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 > 第1057章 两肋插刀

  陈阳刚刚侧过身子,一把匕首从他身旁飞过,划破了他的肩膀,留下了一道血痕。请大家搜索看最全!的小说

  匕首刷的飞回了黄青山的手中,黄青山收起来,眼中闪过一抹失望之色,显然是这一击没能成功,让他感到有些遗憾。

  “开光境,隔空御物!”

  陈阳眉毛一挑,想起了开光境的一大特点,就是拥有了神识,能隔空控制物体。

  不过,修者的根基是真气,释放神通也需要引动身体经脉,所以修者要爆发出真正的战斗力,还是要依靠本身。

  至于隔空御物,速度慢、威力小,而且非常耗费精力,对战之时,除了偷袭之外,并没太大的作用。

  当然,神识的妙用很多,隔空御物只是其中之一而已。

  以上这些信息,都是《仙魔道典》中记载,陈阳早已熟记于心。

  回过神来,陈阳看向黄青山,冷笑道:“偷袭,你也就只有这点本事了。”

  “哼!陈阳,你别嚣张。你就算天赋再高,你也不可能是我的对手。开光境,和筑基境,是完全不同的。”

  黄青山目光眯缝了下,挥剑朝着陈阳攻了上来。

  “老子没工夫和你玩了。”

  陈阳目光一凝,实在不想继续耗费时间,决定使出杀手锏。

  “星能凝爆掌!”

  他调动丹田内仅有的一小缕蓝色星能,融入凝爆掌之中,轰杀向黄青山。

  虚空颤动,黄青山的腹部前不到十厘米的地方,轰然出现一道掌影,青色的掌影,其中隐隐有一缕淡蓝色的气息流转。

  “两种真气?”

  黄青山面色骤变,他能感受到,这道掌影的威力远远超过了之前的掌影,给他带了极大的危机感。

  那种感觉,就好像天地挤压而来,根本无法抵抗。

  感受到强烈的杀机,黄青山条件反射地,往旁边躲开。

  这记掌影,他知道,自己接不下来。

  不过,凝爆掌有了星能的增幅,增强的不制止是杀伤力,速度也大幅提升,完全不是黄青山能够躲避。

  砰轰。

  凝爆掌轰在了黄青山的腹部左侧,轰然炸裂,狂暴的真气和星能肆虐开,爆起血雾和碎肉。

  黄青山飞出十几米远,摔落地面后,翻滚了好几圈,这才停下。

  他身上满是鲜血,腹部左侧皮肉完全消失,露出碎裂得不成样子的内脏。

  但他也真是命大,居然还没死。

  他一脸惊恐地看着自己的身体,眼中满是难以置信的神色,神经质地喃喃道:“怎么可能,他明明是筑基中期,战斗力怎会这么强?我可是开光前期啊!居然败了!我是天才,怎么会这样!”

  “黄青山,你心术不正,今天我就替黄家,除了你这个败类。”

  陈阳看向黄青山,抬手一掌,就要攻下去。

  可就在这时,突然,一道倩影飞掠而来,挡在了陈阳的面前。

  此刻出现的人,赫然是黄诗韵。

  黄诗韵和陈阳叙别之后,左思右想,最后决定,和陈阳一起去找陶小桐。

  可她却没料到,自己追上来后,远远就看到黄青山截杀陈阳的一幕。

  当然,最后的结局,也出乎她的意料。

  黄青山,居然不敌陈阳!

  “不,陈阳,住手!”

  黄诗韵双手张开,把黄青山挡在了身后,脸上满是哀伤之色,对着陈阳喊道。

  陈阳皱了下眉头,沉声道:“诗韵,你让开,我要杀了他。”

  黄诗韵回头看了眼重伤的黄青山,目光中闪烁泪光,哀伤道:“陈阳,求求你。他……他始终是我大哥,你放他一马吧。”

  陈阳冷声道:“你把他当大哥,他却居心不良,想要谋夺黄家家业。此人心理变态,决不能留。”

  黄诗韵脸上露出哀求之色,忧伤道:“陈阳,算我求你,就这一次。”

  “诗韵,你……”陈阳叹息一声,收回了悬空的手掌,摇了摇头,道:“妇人之仁,最后只会反受其害。诗韵,希望以后你有所改变。”

  听到这话,黄诗韵回头朝着黄青山喊道:“还不快走!”

  黄青山愣了下,看了眼陈阳,又看了眼黄诗韵,咬了咬牙,拖着重伤的躯体,跌跌撞撞地朝着森林中走去。

  黄诗韵转身,看向森林,带着哭腔大喊道:“黄青山,从此以后,你再也不是我大哥,我们恩断义绝。”

  黄青山头也没有回,消失在森林之中。

  陈阳走到黄诗韵身边,沉声道:“他左腹消失,内脏碎裂,除非神仙在世,否则他死定了。”

  黄诗韵深深地叹了口气,喃喃道:“希望他能度过这一劫。”

  “你太心软了。”陈阳摇了摇头,道:“不过正因为此,我越来越觉得你可爱。”

  黄诗韵擦了下脸上的眼泪,道:“陈阳,我终于知道,你为什么有信心,可以对付禾廷。你现在才筑基中期,就能战胜开光前期。如果等你再进阶,战胜开光中期,也不是不可能。”

  “现在不是夸我的时候,我还有事,先走了。”

  陈阳对黄诗韵挥了挥手,朝着瀑布走过去。

  “等等。”

  黄诗韵叫了一声,道:“陈阳,我决定了,和你一起去救你的小师妹。到时候曹家、禾家、周家的人见到我,我可以把他们劝走。这样一来,你也可以减小一些阻力。”

  “这倒是不错。”陈阳点了点头,然后问道:“不过,你和我一起出去,伯父知道吗?”

  “他不知道。”黄诗韵摇了摇头,眼中露出坚定之色,道:“不过,我已经是成年人,可以自己做决定。这一次,我一定要帮你。”

  陈阳嘴角勾起一抹笑意,道:“你可要想清楚,这次面对天魔道和宣家,很可能丢命的。”

  黄诗韵正色道:“为了朋友,两肋插刀,就算再危险,又有什么关系。更何况,你之前不是说了,为了禾穗,你可以明知不可为而为之。那么现在我为了帮你,我也可以不惧危险。”

  “没想到,你还挺有血气的。”

  陈阳笑了笑,眼中闪过一抹赞赏之色。

  他取出了桃源令,一跃而起,朝着瀑布冲去,道:“既然如此,那就走吧。”

  本书来自