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 > 第1079章 捡了大便宜

  一株野草,喊到了一百两的高价,这简直就是个奇迹。小说.』

  老板笑得合不拢嘴,对宣咏棠拱了拱手,道:“这位少爷,您还继续加价吗?”

  “哈哈哈……”

  宣咏棠出嘲讽的大笑,瞥了眼陈阳,道:“一株野草,愿意出一百两来买的人,肯定是脑子有病。你以为,我真的对这株野草有兴趣?我刚才是故意抬价,戏弄这面具男,又怎么会真的花银子买这种废品。果然,废物配废品,简直是绝配。”

  听到这话,众人都是大笑起来。

  “原来宣咏棠是耍他的,哈哈哈……”

  “这下他傻了吧,一百两银子,就买了一株野草。”

  “简直就是败家啊,一百两,可以买多少东西了。”

  众人议论纷纷,都用一种看白痴的眼神,看向陈阳。

  “我爱花多少银子买东西,关你们屁事。”

  陈阳一副义愤填膺的模样,瞪了眼众人,更是惹得众人鄙视嘲笑。

  他取出一百两银子,塞在老板的怀里,一把抓起桌上的猫鸢草,正欲转身,脸上露出不甘之色,另一只手抓起了纳戒,理直气壮地对老板道:“我一百两买了株野草,这枚破戒指,附赠送给我了。”

  正清点着银子的老板,这次没有丝毫犹豫,笑眯眯道:“送,随便送,你尽管拿去就是。”

  一百两银子,老板觉得自己已经赚大了,送一枚破戒指,又有什么关系呢?

  陈阳拿起纳戒的瞬间,一直悬着的心顿时就放了下来,眼中闪过一抹兴奋之色,然后又归于平静。

  演了这么场戏,这玩意,终于是弄到手了。

  此地不宜久留,他立刻转身,给禾伟使了个眼色,道:“走!”

  “唉,一百两银子,就买了这么两件东西。我说阳辰,你简直是败家呀。”

  禾伟叹了一声,跟上了陈阳。

  众人让开路,都嘲讽地看着陈阳的背影。

  “奇怪,那株野草难道是好东西?为什么刚才他眼中好像露出了喜色,难道是我的错觉?”

  宣咏棠摇了摇头,不再多想,看向陈阳的背影,鄙夷道:“白痴,一百两买株野草,也只有你这种蠢货干得出来。”

  人群都嘲笑了两句,纷纷散开。

  可就在这时,一道身影,急匆匆地冲进了人群中,到了摊位前。

  “咦?!老板,刚才放在这里的那株灵草呢?”

  他一声惊呼,把众人的吸引力又拉了过来。

  只见此人,是个年约四旬的中年人,面色黝黑,身材矮小,境界达到了开光中期,身着灰色长袍,身上散出浓浓的药草味。

  “啊!这不是天池派的炼丹师,王锦吗?”

  “什么,他就是天池第一炼丹师洛图的得意门生,王锦!”

  “此人炼丹之道,十分精深,在天池派排名前列。据说他进阶结丹之后,如果能凝聚丹火,必然取代洛图,成为第一炼丹师。”

  “他虽然是开光中期,但却才三十八岁,还有很大的希望,进阶结丹。至于凝聚丹火,那就难说了。”

  “奇怪,这小摊卖的都是些便宜货,他这位炼丹师想要找什么?”

  众人看去,立刻就现了说话之人的身份,都是大惑不解

  刚刚清点完一百两银子的老板,抬头看向王锦,却是没认出眼前之人,问道:“这位客官,你要什么灵草?”

  王锦皱了下眉头,沉声道:“什么灵草?哼!就在半个时辰前,我在你摊位前,看中了一株喊价四两银子的灵草,当时我身上没带灵石,我让你留给我,我去取银子,难道你忘了?”

  老板一拍脑门,恍然大悟道:“噢,我想起来了,你是说那株野……灵草呀。不好意思,刚刚已经有人看中了那株灵草,他出了一百两银子,我已经卖给他了。”

  听到这话,众人顿时明白了。

  王锦看中的灵草,就是陈阳买走的那株。

  “什么,你卖了!”

  王锦勃然大怒,一把扯过老板的衣领,怒道:“我说你让你留给我,你竟然卖了,你简直是找死!”

  在交易会场,老板并不怕王锦,反驳道:“你让我留给你,我可没答应。而且你没有付定金,我凭什么留给你。更何况,别人出了一百两银子的高价,我哪有不卖的道理。”

  “一百两银子的高价!你这个白痴,一百两也叫高价!?”

  王锦瞪大了双眼,咬牙切齿道:“那株猫鸢草,珍贵无比,就算卖一千两银子也不为过,你这蠢货,居然把它卖了一百两银子,还洋洋自得!”

  “什么,一千两!”

  闻言,所有人都惊呼起来,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王锦白了周围一眼,冷声道:“你们惊讶什么?那株猫鸢草,至少值一千两银子。”

  这下,王锦的话,大家是听清楚了。

  也就是说,陈阳一百两买走的那株灵草,其实至少值一千两。

  王锦是炼丹师,他绝不会认错。

  “那小子不是被宰,根本就是捡了个大便宜呀!”

  “卧槽,刚才我们还嘲讽他,人家说不定早就看出来,那株灵草的价值。”

  “早知道那株灵草价值不菲,我肯定买下来,然后转手再卖掉。”

  “不过宣咏棠却是傻了,以为自己抬价把别人耍了,其实他自己却错过了一株珍贵的灵草。”

  众人议论纷纷,宣咏棠的表情是越来越难看。

  他自以为出了风头,羞辱陈阳,谁知现在真相揭露,他却成了小丑。

  他想到刚才陈阳眼中闪过的精芒,沉吟道:“王八蛋,怪不得你暗中高兴,原来是捡了大便宜。你又让我出丑,我一定要杀了你!”

  “真是太可惜了,猫鸢草居然被别人买走了!唉!”

  王锦气过之后,叹息一声,脸上带着遗憾的表情,也没多停留,转身走出了人群。

  宣咏棠眼珠一转,跟上了王锦,喊道:“王前辈。”

  虽然宣咏棠和王锦是同样的境界,但炼丹师非常稀有,身份就显得很尊贵,所以宣咏棠尊称其一声王前辈。

  王锦停下脚步,回头看了眼宣咏棠,却是不认识他,问道:“有事?”

  宣咏棠道:“王前辈,我是桃源宣家宣咏棠,我有一事与你商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