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 > 第1133章 激怒

  就在陈阳疑惑,为何周秀娜没来的时候,她出现在陈阳的视野之中。

  可是,周秀娜捂着脸,面颊微微红肿,像是刚刚被人抽了耳光。

  “有人打她?”

  陈阳心里有些不爽,便欲走过去问问,到底怎么回事。

  可他刚刚迈步,周秀娜就朝他这边轻轻摇了摇头,示意他别过去。

  “什么情况,有人为难她?”

  陈阳心生疑惑,看向周秀娜身边的人,见周家几名结丹境都紧绷着脸,似乎在责怪周秀娜做错了事。

  “八强战,正式开始,第一战,陈阳对禾廷!”

  就在陈阳思索的时候,武会宣布开始。

  一道白色身影,嗖的出现在会场中央,正是禾廷。

  他腰间配着长剑,双手负在背后,故意鼓荡真气,衣袍飘动,潇洒帅气。

  “尼玛,装逼!”

  陈阳翻了个白眼,越发觉得禾廷有病。

  “麒麟剑!”

  这时,有人指着禾廷腰间佩剑,发出惊呼。

  听到这话,禾廷脸上露出得意之色,故意提了下剑鞘。

  “那就是禾家的灵器,麒麟剑吗?”

  “绝对是,我认得剑鞘,通体黄金打造,上面雕刻三头麒麟,有十二颗红宝石装饰。”

  “果然是麒麟剑,对付陈阳而已,这把剑看来没有出鞘的机会了。”

  听到人群的声音,陈阳朝着禾廷那把金光灿灿的剑鞘看去,感到相当的无语。

  桃源中的灵器,都是浩澜真人打造,这把麒麟剑也不例外。

  陈阳相信,浩澜真人绝对不会打造这么华而不实的剑鞘,这剑鞘肯定是禾家之后配的。

  “真尼玛浮夸!简直就是对浩澜真人的侮辱!”

  陈阳摇了摇头,迈步走上了会场。

  他打量着衣袍飘动的禾廷,鄙视道:“出个场而已,居然还故意鼓荡真气,哦说你怎么不带个鼓风机呀?”

  “你……”

  禾廷目光一冷,真气收敛,飘动的衣袍顿时静了下来。

  不等他反驳,陈阳接着道:“还有那把剑鞘,你生怕别人不知道是灵器了,居然弄那么多珠宝在上面,还纯金打造?除了装逼,有用吗?”

  禾廷目光眯缝了下,嘴角露出一抹不屑的嘲笑,道:“陈阳,我知道,你想激怒我。不过,没门!”

  停顿了下,禾廷压低了声音,道:“昨晚周秀娜去找你了,是吧?”

  闻言,陈阳心头咯噔一跳,没有回答禾廷。

  禾廷接着道:“哼哼,那个贱女人,明明是我未来的正妻,却偏偏整天一副放`荡的样子,招蜂引蝶,浪荡风`骚。她以为这样,我就会不要她吗?哼哼,真是妄想,她越淫`荡,越放浪,我越喜欢。”

  “不过,昨天晚上,她居然还敢去找你,这简直就是对我这个未婚夫的侮辱。所以,我刚才来之前,抽了她一个耳光。如果不是看她还没破瓜,我肯定杀了她!但一晚上,你居然没****,你是阳痿吗?”

  闻言,陈阳这才知道,周秀娜是被禾廷给打了。

  他也明白过来,周秀娜之所以帮自己,是不想嫁给禾廷,希望自己能够杀了禾廷。

  毕竟禾廷这样的男人,谁嫁给他,简直就是一场灾难。

  禾廷冷笑道:“陈阳,你知道吗?周秀娜居然还敢反抗我,可惜,她不是我的对手。而且周家的人,也认为她不守妇道,就连她父亲也责怪她。这个胳膊肘往外拐的贱`女人,以后我一定会好好教训她。”

  “也许某一天,她会和禾穗一起伺候我。哼哼哼,不知道她们俩的下面,谁更紧一些呢?!”

  听到这里,陈阳眼中闪过浓浓的杀意,怒道:“住嘴!”

  禾廷的声音很小,众人都不知道他在说什么。

  但陈阳这声怒喝,却传遍全场。

  禾廷看着愤怒的陈阳,兴奋地大笑起来:“哈哈哈哈,你不是想激怒我吗?可惜,你先发火了。连自己的情绪都不能控制,你根本称不上天才,也不是真正的战士。”

  “禾廷,你就是个神经病!”陈阳骂了句,问道:“禾穗,还有她爷爷呢?”

  禾廷抬了抬手,对着禾镇观战区喊道:“把人给我带上来。”

  两名禾家子弟,分别押着禾穗和禾福通,从禾镇观战区后面,将两人带了出来。

  禾穗还好,并没受到伤害。

  可是禾福通被绑着扔在地上,全身鲜血淋漓,面容浮肿,显然是受到了严重的虐待。

  “爷爷!”

  禾穗惊呼一声,扑在禾福通的身上,连忙帮禾福通解开绳子,想要扶起禾福通,却发现他根本站不起来。

  “禾巨霸,你们简直太无情了,我爷爷好歹是你多年的贴身仆人,你竟然如此虐待他!”

  禾穗看向禾巨霸,眼眶中含着泪,愤怒地吼道。

  禾巨霸不为所动,沉声道:“作为我的奴仆,不为我考虑,这就是背叛。背叛禾家,就算我杀了禾福通,也一点不为过。我现在留下他的性命,已经是仁至义尽了,你应该感谢我才对。”

  听到这无耻的话,禾穗气得身体颤抖,眼泪刷刷的流下来。

  全场都看过去,不少人都同情禾穗,却无力相助。

  看到伤得失去意识的禾福通,以及哭得梨花带雨的禾廷,陈阳的心里越发的愤怒。

  他明明知道禾廷是要故意激怒他,令他自乱阵脚,但他却就是控制不住自己的感情。

  或许,感情,就是他陈阳的弱点。

  禾廷看着杀气腾腾的陈阳,他脸上的笑意却越来越浓。

  他冷声道:“陈阳,等你死后,明天我就会纳禾穗为妾。明天晚上,我就会和她洞房。到时候,我会把你的首级摆在房间里,掰开你的眼睛,这样一来,你就能看到我玩弄禾穗的一幕了,哈哈哈哈……”

  “禾廷,我一定要把你碎尸万段!”陈阳语气冰冷,转头看向了裁判,道:“宣布开始吧,我等不及要杀禾廷了!”

  “杀我?哼哼,痴心妄想!”

  禾廷冷哼一声,给裁判使了个眼色,担任裁判的禾家人,这才宣布第一战,正式开始。

  话音刚落,陈阳犹如一道闪电般,攻向了禾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