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 > 第1126章 兄弟相见

  听到禾廷的命令,黄青山身体一颤,朝着那块骨头爬了过去。

  全场鸦雀无声,所有人都觉得禾廷这样做,太过分了。

  他羞辱黄家的意图,也再明显不过。

  看着黄青山在地上爬动,黄正涛的心里也十分难受,再怎么说,他也曾今养了黄青山二十多年,待他如亲生儿子。

  他从没想过,黄青山会落得如此下场,被人当成狗。

  更令人寒心的是,那个意气风发的黄青山,居然没有反抗,真的去叼狗骨头。

  骨气、信念、意志,全都崩溃了。

  这就是个行尸走肉。

  眼看黄青山爬到了骨头前,伸手去拿骨头,黄正涛再也忍不住,喝道:“黄青山,你真把自己当狗了吗?”

  黄青山身体一颤,转头看向黄正涛,眼神中充满了浓浓的怨恨,咬牙道:“黄正涛,这一切都是你赐予的,如果你早点告诉我,你要培养我成为黄家家主,我也不会落得如此下场。”

  明明是黄青山自己心理黑暗,居然也能怪到别人的头上。

  “你……”

  黄正涛气得想要破口大骂,但终究还是忍住了。

  他摇了摇头,对黄青山彻底地失望。

  此人,已无可救药。

  他不再理会黄青山,扫了眼围观的人群,大声道:“黄青山背叛黄家,早在几个月之前,他就已经被逐出了黄家,和黄家没有半点关系。谁要是再敢对黄家出言不逊,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人群一片寂静,谁也不敢去触怒一名结丹中期的强者。

  黄正涛又看向禾廷,目光中闪光一抹冷意,沉声道:“禾廷,有些事,不要太过分,不然的话,禾巨霸也救不了你。”

  禾廷冷笑一声,耸了耸肩,抖了下手里的铁链,道:“黄伯父,我带着我家的大黄,来找陈阳谈点事情,这你好像管不着吧?”

  说着,禾廷面色一沉,对停下动作的黄青山喊道:“还不快把骨头给我捡过来。”

  黄青山眼神狰狞,显然是处于极度的愤怒之中,但他还是没有反抗,伸手去捡那块骨头。

  眼看就要碰到骨头,突然,禾廷喝道:“大黄,别的狗,有用爪子捡骨头的吗?它们都是用嘴。”

  黄青山颤抖了下,缓缓地收回了手。

  他余光瞄向黄正涛,心里充满了怨念,他觉得自己落得如此下场,都是黄正涛、黄诗韵的错,是他们的误导,造成自己步入歧途。

  他低下了头,张开嘴,朝着骨头咬过去。

  可就在此时,一根筷子,嗖的刺穿了黄青山的太阳穴,对穿而过。

  在黄青山即将咬到骨头的刹那,他额头涌出鲜血,噗通倒地,结束了生命。

  突如其来的变故,令所有人都大吃一惊。

  “青山!”

  黄正涛默念了句黄青山的名字,眼神中浮现出怜悯、悲伤之色。

  哪怕他刚才已经宣布把黄青山逐出了黄家,但这么多年的感情,他终究是无法割舍。

  筷子是从客栈里飞出来的,众人朝里看去,只见陈阳和黄诗韵从里面走了出来。

  黄诗韵看到黄青山的尸体,表情变幻不定,心情十分复杂。

  “与其让他受尽侮辱,不如死了来得痛快。”

  陈阳低声道,看似自言自语,其实是说给黄正涛和黄诗韵听的。

  他瞥了眼黄青山的尸体,然后目光一转,看向了禾廷。

  这是他第二次看到禾廷,对方昂着头,依旧是那副高傲的模样,不可一世。

  两人的眼神在空中交汇,这一瞬间,空气中仿佛爆发出了火花。

  禾廷摇了下手中的折扇,轻笑道:“呵呵,陈阳,你杀了我的狗,这件事怎么算?”

  陈阳淡然道:“你不是来找我谈判的吗?要谈就进来,不谈的话,就赶紧夹着尾巴滚蛋!”

  被陈阳骂了句,禾廷面色一沉:“你说什么?”

  “听不懂人话?”陈阳白了眼禾廷,转身朝着客栈里走去,道:“别废话了,如果想报仇,就进来吧。”

  禾廷目光眯缝了,眼神中充满了戏谑之色,迈步朝着客栈里走去,口中故意大声道:“跟我斗,找死!”

  黄正涛看了眼黄青山的尸体,于心不忍,对黄述昊吩咐道:“述昊,安排一下,让人把青山的尸体运回黄镇。虽然他背叛黄家,但我们还是将他安葬了吧。”

  “是,二叔。”

  黄述昊应了声,上去把黄青山的尸体先抱进了客栈内。

  等黄家众人都进了客栈,外面的人顿时炸开了锅。

  “到底怎么回事?禾廷和陈阳有过节?”

  “怎么没过节,陈阳之前杀了禾家、曹家、宣家、周家的人,和他们都有过节。而且,昨天桃源五怪大闹桃源大会,让禾家丢脸,陈阳是五怪的师傅,当然被禾家视为眼中钉。”

  “陈阳的确也有些本事,但终究只是开光前期,却嚣张无比,早晚会遭殃。”

  “不用等到早完了,禾廷既然出面,他就死定了。”

  “禾廷今天牵着黄青山来,这是侮辱黄家。看来除掉陈阳之后,禾家只怕就要对黄家下手了。”

  ……

  陈阳和禾廷进了风来客栈里,就在大厅中间坐了下来。

  黄正涛身份地位不一样,没留下和他们一起,已经上了楼。

  大厅里,黄诗韵、黄述昊、付廷鹏等人,就坐在陈阳等人旁边的桌位,虎视眈眈地盯着禾廷,随时准备动手。

  禾廷也的确有天才的风范,进入风来客栈,无疑是进了黄家的地盘,他依旧神态自若,扫了眼周围,对陈阳道:“我好歹是客,就不请我喝杯茶吗?”

  陈阳笑了笑,喊道:“小二,倒茶。一杯,我的。”

  “哼!”禾廷冷哼一声,道:“小气。”

  说着,他突然目光一亮,抬头朝着楼梯看去,眼中闪过一抹冷意,随即嘴角勾起戏谑的笑容。

  陈阳回头一看,只见禾伟杵着拐杖,步履艰难地从楼梯走了下来。

  “禾伟,你丹田被废,已经是废物。废物活在世上,还有用吗?你干脆死了算了。”

  禾廷看向禾伟,冷笑嘲讽道。

  他语气刻薄无情,根本就没把禾伟当成哥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