杀我,我一定不会再找你的麻烦,我对天誓。”

  闻言,陈阳笑了起来,道:“你这种人的誓言,跟放屁有什么区别?”

  一边说着,他朝着南宫飞宇走过去,眼中杀机浮现。

  见他不听劝阻,南宫凤吟也不知该怎么办了。

  就算她是凡七重,那又如何,此刻她拦不住陈阳呀。

  南宫飞宇身子一颤,右手赶紧按住了剑柄,已经做好了挟持南宫云梦的准备。

  不过,他还未拔剑,南宫云梦却开口了:“陈阳,你放他一次,算是卖我个人情。”

  “咦!?”

  陈阳眉毛一挑,看向南宫云梦,没想到她居然会帮南宫飞宇说话。

  从一开始,陈阳就看出来,他们两人不对路,甚至可说是敌对。

  毕竟,在逍遥阁,他们属于对立的派系。

  他们两个人,也是竞争的对手。

  这会南宫云梦,帮南宫飞宇说话,又是什么情况?

  陈阳没有问,只是不解地看着南宫云梦,等着她继续说下去。

  南宫云梦见陈阳停下脚步,她颔致谢了下,然后解释道:“在我很小的时候,有一次外出,我们遭遇了劫匪,那时候的南宫飞宇并没有现在这么讨厌,而且还挺仗义。”

  “当时我还小,实力不强,被劫匪围攻,险些丧命,是他出手救了我,还因此受了伤。”

  “虽然现在他看我不顺眼,但我心里,始终记着他这份恩情。我欠他一条命,所以,我想救他一次。”

  听到这话,陈阳陷入了沉思之中。

  他瞥了眼南宫飞宇,始终觉得,这家伙不像是会救南宫云梦的样子啊。

  过了一会,他撇嘴一笑,对南宫云梦眨了眨眼,道:“看样子,今天是杀不了南宫飞宇了,我可不想惹得美人不高兴。”

  此言一出,南宫飞宇悬着的心,顿时就放了下来。

  如果不是南宫云梦提起那件事,他早就已经忘了,当时的真实情况,可不是南宫云梦所说的那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