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 > 第1149章 调查

  观看了玄苍弟子选拔后,郝峥嵘等三名玄苍弟子,也都返回玄苍山。https://

  郝峥嵘一脸思索之色,沉吟道“看样子,整件事的确有些可疑,陈阳十有八九真是二重地师,是个逆天妖孽。否则,孙伟耀等人,也不会站出来证实。”

  “陈阳能让人冒着巨大的风险,为已经死了的他证明清白,看来他很有个人魅力。”

  侯悔赞赏了句,遗憾道“只是可惜,他天赋不凡,却被周长老给杀了。不然,日后他成长起来,绝对会是超凡脱俗的人物。”

  年岱不赞同道“听你这意思,就像他真的是天才似的。难道周长老所言就不能是真的,孙伟耀等人是在撒谎?”

  侯悔撇了撇嘴,道“年师兄,事实到底如何,其实我们都心知肚明。现在唯一的疑点就是,为何周长老要杀了陈阳。虽然他在帮助姚芸婷,但不可能如此卖力。”

  年岱道“周长老为人冷漠,但也不是坏人,你在背后议论他莫须有的罪名,外面太过了。”

  郝峥嵘皱了下眉头,道“年师弟,这件事我赞同侯师弟,说实话,我也看不过去,周长老太过分了。不过,现在事情已经过去,用不了多久,只怕大家就会彻底忘记陈阳。”

  年岱道“总而言之,我是相信周长老的。”

  很快,三人到达了玄苍山。

  玄苍山由几十座山峰组成,每座山峰都不大,是高耸的孤峰,分别属于一名玄苍弟子。

  三人分道扬镳之后,郝峥嵘、年岱都回到住处。

  侯悔则是独自行动,离开了玄苍山。

  ……

  姚芸婷得到了玄苍弟子的名额,收拾东西之后,再过两天就可以前往玄苍山,正式成为一名玄苍弟子。

  到时候,她将得到更多的资源,和更强的弟子在一起,有更好的修炼环境。

  这对她来说,是一件好事。

  可是,她并没有高兴太久,就被流言蜚语影响,心中愤怒不已。

  “看样子,陈阳应该真是二重地师,只是不知为何得罪了周长老,被杀死了。”

  “可惜呀,这样的天才,就这么没了。”

  “如果陈阳不死,哪里轮得到姚师姐,她的天赋和陈阳差远了,肯定是陈阳成为玄苍弟子。”

  “说实话,姚师姐就不配,她是捡了便宜。”

  这样的言论,不时传进姚芸婷的耳中,让她对陈阳这个已经死了的人,是越来越怨恨。

  同时,周围人的敬仰、吹捧,在她眼里变得虚假、违心,别人说不定心里就在说她名不副实。

  不过,这样的日子没有过太久,姚芸婷很快就进入了玄苍山,得到了属于自己的山峰,认识了新的师兄师姐。

  在她看来,自己开启了新的征程,陈阳这个死人已是成为过去式。

  ……

  最近这几天,善雨欣是坐立不安。

  因为陈阳超凡的实力和天赋,让她心生臣服。

  甚至她以为,自己追随陈阳这个天才,日后能有更高的成就。

  可她不料,在玄苍弟子选拔的时候,周长老居然对陈阳出手。

  原本,她以为陈阳死了。

  可后来她发现,并不是如此。

  因为她对陈阳发下循天誓效忠,所以冥冥中对陈阳有种感应。

  她能感应到,陈阳还活着。

  可她实在想不通,被周长老一击轰碎的陈阳,怎么可能还活着。

  她犹豫着,要不要去寻找陈阳。

  可那样做的话,便是与周长老为敌。

  这就是她坐立不安的原因。

  此刻,就在她再次思索这个问题的时候,突然,外面传来了敲门声。

  她打开门一看,顿时大吃一惊,因为门外站着的是一名玄苍弟子,正是侯悔。

  善雨欣自问和侯悔没有任何交情,不明白对方为何会出现在这里。

  侯悔笑了笑,对有些愣神的善雨欣道“善师妹不欢迎我吗?”

  “不,不。”

  善雨欣连忙摇头,让开到一旁,道“侯师兄请进。”

  侯悔进入房间,坐下后,道“善师妹是不是很疑惑,不知我为何找你?”

  善雨欣有些紧张地点了点头,担心对方会对自己不利。

  “不用紧张。”

  侯悔露出微笑,接着道“我调查发现,除了孙伟耀、卢娜等,与陈阳在海际线执行过任务的人之外。你和陈阳的交集最多,所以,我来了解有关陈阳的信息。”

  善雨欣心头咯噔一跳,道“侯师兄,你了解陈师兄做什么?”

  侯悔直言道“我现在已经确定,陈阳的确是一名二重地师,他是个天才。可是,这些证据,并不够。除非陈阳能活着,否则,要为他讨回公道,绝非易事。”

  善雨欣没有回应,她保持怀疑,侯悔和陈阳没有任何交情,为何要帮陈阳讨回公道?

  更何况,从侯悔的角度来看,他帮陈阳,除了得罪周长老,之后也不可能给他带来任何利益。

  侯悔笑道“你是不是很疑惑,我为什么要这样做?我也不妨告诉你,我的家族和周家有些恩怨。”

  善雨欣心中依然有充满疑惑,但她不敢多问,怕自己也卷入了是非漩涡之中。

  侯悔态度谦和,拱手道“善师妹,麻烦你把有关陈师弟的信息,都告诉我,多谢。”

  有关陈阳的事迹,善雨欣并未谈及,只说陈阳与她探索密窟,表现出非凡战力,她与陈阳结交。

  听完后,侯悔不禁皱眉。

  他能看出来,善雨欣有所隐瞒,但隐瞒的东西,似乎又不是太重要。

  他故意沉默了下,以此给善雨欣施加压力,然后道“善师妹,你确定,有关陈师弟的信息,你都讲了?”

  善雨欣忙道“侯师兄,我真的……只知道这些。”

  “好吧。”

  侯悔站起身来,走到门口打开门,回头道“善师妹,如果你知道什么,还请一定告诉我。虽然这件事,我也是为了自己的利益,但能扳倒周长老,也算是为陈阳讨回公道。”

  闻言,善雨欣心中一动,眼看侯悔要离开,她上前一步,道“侯师兄,你……真的可以帮陈师兄吗?”

  “当然。”侯悔点了点头。

  善雨欣目光闪烁了下,一咬牙,对侯悔道“其实,陈师兄还活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