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 > 第1085章 解决麻烦

  “财伯,你可吓了我一大跳,他们没死就好,没死就好。”

  黄诗韵松了口气,拍了拍胸脯,又问道:“既然如此,财伯,是有别的人出手,帮他们解决了麻烦吗?”

  财伯摇了摇头,沉吟道:“不,是那个面具客,以一己之力,杀了宣咏棠等人。”

  “什么!”

  黄诗韵惊呼一声,脸上露出难以置信的表情,道:“这怎么可能,宣咏棠开光中期,他另外四个跟班,两名开光前期、两名筑基巅峰,这股力量,可是很强的。那个面具客的确有几分本事,可就算再厉害,也不可能战胜他们啊?!”

  “小姐,这是我亲眼所见。”

  财伯拱了拱手,把他所看到的一切,原原本本给黄诗韵讲了一遍。

  听完后,黄诗韵沉默了好一会,嘴角渐渐勾起一抹弧度,笑了起来,脑子里则是想象着,陈阳战胜宣咏棠等人的场面。

  见黄诗韵这表情,财伯就知道,小姐是心动了。

  他也会心一笑,道:“小姐,没事的话,老奴就下去了。”

  黄诗韵回过神来,对财伯道:“谢谢你了,财伯。”

  “这是我分内之事,小姐何须言谢。”

  财伯拱了拱手,退了下去。

  黄诗韵朝着远处的树林看了眼,脸上露出喜色,手指缠绕着发丝,嘀咕道:“真没想到,三个月未见,你居然这么厉害了。”

  ……

  陈阳给禾伟传功之后,道:“功法、神通,都传给你了,最后能修炼到什么样,就看你自己了。”

  “多谢阳兄!”

  禾伟面色郑重地道了声谢,接着道:“阳兄,虽然我不知道你的真实身份,但日后如果你有用得着我的地方,尽管说,我必然全力以赴,报答你的恩情!”

  陈阳拍了拍禾伟的后背,笑道:“我把你当朋友,可没打算从你那里得到什么好处。以后我找你帮忙,你不是报答我,而是作为朋友,你应该做的。”

  禾伟愣了下,眼中露出喜色,笑道:“有阳兄这样的朋友,是我的荣幸。”

  陈阳道:“别荣幸了,走吧,下山。”

  把宣咏棠等人身上的东西都搜刮完,得到了三件法器,几瓶丹药,然后陈阳二人这才离开。

  不过,刚走了两步,陈阳又停了下来。

  “藏起来,又有人来了。”

  他面色一变,一把拉着禾伟,一跃而起,藏在了一棵大树上。

  他们刚刚藏好,一道身影,急匆匆地跑了过来,正是王锦。

  王锦看到宣咏棠等人的尸体,表情顿时就变了。

  “怎么会这样?他们追杀的两个人,一个筑基巅峰,一个筑基中期,怎么会对付不了,还死得这么惨!?”

  王锦皱着眉头,不敢相信自己眼前看到的一幕。

  “看来,肯定是禾家的人,派了高手在暗中保护禾伟!”

  “此地不宜久留,赶紧走!”

  王锦心头咯噔一跳,连忙转身就跑。

  “你别出来。”

  陈阳低声对禾伟说了句,身形一动,从树上跳了下来,朝着王锦喝道:“站住!”

  王锦回头看了眼,见只有陈阳一人,他镇定了些,问道:“小子,你想干什么?”

  陈阳反问道:“应该说,是你想干什么吧?”

  王锦左右看了看,目光眯缝了下,沉声道:“我也不拐弯抹角,你买到的那株猫鸢草,本是我先看到的,我回去取银子,这才便宜了你。”

  陈阳冷笑道:“那株猫鸢草,禾伟、宣咏棠,还有你,居然都想从我手中夺走,可惜,你们谁也别想得逞!”

  “什么,连禾伟也要猫鸢草?”王锦惊疑一声,问道:“禾伟呢?”

  “我和他,早已分道扬镳了。”

  陈阳冷哼一声,杀意升腾,目光盯着王锦,道:“你居然想抢猫鸢草,那么,你就和宣咏棠一样,把命留下来吧。”

  王锦嘲笑道:“你以为表现出筑基巅峰的真实修为,就可以嚣张了?”

  陈阳鄙夷道:“白痴,又不是我和你打。如果你认为,你比地上这五个尸体联手还强,那么,你可以继续嘲笑我。”

  王锦心头咯噔一跳,暗道:“既然他和禾伟分道扬镳,那么杀了宣咏棠的,是此人背后的人!不好,赶紧跑!”

  如此一想,王锦大惊失色,哪里还敢和陈阳打,转身就跑。

  他犹如受惊的兔子,猛地就蹿进了丛林里,朝着交易会场的方向狂奔而去。

  交易会还没有结束,只要到了会场,就安全了。

  陈阳嘴角勾起一抹戏谑的笑意,一道破虚掌,轰在了王锦的身侧,将那一片树木全都轰成了渣滓。

  王锦吓了一跳,对自己的推测更是深信不疑,跑得更快了。

  眼看王锦越跑越远,陈阳却并没有追上去。

  他回头对藏在树上的禾伟使了个眼色,两人身形一动,朝着山下跑去。

  等走远了,他们减缓速度,禾伟不解道:“陈阳,你为什么放了他?”

  陈阳解释道:“我们和宣咏棠结仇的事情,整个交易会场,大家都知道。而众人了解宣咏棠的秉性,肯定会猜测到,交易会后,他会追杀我。”

  “刚才,我的确可以杀了那个人。但那样做的话,所有人都会知道,人是你和我一起杀的。别人不知道我的身份,但你就麻烦了。”

  “所以,我留下了那个人性命。到时候,如果宣家要调查宣咏棠的死亡,那个人就会把消息传递过去,说此事与你无关。这样一来,你就没有了麻烦,而他们想要找到我这个不知身份的人,就是一件几乎不可能的事情了。”

  听完后,禾伟恍然大悟,暗赞陈阳心思缜密。

  两人一边往山下走,陈阳又问道:“对了,刚才那个人的身份,你知不知道?”

  禾伟道:“噢,刚才那个人名叫王锦,是天池派弟子,是一名炼丹师,还算小有名气。他的师父,是天池派长老、号称华夏第一炼丹师的洛图。”

  “看样子,他背景不小呀。”

  陈阳嘴角勾起一抹冷笑,道:“今天为了规避麻烦,放过了他。不过他居然想杀了我,抢夺猫鸢草。这个仇,我早晚要报。”

  禾伟看向陈阳,道:“你要干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