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 > 第1089章 偶遇天魔道?

  

  陈阳听到求救的声音,立刻停车,朝着国道旁的小树林跑去。

  声音,就是从小树林传来,是个女人的声音。

  他冲进小树林时,发现一个女人的尸体,行凶的人,已经离开。

  他作为开光境的修者,速度之快,绝非常人能够相比,可居然被人给跑了,甚至连影子也没看到。

  “看来是个高手!”

  陈阳目光眯缝了下,蹲下身来,检查女人的尸体。

  女人年龄不大,二十岁左右,穿着时尚,模样中上水准,身材很不错,但她并没有被侵犯。

  不过,她脖子处的大动脉破开了个洞,血液几乎被抽走了大半,整个人都干瘪了下去。

  如果不是陈阳突然出现,对方匆匆忙忙离开,或许这个女人的血液,会被抽干。

  从伤口来看,并不是牙印,不是血族干的。

  那么,应该是有人抽取血液,修炼邪功。

  不由自主的,陈阳想起了天魔道。

  他现在知道的魔教,只有天魔道一个门派,自然而然,他就联想到了天魔道的头上。

  “看样子,应该是天魔道的人到了这里。”

  陈阳皱了下眉头,觉得这件事有些蹊跷。

  自己这时候来贤阳,就遇到了天魔道的人,真有这么巧的事情?

  就在这时,有人走进了小树林。

  陈阳转头看去,来者总共八个人,其中三个是警察。

  这才刚刚死了人,自己第一个赶到现场,还没来得急报警,警察就来了,要说没有猫腻,那是绝不可能的。

  “啊!女儿!”

  一名中年妇女,惨呼一声,脚步踉跄着,跌坐在死者的身边。

  她没有在意女孩惨死的模样,扑了上去,将女孩抱在怀里,嚎啕大哭起来。

  其他人,则都是面色严峻的看向陈阳。

  陈阳刚才检查尸体,手上沾上了血液,他们的第一反应,就是把陈阳当成了凶手。

  三名警察,警惕地看向陈阳。

  其中两名年轻警员,脸上满是愤恨之色,显然是对陈阳杀人的残忍手段,感到愤怒。

  而那名领头的警察,却是有些古怪。

  陈阳从此人的眼神中,看到了惊讶之色。

  不过,警察惊讶的,不是死者的惨状,而是惊讶陈阳会出现在这里。

  警察眼珠转动了下,对另外两名年轻警员吩咐道:“杀人手段如此残忍,简直是人神共愤。小马、小何,你们把这个嫌犯,给我拿下。”

  “是,姚队长!”

  两名年轻警员应了声,紧张地朝着陈阳接近过来,握紧警棍的手,还有些发抖。

  陈阳伸出了双手,平举在身前,淡然道:“行了,别害怕,我和你们走。来,把我拷起来吧。”

  见此,三名警察都愣住了,他们想不通,为何陈阳不反抗。

  小马和小何看向姚队长,等着姚队长的吩咐。

  姚队长沉默了下,冷声下令道:“拷起来,带走!”

  两名没什么经验的年轻警员,这才小心翼翼地上前,把眼前这个手段残忍的杀人嫌犯给拷了起来。

  “你们两个是给他办事,我不怪你们。”

  这时,小马和小何控制住的嫌犯,却是说了句他们摸不着头脑的话。

  小马回过神来,喝道:“你这个恶徒,别想装神经病,你是逃不出法律制裁的!”

  陈阳被带出了小树林,回到了国道旁。

  这时,坐在军车里等陈阳的陶小桐,见陈阳被拷着走出来,她顿时就急了,打开车门,朝着陈阳喊道:“师兄,怎么回事?”

  见陶小桐道姑打扮,却坐着一辆军车,姚队长眼中露出狐疑之色,厉声对陈阳道:“小子,她是谁?”

  “把她也带走吧,她是我同伙。”

  陈阳可不放心把陶小桐这个路痴扔下,不然的话,她肯定又得走丢,既然如此,那就干脆带上一起去警察局。这样一来,就可以防止她走丢了。

  不过,陶小桐眼神纯净,一点也不像坏人。

  小马瞪了眼陈阳,皱眉道:“你可别胡说,这小道姑,可一点不像坏人。”

  陈阳道:“我是让她在这里放风,她不知道我在干什么。”

  小马指了指军车,又问道:“这辆军车,又是怎么回事?”

  陈阳道:“假牌照,你懂的。”

  小马依旧不相信陶小桐是坏人,拿不定主意,看向姚队长,问道:“姚队长,怎么办?”

  姚队长表情变幻不定,似乎有什么问题想不通。

  沉默了下,他一咬牙,道:“把这个道姑,也拷起来带走。”

  小马皱了下眉头,取出手铐,朝着陶小桐走过去。

  陈阳给陶小桐使了个眼色,道:“小师妹,跟师兄去警察局一趟,处理点事情,很快就出来。你忍着点,可别随便动手。”

  “噢!”

  陶小桐最听师傅和师兄的话,应了声,便乖乖地让小马把他拷了起来。

  “这东西,也能拷住人吗?”

  陶小桐瞅了眼连接双手的手铐,用力一拉,手铐嘎嘣就断成了两截。

  见此,姚队长、小何、小马立刻就慌了,全都握紧了腰上的警棍,惊呼道:“举起手来,不许动!”

  他们并非刑警,没有枪,此刻的动作,显得很尴尬。

  “别惊讶,只是你们的手铐太劣质了。”陈阳耸了耸肩,径直坐进了警车后座,对陶小桐道:“小师妹,上车。”

  陶小桐上了警车坐好,三个警察,这才松了口气。

  姚队长忌惮地看了眼陶小桐,对小马和小何道:“你们俩先带着他们回警局,我在这里等刑警队的人过来,待会开这辆套牌军车回局里。对了,回去之后,你们别急着汇报,等我回来处理。”

  “是,姚队长。”

  小何和小马对视一眼,都不敢押送陶小桐,但上级的命令,他们也只能硬着头皮答应。

  很快,警车就到达了贤阳警察局。

  还好一路安然无恙,小何和小马都松了口气。

  把陈阳和陶小桐送进审讯室之后,小何脸上露出疑惑之色,对小马道:“刚才我顺手拿了套牌军车上的行驶证,回来的路上,我让周丽查了一下,那辆车是真的,是西桉军区总司令廖远洋的专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