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 > 第1102章 惹麻烦了

  陈阳回到青云山庄后,第一件事,就是把三十六尊青铜龙雕像中,那尊龙爪腐蚀的雕像进行了修复。

  然后他花了五天的时间,把阴阳天地阵,布置在了青云山庄的客厅里。

  阴阳天地阵,根据青铜龙雕像的大小,以及铭刻阵法符文的数量,来决定其阻隔的面积。

  这套龙雕像阵盘,可阻隔的面积大约是一百平米。

  正好,客厅大约就是一百平米,刚好覆盖。

  为了避免别人挪动龙雕像,陈阳把它们全都埋在了地下,并且做了防腐、防潮、防锈的处理,这样一来,他就放心多了。

  至少不会出现魏济那样,不小心把阵法破坏了的情况。

  当然,现在阴阳天地阵还没有开启,客厅是可以随意出入的。

  要想开启,只需一个口诀,阵法就会启动。

  只要阴阳天地阵发挥作用,陈阳判断了下,至少结丹中期能够完全防御,结丹后期以上,却是无法确定。

  当然,阴阳天地阵也有一个缺点。

  当阵法开启之后,阵法内的人就不能再关闭阵法。

  也就是说,如果外面没人帮忙,里面的人就会被永远困住。

  这也是为什么,白起会被镇压的原因。

  事实上,这个阵法的最初目的,就是为了镇压、困住阵法中的人。

  所以这个设定,也能理解。

  接下来,陈阳把启动阴阳天地阵的口诀,告诉了山庄里的每一个人,告诫大家,在面临无法战胜的敌人时,大家就聚到客厅,然后启动阴阳天地阵。

  搞定这一切后,陈阳回到住处,拿出了在交易会买的药材。

  现在剩下的这些药材,都是为了修炼,用来药浴的。

  把药材分拣了一下,正好配了一百副药浴方子,陈阳把药材放在浴缸里,放上热水,然后钻进了浴缸,把脑袋都埋了下去。

  既然炼体,那么身体的任何部位,都不能抛开。

  说是药浴,但当陈阳泡进去之后,没有任何舒服的感觉,只感觉到了浑身剧痛。

  药浴是通过药材对肌体的刺激,达到蕴养肉身的目的,从而提高炼体的极限。

  这个药浴方子所需的药材虽然比较普通,但搭配之后,效果却相当好。

  当然,疼痛的程度,也不是一般人能够承受的。

  不过药浴之后,那种身体通畅的感觉,却是令陈阳大呼过瘾,很想再来一次。

  但在此之前,他要修炼,消化药浴带来的提升。

  一转眼,时间过去了九天。

  陈阳除了修炼之外,另一部分时间,都花在了上。

  虽然他依旧没有入门进入第一重,但肉身强度已经得到了很大的提高,比之前更强了。

  “真是太忙了,光是和就把时间耗尽,只能暂时缓一缓,等达到一重,再修炼。”

  陈阳心里也是一阵郁闷,浩澜真人给他传授了这么多东西,让他时间非常紧迫。

  如果不是浩澜真人说过,缺一不可,他还真想修炼一门就算了。

  既然浩澜真人称他为徒弟,他相信浩澜真人,不会骗他。

  这晚,陈阳正在房间里泡着药浴。

  突然,嘎吱一声,有人推开了房门。

  他是住在青云山庄后庄,这里除了陶小桐之外,别的都是他的女人。

  陶小桐进门会敲门,所以此刻进来的人,应该是别人。

  陈阳依旧把整个身子埋在浴缸里,一边接受药浴的蕴养,一边思索着,此刻进门的,到底是谁。

  脚步声接近,那人走进了浴室。

  “陈阳,你在干什么呢?”

  一道温柔的声音,在头顶上响起。

  陈阳抬头一看,是郎筱然。

  哗啦一声,他从浴缸里探出头来,抹了一把脸上的水,看向郎筱然,顿时就被吸引了。

  郎筱然平时都是休闲装打扮,可是今天晚上,她身上穿了一套粉色蕾丝睡裙。

  睡裙几乎是透明的,陈阳清楚的看到,里面是真空。

  见他看过来,郎筱然缩了缩脖子,脸上露出一抹绯红,低下头躲避陈阳的目光,可是一低头,却又看到了浴缸里的景象。

  虽然药浴浑浊,但依旧能看得清楚。

  郎筱然又连忙把头转向另一边,轻咬着嘴唇,俏丽的脸蛋红得犹如娇艳的玫瑰。

  “筱然,你有事?”

  陈阳嘴角勾起坏笑,明知故问道。

  郎筱然眼眸含情,嗫嚅道:“陈阳,我从兽灵族离开后,在青云山庄已经住了大半年了。可是,我们还没……那个,你是不是不喜欢我?”

  “怎么会呢?我当然喜欢你,喜欢得不得了。”

  陈阳哈哈一笑,站起身来,将郎筱然抱着放在了浴缸里,她的身子顿时就浸湿了,粉色的真丝睡裙紧紧地贴在身上,勾勒出完美的曲线。

  “哎哟,疼!”

  郎筱然突然叫了一声,陈阳这才想起,自己浴缸里是药浴,强烈的刺激性,他的肉体能承受,可是郎筱然却受不了。

  “还没进去,你就疼了,你可真调皮呀!”

  陈阳调侃了一句,把郎筱然抱起,擦了擦身上的水,回到房间,将其压在了床上。

  兽灵族的女人,对自己的男人,会无条件的服从。

  郎筱然虽然是个有主见的女孩,但这件事上,她却继承了兽灵族的传统。

  不过,陈阳懂得体谅女人,并没有一味的为了自己舒服。

  一夜过后,郎筱然爱上了这种感觉。

  早晨醒来,她的第一句话就是:“我终于知道,为什么她们都想和你睡觉,原来可以这么舒服。”

  “那是你相公我本事高,你以为谁都像我这么厉害吗。”陈阳翻身压在了郎筱然的身上,坏笑道:“要不,我们再来一次。”

  ……

  时间过去了半个月,这半个月,陈阳抽出了更多的时间,来陪自己的女人。

  他发现,自己似乎有些冷落了她们。

  如此一来,的进度,又有所滞后。

  不过,距离进阶第一重,也并不远了。

  眼看用不了多久,就能突破,这时他接到了黄诗韵的电话,让他去桃源一趟。

  因为他的徒弟,桃源五怪,在桃源里惹麻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