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 > 第1084章 妖孽(五更)

  “哼哼!你双脚陷入地下,又被天罗剑网笼罩,现在无处可躲。而且你刚释放了杀招,后力不济,也无法反击。小子,你还有什么手段?”

  宣咏棠冷笑连连,此刻的局势之下,他觉得自己这一击天圆剑芒,必然取了陈阳的性命。

  可突然,宣咏棠身侧虚空传来真气波动,一道星能凝爆掌浮现,拦腰朝着他轰杀而至。

  掌影距离他的身体,不到五厘米,如此距离,仓促之下,他要抵挡,根本不可能。

  “怎么会……”

  宣咏棠脸上满是惊惧之色,一声疑问还没说完,砰轰一声,掌影轰在了他的腰部,一团血雾爆起,他整个人侧飞了出去。

  于此同时,“天罗剑网”和“天圆剑芒”消失不见,没能伤到陈阳。

  砰咚。

  宣咏棠摔落地面,腾起漫天的黄色落叶,只见他整个腰部的肉身都没有了,只剩残破的背脊骨和下半身连接着,十分恐怖。

  “还好根据你倾斜的角度,预判了你躲避的方向,不然那招天圆剑芒,肯定就要了我的命。”

  陈阳把两条腿从土地里拔了出来,朝着禾伟那边看了眼,那两个与禾伟缠斗的宣家子弟,见宣咏棠被他所杀,立刻失去了战意,转身就跑。

  “绝不能放他们走。”

  陈阳抬手两掌,两道凝爆掌,将那两名筑基巅峰的宣家子弟,都轰杀成了渣滓。

  前来追杀的宣家五人,此刻尽皆被斩杀。

  见此,藏在暗处的财伯,惊讶得合不拢嘴,眼睛盯着陈阳看了好一会,心里只浮现出了两个字。

  妖孽!

  “既然危机解除,我赶紧回去向小姐汇报吧。”

  财伯身形一动,远离而去。

  禾伟本以为自己完蛋了,可谁知发生了惊天大逆转。

  他看着地上的尸体,还有些没回过神来。

  一名开光中期、两名开光前期、两名筑基巅峰,如此强的阵容,竟然就这么,被自己和阳辰两个筑基巅峰给杀了。

  不,应该说,是被阳辰一个人给杀的。

  沉默了下,禾伟收剑入鞘,朝陈阳走过来,脸上满是惊疑之色,问道:“阳辰,你……真的只是筑基巅峰?”

  “对。”

  陈阳点了点头。

  禾伟皱眉道:“怎么可能?筑基巅峰,居然这么强!?”

  陈阳笑道:“只要修炼强大的功法、神通,越级战斗,其实也不是什么难事。就像你说的,你三弟禾廷、天池派楚宁姗、天魔道厉宇豪都很强,他们都能越级战斗。我只是比他能多越两级而已,并没有什么奇怪的。”

  “这……这还没什么奇怪?!”

  禾伟嘴角一抽,无语道:“别人越级战斗,顶多就是一个小境界,你这可不得了。越级一个大境界,可以秒杀,这还让别人怎么玩?我三弟、楚宁姗、厉宇豪这些天才,和你比起来,根本就是渣渣呀。我算是明白了,怪不得你淡定,原来你这么强大。”

  陈阳看了眼禾伟,挑眉道:“老伟,我之前不是说过,可以传你功法、神通吗?只要你愿意,我现在就可以传给你。你修炼之后,不说比得上我,至少会比现在强得多。”

  “真的!?”

  禾伟面露惊喜之色,他有了变强之心,却没有变强之路,此刻陈阳无疑是给他雪中送炭。

  陈阳点了点头,笑道:“当然是真的,刚才你挺身而出,让我逃命,难道你对我这样的情分,还比不上功法、神通秘籍。”

  禾伟道:“刚才情急,我没想那么多。”

  “我分别传授你一门功法、一门神通,这两门都不需要太高的天赋,就可以修炼。不过修炼的过程,会非常的艰辛,甚至可以说是对自身的摧残。但如果练成的话,威力非常强大。”

  之前在青云山庄的时候,陈阳就清点了下《仙魔道典》中,目前他能看到的功法和神通秘籍,于是从里面挑选了适合禾伟的。

  “好,无论多艰辛,我一定练成。现在别人根本不在乎我的生死,我只有靠自己了。”

  禾伟面露坚定之色,重重地点了点头。

  接下来,陈阳便开始对禾伟传授秘籍。

  ……

  财伯往回赶去,突然听到丛林之中,传来一道自言自语的声音。

  他定睛一看,赫然发现,自言自语的人,是天池派第一炼丹师洛图的弟子王锦。

  “他们怎么还没回来,那个面具男和禾伟,就这么难杀吗?”

  “都快过了半个时辰了,难道他们失败了?”

  “宣咏棠那小子,不会是骗我吧?”

  “不行,我得过去看看,猫鸢草对我来说太重要了,绝对不能让那个戴面具的小子带走!”

  王锦一边自语着,身形一动,朝着陈阳的方向追了上去。

  见此,财伯犹豫了下,终究没有跟上去。

  看着王锦的背影,他心头暗道:“看来,用不着我出手了。此人虽是开光中期,但就算过去,也只有被杀的份。只能说你们不幸,居然招惹了一个妖孽级别的天才。不知那面具客,到底是什么身份,他未来必然成为最顶尖的强者。小姐与其结交,也算是好事。”

  摇了摇头,财伯不再多想,身形一动,返回交易会场地。

  回到黄家的银两兑换点,他立刻去见黄诗韵。

  “财伯,你这么快就回来了,你已经把他们送出山了?”

  黄诗韵看到财伯,感到有些意外。

  财伯微微躬身,恭敬道:“小姐,事情并非你所想的那样。宣咏棠的确是去报复他们了,不过,我却没有来得及出手。”

  听到财伯这话,黄诗韵顿时就急了,抓住财伯的肩膀,惊道:“什么,你没来得及出手。你这意思,是说陈阳他死了!”

  陈阳!

  听到这个名字,财伯目光一亮,想到了那个之前在黄家出现过的青年。

  虽然财伯没跟着去过浩澜居,但他却知道,那叫陈阳的青年,帮了黄家一个大忙,得到黄家的礼遇。

  只是他没想到,那个面具男,就是陈阳。

  当然,黄诗韵是说漏了嘴。

  财伯做下人的,只能装作没听见,恭敬道:“小姐,他们没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