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 > 第1209章 乖孙子

  黄正涛解释道:“天魔道虽然是魔道,和天池派、桃源对立,但这是华夏内部的事情。到了大的层面,三大灵地则是在同一阵线。另外像白起大妖这种,三大灵地也会联手对付。”

  陈阳明白过来,又问道:“楚宁姗和厉宇豪,他们会不会来?”

  黄正涛道:“他们两人,分别是天魔道道主和天池派门主的得意门生,按理说,应该会来观看斗阵。不过据说两人都在冲击结丹境,这次斗阵,应该没有时间来参加。”

  知道陈阳想找楚宁姗和厉宇豪报仇,黄正涛关心道:“如果你想报仇的话,必须尽快提升才行,不然的话,你可打不过楚宁姗和厉宇豪。”

  陈阳淡然道:“放心,我能对付他们。”

  听到这话,黄正涛暗暗摇头,心说陈阳如此自傲,以前自己怎么没有发现。

  两人又聊了一会,黄正涛讲了华夏和联盟双方的阵法师情况,重点讲了其中的几个阵法高手,陈阳都记了下来。

  另外,黄正涛还讲了之前几次的斗阵情况,让陈阳有个心理准备,吸收一些经验。

  飞机一直飞行了十八个小时,这才到达太平洋上的孤岛,明月岛。

  明月岛是米国的一个海上军事基地,这次为了华夏和联盟双方的斗阵,被米国灵地征用了。

  陈阳从窗户看下去,明月岛并不大,长宽都差不多五六千米,除了小型机场和军营之外,其他地方都是茂密的热带丛林。

  飞机降落下来,几辆凯迪拉克凯雷德开到了飞机下,陈阳一行下了飞机,坐上了凯雷德。

  原本明月岛的驻军并不多,总数不到三十人,现在就更少了,只有七八个军人。

  为了腾出房间来,其余的军人都撤走,换了一批服务生到岛上来,为参加斗阵大战的人服务。

  另外,为了解决住宿问题,米国还派人建造了框架结构的房屋,把整个明月岛的住宿环境都改善了一下。

  如果再稍微装修,这里一点也不像军事基地,反而像是马尔代夫的某座岛屿了。

  凯雷德在一座楼房前停下,身着白衬衣的司机下车后,引领陈阳一行人,进入了大楼。

  “嗨,正涛、正勇,好久不见。”

  刚刚进大楼,一名亚洲面孔的男子,操着一口标准的美式英语,朝着这边走了过来。

  黄正涛看向男子,不咸不淡道:“肯,你来得真早。”

  叫做肯的男子笑了笑,道:“不止是我来得早,我们米国灵地的人,现在全部都到了,他们正在楼上开会,我闲着无聊,出来走走,要不,你和我一起出去逛逛?”

  “没兴趣,我先上楼了。”

  黄正涛拒绝了肯的邀请,带着陈阳一行人,跟着服务生朝着楼上走去。

  到了楼上,服务生给陈阳一行分配了房间后,然后就下了楼。

  黄正涛把众人召集到了他的房间,黄诗韵问道:“父亲,刚才那个肯,他是什么人?”

  “是个棒子,当年没少偷袭华夏修者,因为华夏修者的追杀,他才逃离棒子国,加入了米国国籍,成为了米国灵地的人。”

  黄正涛解释了下肯的身份,接着道:“米国灵地的人,来自全世界,各种肤色、各种国籍的都有,其中甚至有华裔。在多种修炼文化的冲突之下,米国灵地实力突飞猛进,迅速成长。如果说地球灵地联盟中,谁对华夏的威胁最大,米国灵地首当其冲。”

  “当然,如果单凭一个米国灵地,要想和华夏三大灵地对抗的话,米国灵地还是差了很多。不过现在米国灵地,有要整合东欧、西欧、非洲灵地的趋势。如果他们真的统一起来,华夏就危险了。”

  “这次斗阵,除了争夺蚩尤之墓的使用权之外,也是一次双方实力的试探,华夏和联盟到底谁强,由阵法实力,可见一斑。所以说,这次的斗阵,比之前连败的十七次,更加重要。关系华夏脸面、利益,甚至是安危。”

  见黄正涛说得如此言重,众人都郑重起来。

  黄正涛接着道:“现在大家先休息一下,晚上华夏三大灵地的人都到齐了,到时候在一楼会议室开会,主要说阵法师队伍的事情,会场上,除了东日之外,其他人仔细听就行了。”

  “对了,到时候周家、黄家、禾家、宣家、曹家,五大家族,代表的是整个桃源,和其他家族碰面后,可别发生了争执。不然的话,会让天池和天魔道看笑话。”

  “知道了。”

  众人应了声,然后各自休息去了。

  陈阳没有出去闲逛,直接回到房间修炼。

  随着眼界的开阔,他现在越来越觉得自己是井底之蛙。

  尤其是浩澜真人的秘密,更是让他有种变强的冲动。

  只有变强,才能接触更深层次的东西,才能知道为什么地球被称为地武星,才能知道浩澜真人从何而来。

  好奇心、好胜心,都在推动着陈阳进步。

  修炼的时间总是过得很快,不知不觉就到了晚上。

  陈阳一行人,跟着黄正涛和黄正勇,到了一楼的会议室。

  会议室里,周家、曹家、宣家、禾家的人都已经到了。

  其中的年轻一辈,陈阳基本上都见过,在桃源武会上,他们都有所表现。

  虽然他们不是阵法师,但也和黄诗韵、黄宇轩等人一样,被带来开开眼界。

  互相打了声招呼后,黄正涛和黄正勇两位结丹境,坐到了大会议桌前,剩下的年轻一辈,则都是坐在了后面靠墙的椅子上。

  陈阳也算年轻人,但他是阵法师,属于例外,也坐在了会议桌前。

  刚刚坐下,禾家那边,禾巨鸣冷声道:“哼,遮遮掩掩的,浑身笼罩在黑袍里,脸上还戴着个京剧脸谱面具,难道长得很丑,不敢见人吗?”

  自从在周家,被陈阳打脸之后,现在禾巨鸣对穿黑袍、戴面具的人,有种强烈的抵触心理。

  陈阳瞥了眼禾家的人,总共有三人,禾巨霸和禾巨鸣,另外一名老者没见过,应该是禾家的阵法师。

  见禾巨鸣出言不逊,黄正涛面色一变,便欲开口呵斥。

  陈阳抬了抬手,示意黄正涛不用给自己出头。

  他看向禾巨鸣,笑道:“呵呵,乖孙子,我把银色面具,换成脸谱面具,你就认不出我这个老祖宗来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